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防邪魔
 

馮馮


 

中美佛教總會的大德們,在美國金山寺萬佛城等處叢林默默地弘揚佛法,翻譯及印行佛經,不求聞達,修行精勤,克苦耐勞,日夜不懈地弘揚正法,已經印行的數十種佛經英文版及講義,無不精妙。中美佛教總會的這種偉大的弘法精神,已經奠定了佛教在美西的穩定基礎,逐漸向全美及加拿大擴大弘揚佛法,以及向世界各地傳播佛理。

這是多麼偉大慈悲的法施,多麼地令人感動和鼓舞!

中美佛教總會印行的英文中文佛經及講義,我是日日在恭敬地拜讀之中,每天都獲益不少,時常受深深感動,我非但拜服宣化上人字字珠璣深入淺出的講經筆錄,也佩服各位大德譯筆之精確!恆實法師的三步一拜日記,也是篇篇都充滿了心路歷程與對真理的探討,恆道法師的紀實文章與隨筆,非常清新懇切……還有許多位大德的作品,也都是令我衷心佩服的!更令我欽佩的是上人與各位大德的苦幹不懈與嚴肅正大光明力持正法真理!

因為近數年來,越來越多那些偽冒佛教的邪惡之徒,到處傳播「魔理」,而自稱為「佛」。他們就像密勒日巴一樣,自栩神通,兼且謗佛毀經。他們誹謗正法禪律,毀棄戒律!他們倡導淫邪,而美其名曰「禪」。他們製造仇恨,他們推翻三寶,自立為祖師。他們以掩眼邪術冒充神通,他們自命為大善知識者,私行貪欲,讚歎淫穢,妄稱開悟,自不守戒,還要煽動誘惑正派佛徒去破戒。他們挑撥離間佛教,他們倡行裸體邪行,破壞道德,破壞倫理,他們鼓勵殺生食肉飲酒……。

種種這些邪魔,都冒充或假借佛教密教之名或禪宗之名,都呵佛罵僧,斂財惑眾.這許多種邪魔,橫行於美加各地,誘惑了不少定力較弱的人。這些邪魔,也已經滲透了遠東各地,其中有些已經滲透了佛教圈內。

近數年來,台灣出現過幾個青年僧人叛徒,他們主張佛教出家人有權享受性生活自由,可以蓄髮打扮以求「美觀」;可以像日本親鸞上人一派僧人一般地食肉吃葷及娶妻;可以在佛寺蓄養妻室,甚至可以易裝外出嫖妓飲酒……這幾個敗類,當初也曾受過具足戒,做了出家人之後,卻要起革命,想要推翻一切戒律,這些人,自食其戒誓,自毀戒體,還要拖全佛教的善良守正僧伽下水與他同流合污!

他們的理由,振振有詞,說什么佛教若不現代化就吸引不了青年出家,又說什麼出家人也是人,性欲是天賦本能,食肉是營養必需,又說什麼強制壓制性欲是違反「人道」!

我很詫異,台灣的佛教界竟然容許這幾個敗類這樣胡鬧惑眾,當然也有正派的大德為文斥責了他們,但是卻沒有人開除此等妖魔為實的冒牌出家人──如今依然在台灣到處誘惑青年人跟他們胡來!

近數月來,台灣又出現了幾個青年僧人,力主要改革美化僧服,其中一個和尚寫了很多文章,主張把中國穿了千年的海青大領廢除,把佛教三衣都簡化,改成似天主教西洋神父般,只穿一套黑色西裝,只在領口綴一塊白領或什麼的,或只掛一個佛教證章,其所持的理由是「佛教必須跟上時代」。又說:佛教僧人的「三衣」與海青等服裝太古老,太不合時宜,太累贅,太不美觀,太不高雅,「以致令社會瞧不起。」。

一位和尚引用了一位女士的意見:「假如我要出家,也不做佛教尼姑,寧願去做天主教修女,至少人家天主教修女的服裝高雅美觀得多!」

一位「革命」和尚主張廢除佛教僧衣,另行設計新式西化的服裝,「務求舒適,輕便,高雅大方美觀!」「才不致於貽笑於人」云云。

這些自命為改革派的青年僧人的謬論,引起了台灣佛教界的側目與爭論,最近他們又大聲疾呼:「現在是改革僧衣的時候了!」「佛教應該拿出決心來刷新落伍的僧衣!」「僧衣應趕上時代!」這些狂妄的主張;正在到處誘惑青年學僧隨他們興波作浪,他們罵保守派的出家人為「落伍」「不符合時代需要」。又高唱什麼「若不革新僧衣制度,佛教就會衰亡。」同時,台灣的一些人,又不住發表什麼「佛教亡國論」「信佛教的國家,如印度緬甸,都是因為信了佛教才亡國的。」又云:「中國大陸也是因為迷信佛教才亡給共黨的。」這一類的荒謬言論,居然大行其道,不時出現在台灣的報紙副刊上,煽動民心來破壞佛教,這些邪說,幼稚而邪惡至極,竟然也有報章大力捧場,可見報章編者的幼稚。

兩年多以前,台灣大學醫學院當局開革一位佛教尼師實習醫生,理由是永聖尼師(星雲法師弟子之一)穿了佛教制服上班引起病人反感」!台大醫院堅持要她改穿俗服,永聖尼師堅決拒絕,她堅守佛教出家人的戒律與立場,絕不為惡勢力所屈,她寧願犧牲實習醫師的位置,永聖尼師的堅定態度,獲得佛教人士與社會一致喝采!

我也曾為文發表於「天華」月刊,讚揚永聖尼師的崇教精神;她的威武不能屈,殊堪景仰!

但是拙文引起了台灣幾個青年和尚的反感,他們說:「台大醫院是因為永聖尼師的佛教出家裝束引起病人反感而斥退她!」他們又駁斥我對台大醫院的嚴詞斥責(我斥責台大醫院當局歧視佛教徒)。

這幾位青年和尚撰文再力主改革僧服以「符合社會需要」,「應該順從國俗」。

我再為文一篇「我反對妄改佛教衣制」,我泛指斥責這些人不應主張改革僧衣來媚從社會無知之徒,我說:佛教的現在化是在於弘法與布施慈善事業的向世界各國進軍,而不是在於妄改僧衣為西裝,追求摩登美觀外表。

我說中國佛教出家人的僧服已有千多年的傳統,具有佛教象徵與民族色彩,海青是中國漢後服裝,並不是他們這批人講的「奇裝異服」。

我主張不可擅自亂改僧服,我認為中國佛教的僧服已經非常高雅莊嚴聖潔,早已深獲世界各國知識份子的尊敬,我認為不宜改為西裝或短衣等等隨波逐流的式樣。

那批改革派和尚之一,立刻為文抨擊我,他說「海青並非佛制」,他說「沒有不可改的僧服」,他又說他不是自卑崇洋,他說他認為「愛美是人類天性」,「和尚為什麼不可以要求穿美觀一點的服裝?」他又說他喜歡穿「舒適」「輕便」的服裝。他又警告我:「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他指斥我們文章內「言詞惡劣」,他指名道姓地痛斥我。

同時,另一位和尚也為文指名斥責我不懂得什麼是「佛教三衣」,他又斥我「自稱居士」「干預僧團」!這兩位和尚把巨大的罪名套到我頭上。令我受寵若驚!

我只不過是力主維持佛教既有的衣制的尊嚴,想不到竟招得一連幾位和尚痛斥我「干預僧團」!更想不到我的「居士」稱呼也被他們用九齒釘耙一下打掉了!

這些改革派的青年和尚,顯然正在從事一項推翻佛教傳統與戒律的企圖,到底他們存的是什麼心?是不是有政治作用?是不是受到邪魔利用?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65期:1984年02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