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半日記

馮馮

 

 

宣化上人率領恆觀法師,恆來法師等一行,於一九八三年七月十七日蒞臨加拿大溫哥華弘法。

這是六年來,宣化上人的第一次重蒞溫城,尤其是此次是上人特別俯允我的邀請而來此地講經於溫哥華的世界佛教會,真是令我興奮極了。

上人在萬佛城,金山寺與羅省金輪寺等各道場,平時都早已忙得像穿梭似的,現時又在積極籌建萬佛城大雄寶殿,到處都有人要請他說法,他在萬忙中還能特別趕來加拿大為我們講經,怎不令我感激雀躍呢?

上人與我,已經六年未會面,我無時不在馳念著他的慈祥笑容之中。我時常在人定中見到他老人家,醒來後,他老的一言一笑,也依然能憶,十分清晰。可以說,六年的闊別,並未隔開了彼此的心靈溝通。凡是受過上人薰陶,很多人都有這種常常夢見他老人家的經驗,並非我獨有的神通──說是神通,倒不如說是上人的德訓感人至深,使人永遠難忘吧!上人說法,常現我定境或夢中,這是事實,這使我仍常常感到並未離開萬佛城,但是,俗人畢竟不能免俗,也還是盼想實質的見面的。

我盼想上人再來溫城,我常在電話中懇求上人,終於,上人在六月中旬來電話告訴我說七月十七日來看我,當然,我還有不借此機會懇請他老到佛教會的佛恩寺說法的嗎?我不想太自私獨享上人說法,我想把這份幸運分給溫哥華的佛教徒呀!

上人與恆觀法師等一行,七月十五日到達西雅圖,十七日晨五時起程,駕車北上,八時十五分已抵溫哥華,恆觀法師在途中打電話來通知我,我十分歡喜,說:「好!早餐準備好了,九時恭候!」

恆觀法師說:「我們不吃早餐和晚餐,我們守午。」

「還是像多年前一樣!」我笑問:「只吃一頓?」

「一樣。」

上人一行駕臨寒舍,我在門口恭迎,看到上人師徒都是那麼辛勞,風塵僕僕,我真是感動極了。

上人略有疲倦之色,笑容未改,恆觀法師比前清瘦,恆來法師與我是初會,恭請上人就座以後,上人微笑溫藹,對我說道:「我要打你!我要打你!」

那語氣,就好像是對三四歲的孩童說的一般,我又變成小孩子啦!

「師父為什麼要打我呢?」我一面頂禮。

「就是要打你!」上人笑道。

「我明白了!」我也笑。

溫哥華「世界佛教會」會長馮公夏老居士和副會長羅午堂老居士,護法王鴻昌居士夫婦等,陸續到達,我恭請馮羅兩位老居士上座陪坐於上人座側,我自坐地氈敬陪。

來參見上人的,越來越多,隨後又有從萬佛城來的一行弟子另車到達,寒居狹隘,客滿盈庭,午餐供養,竟須分批進行。

上人飲食甚少,不進油鹽,這一點我早有心照,故此素食分兩批,一批不放油鹽,只是生菜與水燙的青菜,另一批略放調味品供陪客吃的。我們一面吃飯,一面還陸續有人來參見上人。萬佛城的美國弟子又一批到了,舍下的飯廳太小,只好請他們吃第二場的午飯。

上人賜我一套全套的中美佛教會印行的英文中文經書,兩大箱,足有百多磅重呢,難為上人與各法師千里迢遙地專程攜來,何況戴月披星趕路來到,真是使我感愧無已。

午後,我恭請上人往溫哥華世界佛教會的佛恩寺說法,才下了車,就有許多信徒在路旁向上人頂禮迎接,寺內四五百人爭著瞻仰上人,絡繹不絕地來頂禮,有許多原是當年歸依的弟子,更多的是尚未見過上人的,他們都久已仰慕上人,聞說上人來說法,是難得的機緣,所以都來聽法,還有從四百多英里外埠點問頓( Edmonton )趕來的幾位大學生,還有好些加拿大洋人,把佛恩寺的大殿擠得水洩不通。

馮公夏會長與羅午堂副會長請上人師徒登殿居中就坐,我恭陪於一旁,擔任翻譯,這還是我初次為上人傳譯,不免心中緊張,誰都知道上人講經是出口成章,滔滔不絕的,我很怕譯不出來。

恆觀法師說:「你不用害怕,你翻譯不出來,師父自己會補充翻譯成廣東話叫大家聽明白的。」

多年未晤,恆觀法師的中文國語說得越發流利準確了,把我都比下去。

我向來怕在公眾場合露面,更是多年未公開擔任翻譯說法了,恆觀法師怎麼安慰我,我也還是免不了緊張的,我就笑說:

「師父,說淺一點啊!別說太深了,我可譯不出來,也別說太長啊,我記不住,那就您自譯了。」

上人就笑道:「你們聽聽!這猴子連我也管住了!你講不出來,也要你譯。」

上人知道我經論不熟,自然更知我是草包,他很體諒我,所以他並沒講很深奧的,免得我真的譯不出來當場下不台來,他用淺白的詞彙,講講五戒,大意說:

「這世界為什麼有那麼多戰爭互相殘殺呢?為什麼有那麼多災禍疾病呢?就是因為人類目古以來不斷發生吃肉,種下了意因,形成了惡果,因果循環,冤冤相報,永無休止。」

他又說。「今世你殺牠,吃牠的肉,來世他殺你,吃你的肉,今世你殺的六畜生靈,牠們也可能轉世再來,在戰場上殺你的生命!」

他又說:「拿疾病來說,也都是人類吃肉殺生作孽的惡果,吃得肉多的人,會得什麼心臟病,高血壓,還會得癌症,這都是業報之一,醫學研究治得好多病,但是還治不了癌症,等到發明了新醫藥,治得了什麼病,新的惡疾又來了,比方說,盤尼西林在過去幾十年成為治病的聖藥,可治許多病,但是現在的新病菌,都不怕盤尼西林了,現在又有什麼B型肝炎出現了,又有什麼「後天免疫力失效症」(AIDS)出現了,盤尼西林什麼的,都治不好這些病,這些都是不守規矩得來的惡疾毒病,可說是自作自受,就算將來發明新的醫藥可以控制AIDS之類,也還會再有新的更厲害的疾病出現叫醫藥救不了的,這就都是不守戒的現世報應!所以佛教人基本五戒,戒殺生、戒邪淫,這不是沒有道理的。」

「如果人人都信佛,都守基本五戒,那媮棶|有戰爭屠殺,那媮棶|有災禍疾病呢?」上人又說:「我們學佛,首先就須學習嚴守基本五戒:戒殺生,這是五戒之中首要的戒,戒邪淫,也是極重要的,然後是戒偷盜,戒飲酒,戒誑語──這些偷盜、飲酒、誑語,也都是今日社會混亂多罪惡之源啊,只有戒掉它,才可以使社會安定。所以說,佛教五戒實在是人類世界和平幸福的基礎啊!」

上人在說法中曾經數次引用經典,包括楞嚴經指出的各種魔境,上人又指出貪欲,瞋癡等等的禍害。上人說法兩小時許,言簡意賅,深入淺出,而且語氣溫和幽默,聽眾感到十分親切感動,人人都面含微笑,聽得眉飛色舞,沒有一個人打瞌睡的。

恆觀法師,恆來法師也都即席致詞,答覆會場的發問,恆觀法師並且將上人的說法譯成英文,以使洋人聽眾聽講。

人越來越多,直到講畢,上人退席,尚有許多人趕來瞻仰,許多都責怪我為何不留上人多住幾天。

「多住幾天?」我說:「上人連一天都不肯住下,還得現在就趕回西雅圖,今晚趕同三藩市金山寺去哪!」

大眾和上人等合影留念,然後我帶上人等去列治文市參觀尚未完工仍在蓋瓦中的觀音寺,直到將近黃昏,上人與兩位法師才駕車離去,我站在觀音寺階前送別,望著上人與恆觀法師,我心中十分依依不捨極了。

來忽忽,去也忽忽,甫重逢,又再賦別離!師父!恆觀師兄,下次又不知何時再見你們面啊?

我懷著悒悒心情回家。

當晚深夜,電話響了,上人從西雅圖打電話來。

「培德——」我一聽就認出他老人家的慈祥的悠長呼喚,我心中的一切悒然感覺都一掃而空了。

「啊!師父!還沒上飛機回三藩市嗎?」

「就快登機了!」上人說:「知道你念著我們,所以打電話給你,我回到金山寺再打給你!」

「師父,您不累麼?」

「不累!」

後來,上人又從金山寺打電話來,殷殷垂詢,備極關懷,我多麼希望他不久又再蒞臨溫哥華啊!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63期:1983年12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