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素源於慈悲戒殺

未戒葷者不可謗佛自欺

 

馮馮

迷失在未來 / 謄錄 

 

世人大多數不認識素食的好處,只認為肉食才是最佳營養,與最大的口腹享受;殊不知肉食是最大的致病之源。

產肉最多的國家,美國、澳洲、加拿大、紐西蘭;其社會以吃烤牛羊肉為風尚。這些國家的癌症與心臟病、高血壓、腦充血、膽結石、腎臟結石、血管硬化……等的百分比,大大的高於那些肉食較少的國家。其中尤以紐西蘭人的癌症與心臟病等症,死亡率為全球之冠;因為紐西蘭盛產肥羊,羊肉太便宜了!

澳洲與加拿大盛產肉牛,幾乎家家戶戶天天都吃烤牛肉。加拿大的雞肉,價廉物美,油炸雞腿是最便宜的,一塊多錢,就可買到一盒。這兩個國家的心臟病與癌症患者比率,僅次於紐西蘭。

美國社會貧富懸殊,吃肉的紀錄,略遜於紐、澳、加三國。但是,美國人吃肉,比世界其他國家仍是多得太多。心臟病成為美國人的頭號殺手,癌症居第二位──其中又以肝癌、肺癌、大腸癌、胃癌、血癌為最多。這些可怕的疾病,大多數是源起過量的肉食與煙酒所致。

東方最富足的社會,是日本與臺灣。日本人愛吃生魚片、活蝦與烤肉。因此,心臟病與腸胃癌的比率,也成為亞洲之冠。臺灣社會重視飲食享受,肉類與海鮮的消耗量,可能還遠超過日本人。心臟病、癌症、高血壓……等疾病的比率,也隨著社會的富庶而直線上升。

貧窮的中國大陸,饑餓多年的農民,正在拼命宰吃飼養的豬雞。共幹一向剝削人民,榨取人民的生產成果,向來就是大吃大喝;高幹更是吃得腦滿腸肥。根據聯合國資料,大陸的心臟病與癌症患病率,亦在不斷急劇上升,形成很奇怪的的對照:大陸上最貧窮的農村人民,以患喉癌者為多,因為他們沒有鮮肉吃,天天只吃醃肉、醃菜。有較多肉吃的地區,則患腸癌者為多,因為他們捨不得拋棄豬油、鴨油、雞油,而拿來做炒菜之用。這些動物油,在高溫煎炸之後,產生致癌物質,引起腸癌。河南農村患喉癌者多,新疆患心臟病與腸癌、高血壓者多,這就是飲食與癌症有密切關係的最好例子。

無論是歐美或亞洲國家,暴飲暴食都是通病。幾乎人人都拼命貪饞地享受太多的肉食,把自己加速地帶上疾病死亡之途而不自知。大魚大肉、山珍海味、烤雞烤鴨,佐以佳釀,這些人生享受,其實是在自殺。

太多的膽固醇動物脂肪、動物蛋白質,會引起高血壓、心臟病、腦充血、膽結石,與各種癌症,已經是現代醫學證實了的事實。飲太多酒會引起肝癌,抽太多煙引起肺癌,也是不爭的事實。現代醫學家諄諄苦勸世人,但是世人卻很少聽信。有些人說:“吃肉死,不吃肉也死,反正都會死,何不享受個夠呢?”

乍聽好像有理,細思則不然。為什麼呢?肉食者大多數都活得比素食者短命些,這是人人皆知的事實。加拿大與美國,雖由於醫學發達,使一般人壽命長於落後國家。但是,最多也不過是六七十歲,很少有一百二三十歲的。可是巴基斯坦與帕米爾交界的萬尺高山的貧苦罕薩民族、南美洲安地斯山脈高山上的貧窮人士、蘇聯烏拉山派上的貧苦山民,平均壽命都在一百歲以上,村中最年輕的老人,是一百一十多歲,還與祖父一代同住。這些貧苦的山民,並非狩獵民族,而是農耕民族,平時吃的是玉蜀黍與野菜之類;養了羊,是為了喝羊奶,並不捨得殺吃羊兒的。他們一年到頭在山上勞動耕種,沒有肉吃,沒有享受,竟成為著名的長壽民族!

不錯,人是都會死的!但是健康地活得長久些,豈不比患了癌症或心臟病之類,痛苦地掙扎好些嗎?人活得長久些,多做些對國家社會有貢獻的事功,不是更好嗎?為什麼要明知故犯地拼命吃肉享受,而趕著上鬼門關去?

佛教主張必須吃素,最基本的有兩個理由:

第一,吃素的最主要出發點是戒殺生。學佛首先要守五戒的第一戒“戒殺生”。必須學習慈悲,非但不殺同類,亦不可殺害任何生命。所謂戒殺生,嚴格來說,還要不妄傷“無情生”。很不幸地,色身要靠食物來維持生命,只好吃被視為“無情生”的植物,這是很不得已的。只要做到不殺“有情生”的動物,不吃動物,那就算很好了。

佛教不吃葷不吃肉類,是寓慈悲於“殺生”,這是很重要的首戒;假如人人都不吃魚,不吃肉,就沒有人屠殺動物,動物便能各遂其生。也沒有殺生的因果──冤冤相報的循環,自然也再沒有戰爭屠殺。那麼世界不是太平安樂多了嗎?佛教的吃素,實在是有積極的消除惡因作用的,不能視之為消極!

佛經說:“同體大悲。”就是說動物與人類是同體同源的。楞嚴經說:“食肉之人,死墮惡道,受無量苦。”就是指出食肉的惡因與所受的惡果。世人如不能接受來世的輪迴受苦之說,至少也應該接受今生吃肉,會得癌症及心臟病的現世因果報應罷(請參看拙作“太空科學核子物理學與佛理的印證”一書第廿一篇)!

第二大理由:是為了保健,預防疾病,而已健康的色身去修心養性,方可容易修行。這些都不用再多說明,天華公司印行的“新編素食·健康·長壽”一書內,已有很詳盡的分析。此書的第一章第一節是拙作,首先揭示“守戒與吃素保健長壽”,第二節指出肉食與癌症的關係,第三節指出戰勝癌症的方法。第三章詳述素食與血質的關係、植物纖維的功能。第四章闡述素食的營養。其中第二節詳述植物性蛋白質的價值為什麼高於動物性蛋白質,並表列兩者的比較。這一章的第三節,詳列各種植物菜蔬的營養成分,這和第一章第三節所列“含鉀豐富的食物”與“含鉀少的食物”兩表,是互相呼應的。我們參考這些最新的美國衛生署資料來調配食物,改為全部素食,身體一定會一天比一天將健康的。

這本書的第五章,列表素食對婦幼的好處;第六章略述素食的現世利益;第七章簡述食肉的因果報應;第八章引述西方社會的戒殺護生;都是很難得的參考資料。

當然,這本書的蒐集資料,還是不夠完整。但若以一百五十餘頁的篇幅而論,就算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了。這是我所見過的以最純正的佛教思想而提倡素食的小冊。這書內,甚至於沒有主張可以用漸進方式來戒葷。本來,要戒葷,就應下大決心,立刻全部戒絕肉食,才是最好的方法!“漸戒”只是不得已的方式,並非正統。

涅磐經內載,迦葉問佛:“何故先聽食三種淨肉,乃至九種淨肉?”佛答以:“是因事漸次而制,常知既是現斷肉義!”

由此可知,佛陀當時只是不得已權宜之法,勉強准許徒眾漸次戒肉,並非真正准許他們永不戒葷。佛語第二句就是叫人立刻斷除吃肉的。

現在頗有些人在倡言:“信佛可以不必吃素,可以吃肉。”有些教派,也倡言吃肉不妨修行。甚至在東南亞的每次佛教大會,也分別備有肉食與素食兩種供養。他們的理由,都是說佛陀不禁吃“三淨肉”──非自己親手殺的動物之肉,就可以吃──這是曲解佛陀本意的。佛陀最重視慈悲戒殺生,豈會准許永久吃肉?

又有很多人,包括一些佛學理論,和某些宗派人士在內,認為學佛無須持素的理由主要有四端:

第(一)、佛陀與弟子當日在印度行道宏法,到處托缽化緣,人家佈施什麼就吃什麼。若有施主佈施肉食,佛陀亦照吃不誤。

第(二)、尼泊爾、西藏、錫金等山地,不能耕種,沒有蔬菜等農作物,只有牛羊,若不吃牛羊雞鴨雁鵝,就無以維持生活。所以,那一帶的佛教密宗信徒,可以吃肉吃葷,這是環境所迫。

第(三)、天山南北路與巴基斯坦的民族,都是遊牧民族,沒有蔬菜吃,非吃牛羊牲口不可。古代的西域諸國,很多是佛教國家,他們都吃肉。

第(四)、吃不是自己親手殺的動物,是沒有惡業因果的。殺死牲口動物的人,才有惡業因果,吃肉的人,只不過是吃沒有生命的屍體,沒有惡業罪過。

非佛教人士,有很多人說:人若不吃動物,將來動物就會繁殖太多,佔取人類生存空間,甚至於吃人類,所以人類必須吃肉,也必須保護獅子、老虎、老鷹、鱷魚之類的猛獸,來控制動物的數目。

這些,在我看來,都是似是而非的道理,我稱之為邪見與謬論!

讓我們逐項分析一下:

(一)佛陀是以大慈悲之心來建立戒約。首戒殺生,佛陀認為眾生平等,人與各種動物同根同源,是兄弟姊妹,同體大悲。因此,衪教訓世人必須吃素勿吃肉,作為不殺生及消弭他人殺生的一種方法。佛陀自己首先力行茹素,以身作則,怎會率先破戒去吃任何人供養佈施的肉類?

楞嚴經中記載:“未來之世,有愚癡人,妄說毘尼,壞亂正法,誹謗於我,言聽食肉,亦自曾食。”

佛陀早已如此預言,未來必會有人妄語,誹謗衪准許佛徒眾吃肉,而且說佛衪自己也曾吃肉!不出佛陀所預料,今世確有很多人,包括一些仍然吃肉,不肯吃素的“佛學學者”在內,誣謗佛陀曾經准許吃肉,及佛自己亦吃肉。這種誹謗,是罪大惡極的!不可原諒的!

以佛陀的慈悲,他固然不會拒絕任何人的供養。但是,佛陀斷不會接受肉食供養,這是可以斷言的。他必會予以婉拒及教導供養人,不得以肉供養。

其次,佛陀在世傳法垂五十年,全印度誰不知道佛陀的戒律首重慈悲戒殺?誰不知道佛陀吃素?凡是佈施供養食物的人,無疑地,絕大多數是信佛的人,無疑地,絕大多數是信佛的人,怎會把肉食佈施給佛陀?怎會讓佛陀吃肉?

設或有外教或邪人,故意把肉混入供養,以陷害佛陀,佛陀怎會不察覺而吃了呢?別說佛陀有那麼偉大高超的神通了,就是毫無神通的凡夫馮馮,在外面行走,任何人或餐館供應的菜饌之中,若有用豬油炒煮的,我亦立刻嗅著腥臭氣味而拒予接受。一介凡夫俗子如馮馮,尚可分辨葷素,難道佛陀反而不能嗎?若有人硬是認為佛陀不察葷素而吃了葷肉所煮的素菜,這人的思想未免太簡單了。

再其次,印度人大多數都很窮苦,哪有許多肉食佈施?印度人不殺牛,自然不會用牛肉去佈施。豬、雞這些,都是印度一般人民難得吃到的肉類,根本不可能佈施。有錢的印度人,王公貴人,受過一些教育,都聽的懂佛陀的教訓,斷不會用肉類來佈施供養佛陀的。

再分析下去,婆羅門教徒亦是主張吃素的,他們承認佛陀,尊敬佛陀為婆羅門大神的化身,他們怎會將肉食佈施給佛陀?吃肉的伊斯蘭教,彼時尚未出現,誰來把肉食供養佛陀?佛陀宏法所至各地,都是農業社會地區,很少接觸遊牧民族的肉食社會,誰來對他供養肉食?

這樣,我們不難知道,佛陀根本就不會破戒吃肉,也不會准許吃肉,更沒有可能接受肉食供養!至於那些學者妄言佛陀亦吃肉,不過是他們製造出來的吃肉藉口罷了。“連佛陀都吃肉,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吃肉?”這是他們自欺欺人,似是而非的妄語而已!我真不知道他們學佛學到哪裡去了?連基本第一戒都不能守,佛學理論講得天花亂墜,又有什麼了不起呢?我從來沒聽說吃肉可以成佛的,如果有,那可真是千古奇聞!何必學佛?索性大家殺生吃肉,就都成佛了?有這道理嗎?可有吃肉的佛菩薩?

(二)尼泊爾、西藏、不丹、錫金一代的密教喇嘛,實際上,並非人人吃肉的。達賴喇嘛就是終生持素的偉大喇嘛,他來美加之時,在電視新聞上堅持學佛必須先學慈悲先持素!這位佛教密宗領袖持素,他的左右弟子也都是吃素的。沒有什麼理由讓任何人說:“密宗就可以不必吃素,藏密就可吃肉。”

不錯,尼泊爾、西藏等地區,山區寒冷,種不出蔬菜。該地區民族自古以來均以肉食為主,青粿及乾糧為副。但是帕米爾群峯的民族,都不吃肉;他們都吃素,食物以玉蜀黍、青粿、小麥、高粱、野菜、高山果菜類等為主食。他們飼養的羊隻數目很少,只留作取奶飲用。這些民族,所居住的高山,比西藏更高、更寒冷,更不宜耕種,怎麼人家就能種出農作物來吃,而西藏人就不能種植呢?烏拉山脈的村人,終年在零下數十度的冰雪中生活,怎麼人家就能吃素呢?南美洲安地斯山脈上的古代印加族遺民、巴西亞馬遜河原始森林內的瑪奇克族人,為什麼亦能吃素?

我推論西藏人的不吃素,是由於他們傳統的生活習慣,並非真正沒有吃素的條件。達賴喇嘛及其弟子可以吃素,為什麼有些藏密教派××法王之流就不能吃素,非要天天吃烤牛羊肉與喝酒不可?

若說西藏無青菜,不得已而吃肉;那麼,現在已經離開了西藏的許多藏密教徒,到了臺灣、美、加、瑞士,有些人已經改為吃素了,但是大多數仍然吃肉喝酒,難道臺灣、美、加、歐洲也沒有蔬菜供應嗎?

從美國的電視新聞介紹,可見到西藏的主要地區,在聯合國農教指導之下,漸漸開闢,成功地種出了肥美巨大的蔬菜與水果,捲心菜一顆重達三十磅,不亞於山東大白菜。由此可見,西藏以前的農業落後,是人為因素,非干天時。藏人一向不知農耕,只知畜牧,遂養成肉食傳統,如此而已。數千來的傳統,一時難改;以致連密勒日巴那麼偉大的密教大師,當年也不免循從風俗而飲酒食肉,這恐怕不是他的本意吧(詳見密勒日巴大師全集)。

顯密同是佛陀所教,是真理的一體兩面。我對宗教極其尊敬,我這裡完全不是抨擊密宗,只是很客觀地分析密宗為什麼有人吃素,有人不吃素。本文的分析無妨於我對密教各大祖師的崇敬。我認為他們若吃肉,亦是不得已的權宜行為,並非他們主張吃肉。密教出於大迦葉拈花微笑,亦即是出於佛陀以心傳心,斷不會違反佛陀慈悲或殺生及吃素的宗旨。千百年來,密教為了宏法,而與西藏民族生活方式妥協,相信亦是很不得已的。而且也是一種“漸禁”──期戒肉戒殺。不幸地,傳到今世,很多學密的人,未能瞭解密教本來的漸禁真意。他們吃肉成為習慣,又不探求密教秉承佛陀“漸禁”之苦心,竟妄自倡言佛陀亦食肉,學佛可以食肉,這是違反佛教原意的!這些人,最好先把密宗的經典多深入研究一下再說罷。否則,就向達賴喇嘛十四世學習,他在印度居住,寺院規矩一如在拉薩之時,他與徒眾全都是守戒吃素的 (註)。就是後藏班禪喇嘛,至今也仍是吃素的。可見世人說:“密宗不必吃素。”此語是對密宗的太大誤解,有些人倡導學密吃肉可以成佛之說,真乃誤導眾生了!

總而言之,真的密宗亦是主張戒殺吃素的;若有反其道而行,愛吃肉喝酒,那是個人修持上的問題,或者是“漸進”未臻戒肉階段,吃肉斷非宗教原意!顯教的信徒,亦不應以少數吃肉的密宗人士,而指斥密宗全體都吃肉不守戒,那是對密教不公平的。據我所知,藏密的大德很多是吃素戒殺的,與顯宗並無分別,同樣都是遵守佛戒的。

(三)天山南北路,雖多大沙漠,但是綠洲地區,盛產蔬菜水果,比內地出產的更多。古代的西域國家,是信仰佛教的,大多數人都崇尚戒殺及吃素,並沒有以牛羊為食。玄奘三藏法師所著的“大唐西域記”內記載得很清楚,西藏各地的風尚變成吃肉,是後來佛教滅亡,伊斯蘭教民族入侵帶來的改變。新疆的哈密、吐魯番、迪化(烏魯木齊)各地,出產的大白菜、小白菜、胡蘿蔔、白蘿蔔、黃瓜、冬瓜、絲瓜、芥菜、芥蘭、甘藍頭、四季瓜,並不亞於任何農業地區的產品。哈密瓜與吐魯番葡萄,自古以來就著名,各樣蔬菜也是自古有之。今日有如此豐富的蔬菜,而當地的伊斯蘭教民族,仍以羊肉為主食,可見素食與否,與素菜產量多寡無關,純為生活習慣問題而已。指稱西域古代信佛國家不吃素,這是毫無根據的。真正的信佛者,縱然戒肉遲一點,終歸還是會漸漸戒肉而走上吃全素之路的。我不能說古代西域信佛國家人人吃素,但我可推論他們亦鼓勵吃素戒殺。

(四)有人說:吃不是自己親手殺死的動物,是沒有惡業因果的。這話也是不符合佛經的,最好多研讀佛經才說。實際上,無論是吃我們自己殺的或別人殺的肉,惡業惡因都是有的。因為吃肉之心就已含有殺生之心,已犯殺戒。自己吃肉,叫別人去承擔殺生之罪孽,其實惡業更重!這種惡心,種下惡因,必得惡果;來生他生的惡報,固不待言。倘若不信來生惡報,至少也該相信現世的報應吧!看那些食肉者,有多少人患了心臟病、高血壓、腸胃癌、喉癌、腦充血、中風、癱瘓、肝癌、血癌、腦癌……等重病,不就是現世報應嗎?

也有人說:吃素的人不是也有患心臟病與高血壓的嗎?

我的回答是:對,有的。不過,情形比吃肉的人少得多。這是現代醫學的統計,是不爭的事實。其次,有些病是遺傳的,有些是吃素太遲,有些是吃素不得當。舉例說,有一位法師,天天獨沽一味的吃冬菇,終於患了糖尿病。有一個居士,吃素數十年,天天只以醬菜下飯,患了心臟病與高血壓。

因此,吃素必須吃得早吃得適當,最好是從兒童時代就開始吃素,而且吃得適當。那一些素食最富營養呢?請參考天華公司出版的“新編素食·健康·長壽”一書的營養表,就會知道怎樣吃素菜才適當了。

有人說:“人若不吃動物,動物就會繁殖太多,威脅人類生存。”這也是似是而非之論!太古之初,人類尚未出現,地球上已有許多動物存在,牠們為數比今天還多,也未能把地球每一寸土地、海岸全佔了!例如海豚,比人類出現得早,也未能把海魚吃光!日本某些激進的漁民,指斥海豚吃光海魚,他們以此理由而大肆屠殺,數以千計的海豚陳屍海灘,鮮血淋淋!這種不人道的惡業,只不過是這批人的嗜血狂所引發的罷了。他們現世與來生都會自食惡果的!

其實,生物界有天然的繁殖控制本能,無需由人類或獅子去管束予以殺死吃掉。舉例說,一九八○年冬天大風雪,美國黃石公園的氣候特別惡劣,草類凍死,樹葉很少,鹿群那一年就自動節育,沒有小鹿出生,以適應那一年嚴冬糧食奇缺的環境。這兩年,草木肥美,糧食多,鹿群就拼命交配,生了很多小鹿。動物學家觀察記錄已經二十年了,結論是:“生物界有天然的繁殖控制本能,並不需要人類或猛獸去捕殺他們以滅‘獸口’。”非佛教徒的動物學家們尚且有此見解,我們佛教徒反而有人主張要殺生以避免動物繁殖太多的,豈不有愧?

要反駁那些主張肉食的謬論,我可以寫上幾百萬字,逐一澄清那些似是而非的肉食至上觀念。我願意人人都守戒吃素得到現世與來生的益處,我願人人都信佛學佛,種善因,得善果,獲佛報。我願人人接受正信佛教的真理。

我在美加、歐洲及東南亞,薄有微名,有人稱我為“X光眼”、“二郎神”、“三隻眼”、"天眼”、“天眼醫神”,也有人稱我為“三眼天魔”,其實我只是最平凡的凡夫俗子,一介寒士學佛人而已。十多年來,我常為人診病,治好了很多人的疾病。說穿了,無啥希奇,素食而已!而且是“生吃素食”!

是的,我在默默地推行生吃素食,使很多人解除疾病痛苦。我認為這是很平凡的,毫無神秘。我勸人別吃肉,勸人別殺生,這就是我這一個凡夫俗子所能做的微末小事。我願人人都這樣做!我願人人吃素戒殺生,消除惡業,勿種惡因,萬物得遂其生。

佛陀說:“……自死他殺,凡是肉者,一切悉斷!”

楞嚴經說:“食肉之人,死墮惡道,受無量苦!”

願大家戒之儆之!

 

一九八六年九月十六日

於溫哥華

 

 

 

 

網註:

關於達賴喇嘛與班禪是否吃素?

馮馮在《弘揚佛教的沈家楨博士》一 文予於澄清糾正。

 

 

 

吃素源於慈悲戒殺 未戒葷者不可謗佛自欺

原載臺灣《天華》笫90期:1986年11月1日
原載臺灣《天華》笫91期:1986年12月1日

 

 

   收錄於《新編素食。健康。長壽》天華編輯部編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