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人體自焚成灰之謎

馮馮   

 

 

近來西方科學界對於「人體自焚」(Spontaneous Human Combustion) 越來越感到有興趣,也越來越感到迷惑,人體怎會自動焚化呢?

美國最出名的一宗「人體自焚案」,莫過於賓沙凡尼亞州中部小鎮高德斯港 (Coudersport)的賓特利醫生自焚案。

一九六六年隆冬,十二月五日晨,煤氣查錶員兼救火員高斯奈拍門不應,情知有異,從地下室進入屋內,發現九十二歲高齡的賓特利醫生已在地下室化成一堆灰燼,只餘下一隻半截的小腿和腳上穿的膠製皮鞋,室內瀰漫異香。

高斯奈慌忙報案,經過警方及法醫檢查,又經專家化驗,發現賓特利醫生的骨灰已燒成細微灰燼。根據專家分析,要把人體燒成細灰,至少需要華氏二千三百度的高溫,才可把骨骼燒成飛灰,而且至少需燒九十分鐘之久。

如果賓醫生曾經被人謀害焚燒,就算用氫氧化管他,也最多只有三四百度溫度,不可能達到兩三千度高溫,也不可能把骨頭也燒成一堆飛灰。

假若賓醫生是被兩三千度高溫燒化,為何他的一隻半截小腿和膠鞋未被燒熔?房子也未燒毀。

專家說,一般房子火災,焚燒的溫度很少高於華氏一千五百度。

而賓醫生的骨灰旁邊的一隻助行鋁架亦並未被火燒熔。三尺以外的板牆上的油漆亦未被高溫烘熔起泡,但地面燒成矽化。

賓醫生自焚成灰案,轟動一時,至今仍是一件未獲滿意解釋的神秘事件,每年有無數遊客前往該地憑吊賓醫生的墓碑。

賓醫生在該地行醫一生,素為當地人士敬仰,他終生獨身,晚年練習佛家瑜伽,此均眾所週知。

醫生骨灰所在之地下室,異香滿室,證人說那並非燒焦骨肉的焦臭,而是一種無法形容的從未知悉的異香,終久不散。

這種人體自焚成灰的奇異事件,西方醫學史上稱為(Spontaneous Human Combustion) 簡稱為「SHC」, 人體由體內自動噴出火焰把身體燒成飛灰,但是絲毫不損害周圍的物件。

一六七三年,巴黎發生一宗「人體自焚成灰案件」,自焚者只剩下一隻手指骨留供辨認。

一七四四年四月九日,英國葉普斯維茨 (Ipswich) 村有一個六十歲的派特太大 (Mrs. G. Pett 自身引發火焰,燒成飛灰。

一九五七年五月十八日,美國費城西醫的六十八歲老婦安妮瑪田 (Anne Martin 在房內體發火焰燒成飛灰,警方與法醫檢驗,發現房內之火爐並未點燃過,距她骨灰僅二十四英寸的一疊報紙也未著火,她的鞋子也未燒毀。

一九五一年七月一日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彼得斯堡市,有一位李瑟太太 (Mrs. Mary Hardy Reeser)在她的公寓臥室內自焚成灰。

彼得斯堡市警長雷察特 (J. Reichert) 說:我從事警務二十五年,從未見過此種異事!

李瑟太太全身燒成灰燼,只餘頭顱骨,但亦縮小至只有高爾夫球大小,房內及她周圍什物均無被燒。

法醫郭樂門 (Dr. Wilton Krogman) 說:屍身顯然被華氏三千度起碼的火焰所燒化,骨頭俱已燒成飛灰,但是屍體周圍物件與房間均無被高溫燒灼的痕跡,公寓亦無著火,亦無鄰人嗅到燒焦骨肉的臭味,亦無煙霧。

警方認為唯一的解釋就是李瑟太太身上衣服著火而遭焚死。

衣服著火會引起燒到連骨頭化灰嗎?這種解釋顯然是不能令人滿意的。

關於人體自焚成灰的研究,西方從十五世紀開始已經有斷斷續續的零碎紀錄。四百多年來,西方的這些紀錄,計達兩百多件可信的自焚化灰,年齡最少的才四個月,最老的一百一十四歲,男女老幼俱有,肥胖瘦弱各別。

有些自命很科學的人說:人體自焚成灰是由於人體內積聚了太多酒精,酒精自燃,引起人體自焚。

我們如果信從此說,那麼,所有的自焚成灰的人,必定全都是「酒鬼」才行了,難道那四個月大的嬰兒也是酒鬼嗎?百齡老人也是酒鬼嗎?賓特利醫生生平從不飲酒,何來全身酒精?

而且,酒精一桶一百加侖爆炸焚燒的溫度也到達不了一千度呀!那些汽車爆炸,汽油焚燒的慘案許多件之中,溫度雖高也從未把罹難者燒成飛灰呀!早幾年美國德薩斯州休士頓汽油庫大爆炸,罹難者燒成焦炭一團,但也還未成為飛灰呀!就算人是酒徒,灌滿了一身酒精,重達兩百磅的軀體內,算它藏有一百磅酒精吧,怎足以焚燒到三千度高熱?

又有些人說,是由於人體內積聚太多的脂肪和磷質引起自焚成灰。

依此說,那麼每一個大胖子都該會自己自焚成灰了,脂肪更多的動物,例如海狗海象和常見的肥豬,也該都自己自焚成灰了。

又有些人說:是人在床上抽煙引起自焚。

美國加拿大每年不知有幾百宗在床上吸煙引起火災的慘案,只聽說連房子燒掉的,只聽說有人慘遭燒死,卻沒聽說過燒成飛灰。

人體自焚成灰,高溫火焰從不燒及外面雜物,這一點又怎樣解釋呢?

直到現在,科學界和醫學界仍未找出自焚成灰的答案

我認為其實答案並不困難,我認為人體自焚成灰,所需的三千度以上高熱,是由於人體內各種元素的核子連鎖爆炸所發生。只有核爆才會造成那么高的溫度!普通的物質焚燒,是「化學反應」,不是「核子反應」,所產生的溫度是很難高達一千度的,尤其是以人體有限的微量化學成份,更無可能以「化學反應」焚燒而產生高達數千度的高熱,但只有「核子反應」,縱是微量,也可產生高熱。

人體自焚成灰的情形,各人不同,就佛家的自焚成灰實例而論,多半是身體自發無色有光火焰,瞬息之間,全身已成灰燼。

佛家不少有道僧伽或居士,事先預知時辰將至,於是趺坐唸佛,心中持念不亂。突然全身白光閃現,數寸強光罩住全身,一閃即消逝,全身成灰,但是面目笑容栩栩如生,身形未變,此時異香滿室,似蘭似檀。在數分鐘之後,人體才倒下,已全是細微飛灰,骨骼亦成飛灰,灰中有舍利子,數目多寡,各人不同。

我們都知道,天然金剛鑽石是炭元素受到數千度以上的地心高熱與壓力所形成。佛家的舍利子形成,有一點與鑽石相似──佛家有道行的僧伽與居士,其心力一念「生西」,進入了宇宙永恆,成為永恆的「識」 (智慧) 的一份子,不生不滅,即是所謂成佛,但是他留下其意識的一點滴,促成肉體內的各種元素在自發的「三昧真火」高熱中化為舍利子,留供世人作為學佛成佛的見證,他自發的三昧真火熱達三四千度,他的心力施予壓力,等於是地心的數千度高溫和壓力,於是形成了堅硬可比金剛鑽的舍利子,不同的是,舍利子有生命,能來去自如,能增能減,因為它是有道行的人的心力寄存的一部份。

佛家的自發三昧真火,乃是佛家修行人的心力練到可以隨心所欲射出輻射能,發出心波──一種超微波的光束,擊撞人體全身細胞內的各種元素中的核子,因而引起千千萬萬粒元素核子的核爆,在瞬息之間,產生高熱至數千度,乃至於高度,於是在數秒鐘之內,白光一閃,全身化灰,骨骼也化灰。

這是我神識所見的奇妙景象。

佛家心力所發三味真火,是核爆的連鎖反應超高溫度,火焰不盛似「凡火」 (化學反應) ,而且隨心控制,故此三昧真火自焚成灰之時,只焚自身,不焚身外各物及房舍。

西方醫學有案的人體自焚實例,有些是飲酒者,故此引起人誤為是「酒精過多」自燃,到底該人是否真正酒鬼「醉貓」?人們卻不曾去研究過其生平,也不曾去查清楚,此人是否暗中學習瑜伽修行功夫而借酒掩飾不使外人得知?至於那四個月的嬰兒,竟會自焚化灰,這乃是他前生修為,今生誤投胎,故此他以未昧的前生功力發出火焰自焚成灰,那些自焚化灰的婦人,或係前生修為,心力未昧,或係今生秘修佛家苦行,外人怎得知呢?

這世上時常有人能憶起前生數世至數十世的往事,有人一生下來就能講出前生是佛僧,有些人一生下來就能講出前生多世的事蹟,歷歷可考證,也有些神童,能背誦前生熟記的佛經書籍,有些神童,生來有超自然的心力移物能力。真是天天都有前生佛,前生學佛人再世再來,西方科學家,只從今生片段的「皮相」去判斷,怎能找到神秘事件的真正答案呢?

佛教經論中,不乏對於超自然現象的解釋,全都符合宇宙科學法則,可惜一般人未予深研,就是疑而不信,甚至妄指為「迷信」,那也就等於是小學生指愛因斯基坦的「相對論」為「不通」了。

不談我神識所見所知的佛教古今大德的三昧真火自焚成灰,就是佛教經論之中也有很多這一類記載,俯摭即可得。

大智度論卷三,釋初品中共摩訶比丘僧:

世尊將入滅度,須跋陀到拘夷那樹林求阿難引見世尊。阿難答言:世尊身極,汝若難問,勞擾世尊,須跋陀如是重請至三,阿難答如初。

佛遙聞之,敕語阿難:「聽須跋陀梵志來前,自在難問,是吾末後共談,最後得道弟子。」

須跋陀前見佛陀問道,佛陀以偈答之曰:「我始年十九,出家學佛道,我出家以來,已過五十歲,淨戒禪智慧,外道無一分,少分尚無有,何況一切智?」又曰:「若無八正道,是中無第一果,第二,第三,第四果。若有八正道,是中有第一果,第二,第三,第四果。餘外道法皆空,無道,無果,無沙門,無婆羅門,如是我大眾中,實作獅子吼。」

須跋陀梵志聞是法而得阿羅漢道,思惟言:「我不應佛後般涅槃!」如是思惟竟,在佛前結跏趺坐,自以神力,身中出火,燒身而取滅度﹗

大智度論是龍樹菩薩所寫記述世尊及各徒事蹟與論述,句句翔實,龍樹菩薩此部讜論,寫於一千八百多年前,他對於現今所謂「人體自焚成灰」的事,已有此一實例舉述了,其他佛典尚有更多此類記載,真是不勝枚舉呢,如果要我寫一部專題研究的論文,恐怕得把經藏都逐一翻開抄錄,幾十萬字也寫不完哪!

有人仍懷疑心力引發體內元素核爆為不可能,我不妨用一個極淺白的實例來作補充說明,雖然有些不倫不類,不過我相信是較能方便使人初步明瞭所謂「自焚成灰」的。

這個顯淺的實例就是:微波烤箱 (Microwave oven)

現在美國已很流行微波烤箱,家庭主婦不必開火爐,只消把食物放到小小的微波烤箱內,開了自動開關,它就會把食物烤熟了,烤時不見火光,也不見高熱,數分鐘之內,就把肉類或全雞烤熟,不見烤焦,又不見箱內有高熱。

微波烤箱的原理,就是用微波照射入肉類內部,引發肉類內各種元素電子之間的靜電作用,使之自動改變排列。換言之,是運用肉類食物本身的元素電子潛能,在短短數分鐘之內自己焚燒,不假於外來的熱能,就使自己烤熟了。這種烤燒,無煙無臭,不見火光,沒有可感之溫度。

人與畜的肉身都是同一來源來的,構造大同小異。(從胚胎形態就可看出,人,豬,雞,免,狗,貓……沒有太大異樣,胚胎發展過程就是生命進化的縮影) 佛教戒殺生,佛教視眾生為一體,慈悲為懷,正是因為看透了人畜同源本是兄弟。

我拿微波烤箱做例子,講及烤肉,真是罪過,但是我相信此例可助懷疑者較易接受我上面所述的心力引發體內元素核爆三昧真火。

現階段的實用科學已能製造微波來烤熟食物。佛家的心力比它高上不知多少倍,佛家用心力的超微波引發體內元素核爆產生三四千度的三昧真火,把肉體在一閃之間化為飛灰,又使各元素的原子重新組合,形成堅比金剛鑽的舍利子,留作護法見證,這應是不難瞭解可接受的事實!

世尊在拘夷那樹林入滅之後,祂等到迦葉來到,衪才自己發出三昧真火荼昆成灰,留下無數舍利子以堅後世世人信佛之心。祂不是由薪木舉火焚化的,雖然當時各徒也依照印度風俗堆集薪木舉火,但是,凡火並不能燒到幾千度高熱來使骨骼成灰。真正火化的力量是世尊自己的「三昧真火」──祂心力引發的核爆高溫。

佛教僧伽荼昆火化時,也是一樣,凡火只是儀式,凡火只可燒化皮肉,不能使骨頭化灰,真正使骨頭成灰又形成舍利子的力量,乃是修行人自己的心力與三昧真火。

 

 

 

 

附錄:

History of Spontaneous Human Combustion

http://www.crystalinks.com/shc.html

 

On April 9, 1744, Grace Pett, 60, an alcoholic residing in Ipswich England, was found on the floor by her daughter like "a log of wood consumed by a fire, without apparent flame." Nearby clothing was undamaged.

In 1951 the Mary Reeser case recaptured the public interest in Spontaneous Human Combustion. Mrs. Reeser, 67, was found in her apartment on the morning of July 2, 1951, reduced to a pile of ashes, a skull, and a completely undamaged left foot. This event has become the foundation for many a book on the subject of SHC since, the most notable being Michael Harrison's Fire From Heaven, printed in 1976. Fire From Heaven has become the standard reference work on Spontaneous Human Combustion.

On May 18, 1957, Anna Martin, 68, of West Philadelphia, Pennsylvania, was found incinerated, leaving only her shoes and a portion of her torso. The medical examiner estimated that temperatures must have reached 1,700 to 2,000 degrees, yet newspapers two feet away were found intact.

On December 5, 1966, the ashes of Dr. J. Irving Bentley, 92, of Coudersport, Pennsylvania, were discovered by a meter reader. Dr. Bentley's body apparently ignited while he was in the bathroom and burned a 2-1/2-by-3-foot hole through the flooring, with only a portion of one leg remaining intact. Nearby paint was unscorched.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46期:1982年07月1日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47期:1982年08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