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念佛
 

馮馮

 


有些人信佛,但是並不常常念佛。有些人信佛,平常不念佛,到了臨急瀕危才呼喊佛號。俗語所謂「平時不燒香,臨急抱佛腳」。

又有些人念佛之時偷工減料,不老老實實誠心念佛,只當作例行日課,數衍了事。口念心不念。又有些人口念佛,心卻早已飛到聲色犬馬去了。更有些人一面念佛一面打瞌睡,甚至於在佛堂上也會鼾聲大作,口角流涎。

更多的人是根本不念佛,其中大多數是自以為很科學很時代化,誤以為信佛念佛是迷信。「念佛麼?」他們會得這樣說:「那是老太婆做的事。」

這一種是不學無術無知而愚昧,又不肯去研究最新的太空時代科學,故此不懂得太空物理越來越多發現佛學的精深奧妙是宇宙中的至理,這種人可能在其專業上有若干的成就,但是在精神上是極端空虛的徬徨的,沒有寄託的,苦悶的,痛苦的,更不用說他們不能去了未來的生死大事,將來黃土一坯,形神俱滅,這種人聰明還被聰明誤!

如果說他們是愚昧執迷不悟,那麼還有更可嘆的另一種人,那就是有些已經接受了佛法,甚至於已經精研佛理的一些學者,他們拿佛學當作一門學術來研究探討,他們的理論文章寫得頭頭是道,精析入微,處處表現得學貫中西博通古今,廣徵博引,考據認眞,推敲不厭其煩瑣,但是,他們心中並不眞正相信佛教,也不念佛,也不茹素,依然是飲酒食肉,更不守五戒,從不皈依三寶,他們唯一講佛理之時就是在他們的文章上,或者在大學學府的講堂或研究室堙C

這一種不信佛的佛學學者,還眞是為數不少,自然,不能一概而論,也還有很多理行合一篤信佛教的眞正佛學大家,旣篤信也念佛亦守戒亦修行,畢竟這種眞正的言行一致的眞正佛學學者是少於上面說的那一種不信佛的佛學學者!

不信佛的佛學學者,只可稱之為佛學「偽學者」,他們的聰明比一般常人為高,可是,他們運用其聰明才智來鑽研佛學,卻不去接受佛教,更不修行,這種執迷不悟,比一般常人不信佛,更為愚昧無明,這種「偽學者」,只是以佛學研究論文或講學作為混取學位或大學聘書或沽名釣譽的工具。私底下的行為是另外一回事,每餐非肉不飽,無酒不歡,名利之所在,趨之唯恐不及,更有「寡人之疾」。邪行穢為,自命為灑脫,居然託言為禪,這種偽學者,自負大聰明,殊不知被大聰明誤得更深!這樣的學富五車,倒不如一字不識的文盲罷!

無知而致愚昧不學佛不念佛,以致沉淪於疾苦之中,已屬可憫。聰明廣知而自恃聰明,不肯學佛不念佛,更是可悲!所云聰明極點,其實只不過是愚昧極點的變相而已!

又有些人雖信佛,但是不肯念佛,只是企圖全用自力去修行。又有一種人,太過執空,妄生己見,迷不自覺。

又有一種人,自謂:「卽身是佛,何須念佛?」凡此都是太過自信,而不肯念佛接受佛力的接引。這也屬於自愚自棄!

永明禪師的著名偈句說:「有禪有淨士,猶如戴角虎,現世為人師,當來作佛祖。無禪無淨土,鐵床與銅柱,萬刧與千生,沒箇人依怙。」

「有禪」就是明心見性,這是自力的修行功夫。「淨土」卽是發菩提心生信發願持佛名號求生淨土。

參禪未悟,或悟而未徹,這是一般人最易犯的錯誤,尤其是禪學傳到西方社會來,已經走了樣兒,禪字已被曲解,酒肉男女,亦稱為禪,放浪形骸不守戒律,亦稱為禪,呵佛罵祖,亦自謂禪,人人以談禪為時髦,卻不去發菩提心,不肯生信發願,不肯念佛,似懂非懂,似通未通,似悟實迷,會得幾句「口頭禪」,便自以為得證菩薩十地境界,這種人都是自誤而已,其聰明才智,其實正是修行的大障礙!

人的自力是有限的,佛的願心與慈悲則是無限的。人的自力,好比細微的針,佛力則好比巨大無比的磁山。我們在學佛修行,必須明心見性以求清除自身的一切絕緣障礙,再加以誠心勤力老實念佛,接受無限的佛力接引,才是事半功倍之道,兩者缺一,都是不太好的。如果自恃聰明,不肯老實念佛,或自恃自力,不肯念佛,想要憑自力斷除煩惱,要做到淨盡無餘無漏,那就太不容易了。

學佛者,必須老實誠心淨意念佛!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67期:1984年04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