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心力移物」談到佛力    

馮馮

 

 

近來,「心力移物」的奇能,引起全世界各國的注意。有些國家較為保守,但是有些國家的科學家能夠客觀地分析研究,並不武斷地斥之為無稽之談。大概最熱心於研究心力奇能的國家,首推蘇聯,次為英美。這三個國家的科學家,比較實事求是,運用科學分析方法來研究心力奇能的現象,而不摻入神話迷信的成份。

另外,有些國家,例如印度,中國大陸,巴西,人們喜歡談論心力奇能,但是由於這些國家的科學較為落後,故此很少積極地研究心力,也不當它認真。民間的傳說則漸流於迷信神怪,以訛傳訛,牽強附會,甚至於流於粗鄙形式一一例如:中國大陸盛傳的「腳板底可認字」「屁股可認字」「腋下可認字」「耳孔認字」……之類,其中百分之九十九是假的,偽造的,沽名釣譽的,經不起科學的鑑定。

巴西的民間傳說心力奇能,則偏多於能夠憑空在手掌中「變」出金銀珠寶來。印度最流行的心力故事則是偏重於能知道過去未來:尤其是「過去」與「未來的財運」,而西印度群島的心力傳奇,則多為巫術妖法的「復仇」。越南的心力故事多為「咒術」與「降頭」「下蠱」。非洲大陸的心力例子多為巫醫法術……假如細心去整理這些資料,就可鑑別這些故事都不外是求名圖財的欺騙行為而已,並非真正的心力奇能。

到底有沒有真正的心力奇能呢?

有的,不過,可以說,凡是為沽名釣譽為謀金錢而表演的心力奇能,十之八九都是假的,不過只是一些高級魔術手法。

舉例說:在美國,頗有名氣的一位心力表演家,當眾說他能令觀眾的手錶停頓,他喝一聲之後,叫眾人看錶,果然就有人高喊:「我的手錶停了」。他又說他的心力能叫觀眾的鎖匙彎曲,果然就有人舉手說鎖匙彎了。

這種手法,拆穿了一錢不值,這還比不上詹鍾士常用的手法。詹鍾士當年表演,從一個女病人身上抓出她體內的「癌」,說她從此就病好了!於是感動得全場觀眾痛哭流涕,個個紛紛衝動地起立誓言「歸主」,後來,那個女病人還是因癌症死了,女兒告上法庭說詹鍾士欺騙。詹鍾土的一位助手後來揭發出來,是事先安排好,把一隻血淋淋的雞肝藏起,讓詹鐘士抓出來,說它是從病人肚內抓出來的「癌」,這麼拙劣的三流「魔術」掩眼法,居然也就有人信了他,跟從他到南美洲去,受他擺佈的自殺!

那個至今仍在美國拉斯維加各大賭場表演的中東某某「奇人」,能叫觀眾的鎖匙彎曲之類,把戲再簡單不過了。他先安插一批助手,扮成觀眾在下面,到時都紛紛起立出示他們的鎖匙已經被他的神力所彎折,那些鎖匙,都是預先彎折了的,那些手錶也是預先弄停了的。

這位自稱有心力的「奇人」,又能當眾表演彎曲湯匙鎖匙,他只須用眼注視,物件就逐漸彎曲了。這把戲拆穿了也一錢不值,那些物品都是特製的,用鉛或其他軟金屬造的,由混在觀眾席上的助手遞出來,給他去表演,他用手指輕摩之時,只須很少的壓力,就可使它彎曲了。又有一種特製的鎖匙,是一暴露在空氣之中,大約數分鐘之內,就自然彎曲的,用不用「心力」去折它,都無所謂,反正一定會彎。

可是這位中東「奇人」,就靠此低劣的「魔術大全」上學來的手法,騙了成千成萬的人,他居然出版自傳,誇稱是上帝特賜的心靈能力,他因此賺了大錢。

像他這樣的「心力騙子」,像中國大陸那些什么「腋窩可以認字」之類的新神話,多得不可勝數,都是利用人們追求奇能的幻想欲望之弱點而製造出來的連篇鬼話,也都是地方的魔術把戲而已。我們若對心力有興趣,首先要排除這一類的垃圾!

有幾件實例,都是值得我們去研究的真實心力移物的實驗。都是非牟利性質的科學實驗室實驗。

蘇聯的科學家,在一個嚴格檢查過的實驗中,拍攝了一位中年農婦的心力移物實驗。這位顧拉柯太太,注視桌面的細小物件,包括一些火柴、鉛筆、小刀等物都是科學家們臨時供應的,她在注視幾分鐘之後,能夠使物件慢慢向她移動,她也能注視桌面的一隻手錶,使其指針移動到科學家要求的時間讀數。

這位太太接受科學實驗數次,都有紀錄影片存案,被公認為真實無偽的。我曾看到這些影片。由於蘇聯不是一個自由國家,該婦的表演,並不能帶給她任何公開表演的金錢名利,相反地,她反而失去自由,成為蘇聯科學院的變相囚犯。給變相軟禁,長期成為科學責驗的白老鼠。此人的心力奇能,可能真實的成份很大。

蘇聯科學院研究中的「人類心力奇能」對象,除了該婦之外,還有好些人。蘇聯科學界研究心力,實際上還有軍事上的目的,在蘇聯的太空實驗船「敬禮六號」上住了幾個月的太空實驗員數人,從事的多種實驗之中,就有一項是「心力奇能」實驗,由他們在約定的時間之中,用心中的思維力量,從太空實驗船敬禮六號向地面發出「電報」,同一時間內,地面的實驗室人員,用心中的想象力去接受這份「電報」的文字。有時則由地面人員向「敬禮六號」用心力發報,上面的人收報。這種心力拍電報的實驗,已經進行了數百次,據蘇聯科學院的報導,說雙方收發的準確率達到了百份之七十。

如果說這是「猜謎」行動,那么也「猜」得很不錯。本來,猜謎就是一種心力對於謎底的探索,只是我們不知道那也是「心力」。

敬禮六號的實驗,不限於心力收發電報,還實驗了天上與地面人員互相用心力指揮操縱敏感儀器。據報告書說,太空船上的人曾經成功地用心力使地面的一架電腦按鍵自動按下,地面人員曾經成功使太空船上的自動儀器自開自關,使電羅盤的指針轉向,據說實驗數百次,成功率達百份之四十。

參加實驗的人員都必須先練習「靜坐」,以求心力集中。

這些報告,出自素來「大話夾冇準」的蘇聯,當然不能盡予置信,焉知不是一種宣傳?但是,素來不信「上帝」的蘇聯人,並未講這些是上帝特賦的力量,也未扯到宗教上去,而且,並未大印暢銷書斂財,似也有幾分可信。蘇聯科學家能夠把心力研究放在太空科學與軍事目的上面去—一也許是夢想有一天能用心力爆炸了美國的核彈—一至少足證蘇聯這個無神論著國家的科學家,對於宇宙中存在的本體現象之一有相當的認識與重視,而並非守殘抱缺於一貫的傳統的物理化學觀念。蘇聯的實驗成敗及動機,姑且勿論,單在其觀念上,確是有其獨到之處。

我們在美國居住的人,大概都熟知這幾件實驗事實,這件事美國電視曾經多次放映過,這裡不妨再提。

美國IBM電子計算工程師六十三歲的霍高氐 (Marcel Voge),在加州史丹福大學物理系學行研究性質的實驗表演,能夠用心力彎曲一枝金屬棒子,把它彎折成U字形狀

史丹福大學物理教授史德洛克(Dr. P. Sturrock) 證實此事無作假。

二十九歲的男子拉維利(S. Lavelle)在加州蒙特里學院物理實驗室內,當著一批科學家面前,用心力移動了真空室內六千伏特的電子光束(6000 Volt Electron Beam)

電子光束,是一條很直的電流光束,大小約等於鉛筆心,關在真空室內。 除非在外面用電磁場,否則無可能使光束彎折的。但是,拉維利凝視,用心力使光束跳動彎曲了一陣子。

蒙特里學院物理系主任美卡爾斯基博士(Dr. G. Mekarski) 說:「他用心力移動了電子光束,雖然只有幾百分之一厘米,但這是事實。」

英國沙福大學(Salford University) 的原子物理學家哈士德博士(Dr. John Hasted),最近擔任北壁學院 (Birk Beck College) 的實驗物理系主任,舉行一連串的「心力移物」實驗,公佈了一件完全真實無偽的實例。

這一次的實驗對象是一個十六歲的日本男孩,名叫山科次郎,此童在日本因具有心力折物而出名,被哈士德博士接往英國檢驗研究。

哈士德博士說:「世上很多自稱心力移物的表演者都是假的作偽的,不外是玩弄魔術手法,但是這一次實驗,防範極嚴密,該童沒有作弊的可能。」

哈士德博士與助手們先徹底搜查該童,使之完全無法夾帶任何物品,然後令之進入實驗室去用心力移動鉛片內的一些銫原子(Cesium)

鉛片的大小只有一平方英寸,是沙福大學物理系特製來供此項實驗的。銫原子裝入之後,絕對穩固不動,金屬學家證明此層銫原子在鉛片內絕對無可能自動移動。若要使之移動,除非使用實驗室內的高溫爐子,將之加熱,它才會改變位置。至於用一般打火機或火柴的火焰來燒它,是完全無效的。

在多位科學家嚴密的監視之下,那位十六歲的日本男童,獲准用手指去輕摸鉛片,他不斷地摸擦,大約有一個小時之久,然後,那科學家們把鉛塊拿去檢查.結果是驚人的,那盒內的銫原子居然移動了。

哈士德博士說:「我們發現鉛塊內的銫原子移動了零點零零零零五英寸 (0.00005 Inch) 這細微的讀數,平常人看來微不足道,但是在原子物理學上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距離了﹗這些原子,根本不應移動的,而它竟移動了。」

沙福大學物理系電子科主任卡特博士(Dr. G. Carter ) 證實說:「我們在實驗室量度過它了,的確是移動了的 。」

哈土德博士說:「男童絕無可能作弊,他事先不知道我們要用什麼來實驗他,那是一塊實驗室特製的鉛片,他絕無可能從任何來源獲得同樣的鉛片來掉換它,他也不知道堶惕t有些什麼。這件實驗,並非係一般表演彎折刀叉鑰匙那麼簡單容易掉包弄鬼,這塊鉛片內已經嵌入細微的銫原子層,不可能任何魔術手法來掉包的,若果要加熱,只有放入實驗室的真空高熱爐內才可使銫原子移動,而且,那樣地用高熱改變後的銫原子形狀,是我們所熟悉的,而這一次男童觸摸過產生的移動形狀卻完全不似高熱改變的形狀,我認為這一次能實驗證實了確有心力移物能力的存在。」

這件真責的科學實驗例子,證明了心力確可改變金屬堶悸熊硎c。

佛教經論,早在數千年前就已經不時指出心力可以移物。現代稱之為「心力」,佛經稱之為「識」,佛經說萬法唯識所造,這句話,是對於宇宙萬物的一個根明白的解釋。

佛教認為宇宙的一切都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真如」,永遠在活動,萬物俱有「生機」。既是物質,也是精神,物質與精神是真如本體的一體兩面的「相」而已。只是我們血肉之軀的凡夫,習慣了以我們自己的相來判別別的相,於是我們稱一切異於我們生命形態的東西為無生命,殊不知我們與動物是有情生,而木石沙泥,星體氣體都也具有生機,只不過是無情生。其實,有情無情,亦不過是從人類的感覺來分別。佛教認為宇宙萬物都是由識來推動發生的,用現代的詞彙來說,「識」就是「能」,心力是能的一種。

佛教認為宇宙是相關相連的動態之網。華嚴經說:「……此華葉中,微細塵等,一切諸法,炳然齊現,於一剎中,一切國土,曠然安住,又於一毛端處,有不可說諸如來。

此段已經很明白地指出宇宙的構成,有極微細的質點,電子,繞著核子旋轉,即使在此細微的結構之中,也有不可說的一切如來。又說:「此華葉微塵中,各現無邊剎海,剎海之中,復有微塵,彼諸塵中,復有剎海,如是重重,不可窮盡,非是心識思量境界。如天帝殿,珠網覆上,一明珠內,萬象俱現,珠珠俱用。此珠明徹,互相現影,影復現影,而無窮盡,如因陀羅網世界等,亦如鏡燈,重重交光,佛佛無盡。

這一段更明白地指出宇宙的萬物關係,外在世界與內在世界是一網的兩面,物質與精神是一網的兩面。諸相、諸識,像紗線一樣,互相交織,無窮無盡,互相影響。每一個原子之內都有核子,核子之內又可再細分,如是重重,不可窮盡……而且,在這至微之中也有無盡的佛的智慧大能力,這個宇宙是一個多元複度的世界,都是不同的中心意識與不同的階層的意識綜合交織而成的。

佛所見一切萬物皆是幻相不是實質,這可說明物質不過是「能」的一種相,核子分到最微,而且是有生機的,也並無確切的形態位置,只有暫時的存在傾向,也都與其他是相連的。

如果有佛力的影響,比方說,好像如微波或重射光束那樣,射入某一物體,引起核子內最細微的質點或微波的變化。也不過就如水中波浪的傳遞,因為萬物核子中本已有無盡佛識存在,佛佛無盡。

質點或微波的變化,引起物體事物的改變,間接地影響人事的變化,於是,念佛求佛,可免禍難,可脫出苦厄這些說得或者嫌不夠淺白,不妨舉一淺例來比喻一下,比方說,有人在狂濤怒海中遇險,自忖必無生望,虔心唸佛祈求觀音菩薩,菩薩的大能力,是一種幅射的能,就射入大氣層中的空氣的核子內的微末質點內,射入海水中的核子之內,引起其連鎖的變化,漸漸歸於平靜,使該人脫險,這並沒有什麼難以瞭解。

又試再舉一淺例:比方說,兵荒馬亂之中,有人虔唸佛號佛經,護得佛力的幅射能力引起亂兵的心理狀態迷惑混亂,或則人事有大變動,或則有天然因素與人事的連鎖影響,結果使某人得免於難逃出生天,這些佛力不可思議的事例,多得不可勝數。

舉了此兩淺例,也許就較易於分析瞭解佛力之不可思議,並非迷信,並非神怪,而是很科學的,而所謂科學,必須擺脫傳統的物質世界觀念!須知道,宇宙中一切都本無固定的基本定律公式原理,不幸,歷來的物質觀念科學把自己禁錮在狹小的籠子裡!我們擴大了新的科學觀念,接受佛教的科學觀,那麼就比較能夠明白宇宙中的現象了,也不難窺見佛力的奧秘了。

話說囘頭,上面舉的幾個奇人心力移物之能,實在不過是識力中的一種表現,他們心中的意念的微彼,進入了物質的內部的核子內,引起若干變化。

凡人尚且有可能做到心力移物,何況佛力無邊不可思議呢!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42期:1982年03月1日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43期:1982年04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