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馬腳》

            馮馮

 

 

 

64.131.220  謄錄

 

 

 

自己是個這樣沒有才能的人,真的能像莫泊桑那樣一鳴驚人嗎?幻想之中成名似非難事,可是事實與幻想相去何遠? 一切好像都那麼不順利,希望是那麼渺茫! 

 

面對書桌上的那些稿紙,一直出神!心中紛亂,一點也無法集中精神。

 

啊!多麼沉重的一個精神負荷喲!

 

嘆一口氣,推開仍是空白的稿紙。天哪!我該怎麼辦?難道我的人生就是像這樣嗎?空空白白,連一行也填不滿嗎?

 

 

一個故事也沒有!連一個字也寫不出!我怎麼對得起母親的期望?用成就來安慰她大半生的辛酸?多麼渺茫啊!

 

眼睛熱熱的,淚水湧上來了,恨不得能夠痛哭一場。然而只一剎那,酸楚的情緒就給抑壓下去了,心緒好像平靜了些。

 

反正寫不出文章,也許該先做翻譯的吧?說不定從翻譯這些有名作家的作品中能學到一些東西,也說不定這一回因為翻譯而能夠見知於許多名家,對於我的前途大有幫助。退一步來 說,如果漸漸能成為一個文學翻譯者,亦可 趨向成名,或者不如作家,但至少是較為有把握的次一名位吧?翻開從文協帶回來的那些待譯稿子,那些作家的名字都是顯赫一時的。是的,或者能夠因為翻譯名家作品而成名吧?可是那得多 麼小心才行?萬一把人家的作品譯走了樣,教人家落了選,自己也完了。

 

是的,絕不得大意!必須要譯得好,不能說跟原作一樣也得儘量接近才行,這些個作家,文筆人人各異,使用的詞彙也各家不 同,都有所謂的他們每人獨特的風格。無論如何,總要模仿得相當酷肖才好。

 

那當然是不容易的事,我能做得到嗎?雖然有幾年的翻譯經驗了,究竟總沒有譯過文學作品。自己又沒有文學底子, 想著不免又氣餒了。尤其是翻開這些文章以後,更覺得無從下手。

 

看吧!這一篇題名叫《馬腳》。

 

光是篇名就譯不出來了,以為是『馬』的『』吧?還是露出了『馬』的那種『馬』?究竟是什麼意思?

 

細看下去,原來所謂 『馬』,是一種召鬼降神,為人與陰間溝通的『靈 媒』。我的天!請問在英文堙y靈媒』 兩個字怎麼說法?

 

還有,那一篇文章中令人毛髮怵然的陰森鬼氣,那些符咒,那些罵人的土話,那些『法術』,魔咒,那些民初清末的服裝描寫,風俗的奇異,中國的家庭關係倫理思想──都是中國讀者只憑著簡單的描述就可以明瞭的。然而要同樣精煉地用英文表現出來,使外國人也看了一目了然,卻簡直是不可能。不說別的,單是找適當的詞彙就夠煩的了。

 

當我接受這件工作之時,那種求功的躍躍欲試心情使我完全忽略了任何困難。現在要後退也太遲了,只好硬著頭皮幹下去吧!翻字典吧!未來的文學翻譯家!新進青年作家范范先生!

 

但是翻譯文學作品光是查查字典那麼簡單嗎?

 

『天靈靈,地靈靈。。。。』『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敕令!』

 

這一類的句子,怎麼樣譯法?字典能找出來嗎?

 

看看那一疊文章,連多看幾篇都不敢了。更難翻譯的還在後面呢!

 

怎麼樣?小虎?

 

廚房的炊煙又從蓋不密的小窗遁出來了。就活像是什麼舊小說中落入機關四面噴出毒煙來似的,母親還在嗆咳,現在輪到我了。

 

這是逃不了的。現實是逃避不了的。要嗎就是適應它,不然就是改變它!

 

咬緊牙,忍著煙嗆,我將打字紙卷進打字機,開始逐字逐句地翻譯。管它好壞,先寫了再吧!也記不清是費了多少 個徹夜不眠的通宵,也說不清到底翻了幾百 遍各種各式的字典,修改了多少此,重打了若干回? 推敲了再推敲,模擬再模擬,。。。。跟自己生了多少氣?清除了多少簍的字紙?

 

終於還是完成了那批翻譯工作了!送去給文協以後,覺得真是如釋重負,又像是大病甫愈般地虛弱,又有些悵然如有所失

 

 

── 節錄自《紫色北極光》

 

 

 

 

 

 

 

 

 

墨人(張萬熙)

 

短篇小馬腳內容

 

 

作者從一個十歲小孩的回憶中,描述揚子江中游一個小鎮上抓鬼除妖的故事。一個壯健的婦人突然中邪,不吃不喝,不斷捶打自己。其夫偕鄰人用漁網和桃樹枝鞭打她,驅鬼無效之後,請了娘娘廟裡的文馬腳來唸經扶乩。文馬腳是前清秀才,雖然頒請了濟癲和尚,終因病人的前世冤孽太重而無法驅出附身的鬼魂。後來再請楊泗廟不識字的武馬腳, 一番刀光劍影,法器叮噹大響的抓鬼儀式之後,才將病人醫治好。

 

資料來源: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BJ011/bj99868.htm#16

 

 

 

 

 

 

上一 頁        馮馮特輯        翻譯文學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