至誠的感恩

馮馮

 

《馮馮居士返國義演》之一  

從加拿大回到闊別三十年的台灣,我於六月十四、十五兩日,
在台北國父紀念館演出兩場「聖樂發表慈善晚會」,
為國內孤兒院籌募基金;
假如這次慈善晚會還算是幸不辱命,
把愛心帶給那些失去父母、親人的孤兒,
略有助於撫慰及鼓勵那些孤雛的心靈,
那麼,這些功德,都是大家的辛勞成就!
我並不能代表孤兒們向眾人致謝,但是,我知道,
我與孩子們都會感恩你們!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日,我終於偕家母乘華信五一號班機,回到了睽別三十年之久的祖國──中華民國;近鄉情更怯,飛機著陸之時,我早已熱淚滿頰了!

台灣是我的心靈故鄉,是我少年時代成長的地方。我祖籍雖在大陸,卻從未居住過大陸,我可說是在台灣長大的。去國三十年,不時在夢中懷念著台灣的一切,夢中所見的人,是當年在台灣的好友;夢中所見的景物,是台灣的鄉村和都市。當年貧窮潦倒的少年,在台灣沒有什麼值得回億的個人經歷,有的只是辛酸血淚的生活掙扎而已,常在夢中重溫往事,好像每一片辛酸往事都是那麼珍貴,令人回味不已。

三十多年前,與我一同踏著赤腳、身穿破舊單衣上學的台灣小孩,如今多已成家立業,事業有成,更有不少獻身回饋社會的慈善工作,看到那些跨國公司的主人,誰會料到他們幼年時代窮到沒錢買鞋子,在風雨交加的日子,赤腳踏著泥濘的路去上學?小小便當盒內只有一些冷飯、一片黃蘿蔔、兩片菜乾,連半只鹹蛋都是奢侈品!誰料到他們會有今天的偉大事業成就?誰料得到他們竟會成為今日台灣經濟的主要力量?

三十年不是很短的時間,人生有幾個三十年?台灣居民經過三十年的艱苦努力奮鬥,才會有今天的國際經濟大國地位,成為全世界數一數二的富裕社會,也成為援助開發中國家的國家之一──舉凡對非洲、對大陸、對中南美洲的救災,都有具體的表現。要一一列舉台灣的慈善重大貢獻機構(它們各有特殊貢獻),恐無法遍舉,亦誠然有掛一漏萬之虞。就我個人最大榮幸的接觸來說,我最熟知的乃是「慈濟功德會」。

十年來的接觸,舉凡慈濟建設的醫院、護專、醫學院、濟貧病、巡迴醫療隊、救災大陸、建宅設校……種種慈濟救濟與弘法教育,無不為世人所景仰,非唯徒得我心;誰料到慈濟二十多年前籌設之初,只是當時尚藉藉無名的貧窮的比丘證嚴法師,帶領他們的弟子們做小孩鞋子加工,賺取微薄的金錢,並且在花蓮市場向主婦募化一天五毛錢菜金作為慈善濟助之用?

十年前我已在拙文中預言慈濟在證嚴上人事必躬親的深入貧苦疾病群眾去服務與救濟,這種忘我無私態度的領導之下,「慈濟人」人人效法此種精神,必會漸漸成為一支新興的國際慈善生力軍,將可比美國紅十字會及德蕾莎修女。

現在看來,慈濟的國際腳步,進展得比我預料更快!

與「慈濟人」素未謀面者居多,也從未有幸得親近證嚴上人的教誨,此次三十年來首次回國,終於獲得這分殊榮去參拜證嚴上人與慈濟人,見到久仰已久的上人,和他以觀音菩薩般大慈大悲的悲願所成就的慈濟醫院、學校偉業,渺小的我,該有多麼榮幸、多麼感動,又多麼自慚形穢呢?

我是最怕旅行的人,年輕時喜歡旅行,東跑西跑;到了中年,就不愛動了,只想安靜,這是我三十年不曾返國的主因。尤其是我既不能比他人那般學成歸國或是業成榮歸,三十多年在外國,筆耕維生勉可溫飽而已,供奉慈母甘旨亦常感不適,要籌一筆旅費回國,談何容易!因此向來不敢妄想回國一行。

此次回國的機緣是很特殊的,起因是一九九一年十月,得蒙證嚴上人指定代表他赴美國洛杉磯為慈濟美國分會主持揭幕典禮,因為上人那時忙於籌建慈濟醫院及大陸救災,分身乏術。美國分會執行長黃思賢居士與慈濟同仁舉行一場義演晚會,慈濟合唱團從台北趕來登台,演唱慈濟頌及我作的聖曲,我也粉墨登台獻醜數曲。會場滿座,自然是慈濟人推票的結果(雖然我唱的不好,也並不妨礙),晚會後王端正先生口頭對我多有讚美稱許,並說若有機會,歡迎我回國,我「固所願也,不敢請耳。」

三年來,我一直希望回國為慈濟做一場籌款晚會,以達心願。三年來的聯絡,才知在台灣做募款晚會有太多的法令限制,加之場所乏,稅務的嚴格要求……

種種障礙,使得慈濟難以主辦晚會。慈濟代表團於去年(一九九三)專程來訪,告以一切困難。因此我乃去信給王端正先生,表示因緣未成熟暫時停辦。王先生回信表示,確有很多現實困難,同意取消原議以待後緣。

失去為慈濟義演的良機,我終日怏怏。去年冬天,圓山獅子會前屆會長邱悅香小姐來訪,她兩年前曾代表我與慈濟代表團討論義演之事,所以頗能瞭解我的內衷,尤其能明白我最希望院義演籌募基金。她回國之後就與乃兄──現任該會會長邱文彬先生發起義演。也真虧了她,一介弱女,到處奔赴遊說,居然爭取到有關當局准許由獅子會主辦;又去拜訪統一公司等企業鉅子,獲得他們的贊助支持。邱悅香小姐辛勞備至,一一解決了種種障礙困難,使我由衷感謝!她大半年來請到的贊助者,包括:統一公司、大安工研食品、大黑松小倆口公司、雙安公司、雙雄開發公司、揚升高爾夫球場、復興航空公司、濟鴻企業公司;還有協辦者:慈濟功德會、梵音出版社、廣興文教基金會、家庭主婦雜誌社;製作者:太藝文化公司(排名不分先後)。

由於此次要演奏的樂集,規模龐大,當年(一九九一年三月)在北京,就出動了中央交響樂團一百多人,外加合唱團一百多人,合計三百人之多。在台灣不容易召集那麼龐大的陣容演出,因此我提議採用在洛杉磯的演出方式──播放中央樂團音樂帶作為伴奏。但是邱小姐與主辦小組認為在台北這個大都會演出,沒有大場面是不能賣座的,仍以樂團及合唱團助演為宜。

在台灣要請樂團十分不容易,從一年前預約,幾經困難曲折,邱小姐終於在五月初請到了世紀交響樂團、世紀合唱團,與燃燈合唱團聯合演出我的拙作,合作有一百六十人之多。在台灣而言,這大場面也算罕見的了,這筆費用就支用了一百萬元台幣,幾乎花費全部的贊助金。

接著的問題,比錢更麻煩。邱小姐去年去北京時,曾代我向中央樂團取回我的聖樂曲譜,她不是學音樂出身的人,自然也不知道什麼是總「總譜」什麼是「分譜」,北京給她什麼,她就帶什麼回來。直到此時,世紀樂團告訴她,只有「總譜」並無「分譜」,又說抄分譜就需三個月,叫我想法子,否則不可能在六月份演出。要我趕抄當然可以,問題是,樂團人多,尚需抄三個月,那麼我豈非得抄十年?

邱小姐與我,還有幾位朋友,分別打電話去北京問取分譜,作曲家馬丁先生跑了一趟中央樂團,答案是:事隔多年,分譜已失蹤了,可能是被打掃工人當作垃圾丟掉了。

叫我怎麼辦?我提議「世紀」樂團採用影印總譜予以分別剪貼成為分譜──正是當前德國樂團常用的方法,可以在幾天內弄妥──即是,全體團員共聚一堂,各人只剪取自己樂器的部分,貼在白紙上,再予以影印,就成為各樂器的分譜了。「世紀」有沒採用我的建議?我不得而知!

有分譜沒分譜,「世紀」樂團終於答應如期上演,只不過,交辦時間太短,他們不可能練排全部十五首曲子,只能練一半。而他們練的歌,都是高音的,我這個男中音,沒法唱,只好播放音樂來作我的伴奏了,而「世紀」與我也沒有機會在一起排練,看來也唯有各自唯政了。聽眾必定覺得奇怪,可知這當中有許多困難?我希望大家予以原諒!

每晚與台灣通電話,講到清晨四、五點,還不得休息,就是為上人這些籌備工作;大家都很屈從我,可是也有不太溝通的時候,舉一例說,有人要求我上台勿化妝,勿穿華服,只是日常生活形象。我的天!我的日常打扮,台灣假如仍有討飯叫化子,都會比我穿得好些!我怎能以破衣襤褸上台亮相?

又有人說,海報只刊登我的家居生活照片,以示樸實,我說:女明星的海報,化妝唯恐不夠美不足以吸引人,可有在廚房洗碗的黃臉婆照片做海報的?男人照片,本來就已經不吸引人,再把我的禿頭白髮破衣鶉結照片一登,這海報能吸引人來觀賞,才怪!

海報文字早已印好,只等照片,我趕快飛郵寄上自以為「尚可一看」的照片補上海報去,這時候已是五月廿六日了,海報才能夠出籠。只有二十多天,怎麼能銷售那五千張票?邱小姐與她的獅子會朋友,不知能否推銷得票子呢?從來,誰做音樂會不是半年前就開始賣票,我們這時候,只有二十天,怎能賣得完票?不由我不擔憂!除了祈求觀音菩薩,我也別無可以依靠的了!等著冷場吧!

五月二十七日,「慈濟」的李金婺小姐打電話來,證嚴上人知道了晚會這件事,就召集慈濟委員們一百多人,向大家指示,慈濟人不應有分別心,應該全力支持馮馮居士的慈善籌款贊助孤兒們,慈濟人應該立即行動,出動全體去為晚會推銷票子,及派出慈誠隊為晚會維持秩序與服務。

聽到李小姐這麼說,我早已感極而泣!感謝證嚴上人以這樣無私忘我的慈悲心來支持我,慈濟人這樣無「分別心」,真正是做到了「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上人在我現在最危急的關頭,指示慈濟人全體出動來支持我,看來不至於兩夜演出都「冷場」到小貓兩、三隻了。獅子會的各地會友雖然也都出動售票,但畢竟國父紀念館有兩千多個座位,馮馮又不歌唱家,又不是歌星明星呢!

這一次,晚會若算成功,可說是深深感恩於慈濟人秉承師訓危拔刀相,同時也感恩獅子會各地會員的大力支持,我想,若沒有獅會與慈濟的支持,我必須辜負了各位贊助人的厚愛。

千言萬語,說不盡對慈濟與獅會的感恩!當然,也同樣感恩新聞傳播媒體的大力支持,感恩學知出版社董事長林金傳先生與梵音出版社董事長朱振祥先生,兩位素昧生平的熱心人士分別捐印不同的海報,及分別發行我音響作曲的音帶與CD,「家庭主婦」月刊的特別介紹我的晚會,皇冠雜誌也有專文介紹我這個落伍的作家。我也更應該感謝各位熱心人士,不辭勞苦地到處為晚會推銷票子。

假如此次晚會還算是幸不辱命,把愛心帶給那些失去父母、親人的孤兒,略為有助於撫慰及鼓勵那些孤雛的心靈,那麼,這些功德,都是屬於上述的社團與熱心人士的,這是你們全體大家的辛勞成就!就算我們此次籌不到很多錢,至少我們一起合作來把這分誠懇的愛的信息帶給了孤兒們,讓他們感到人間仍有溫暖,這對於他們的未來前途,是有長遠的影響力的。我並不能代表孤兒們向你們致謝,但是,我知道孩子們會感謝您!我自己更是竭誠地感恩你們!

 

 


 

原載《慈濟》第332期:1994725
http://taipei.tzuchi.org.tw/monthly/332/332c11-2.htm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