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亂舞

              ──兼答一位指責拙作「菩薩託生」的來信

馮馮

 

 

群魔亂舞,並不自今日始,天魔附體,自古已有,於今為烈。

世尊在世時,已經示知阿難及各徒眾。

阿難,當知是十種魔,於未世時,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體,或自現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覺。

……口中常說十方眾生皆是吾子,我生諸佛,我出世界,我是元佛,出世自然,不因修得,此名住世自在天魔。

……爾時天魔,俟得其便,飛精附人,口說經法,其人誠不覺知魔著,亦言自得無上涅槃……敷座說法……自言是佛。

楞嚴經內各品詳揭這一類天魔附體自稱為佛陀,或自稱為觀音菩薩或其他菩薩再來的大騙子。

現時是佛法末法時期,正法不張,而邪法大興,於是有「瞞你」教主之流出現興妖作怪。「瞞你」教主在南韓出道之初,自稱是耶穌基督之弟,稍後得勢,就自稱是耶穌化身,現在妖教傳遍全世界,教主升級自稱:「我是上帝」,每次傳「道」大會,閉目狂喊:「上帝就是愛!」數萬愚夫婦隨之吶喊:「愛!」「愛!」狀若瘋狂,如癡如醉,感動得痛哭流涕。

相較之下,人民神廟教教主詹鍾士相形見絀!詹鍾士也曾自稱是耶穌化身,也曾自稱是上帝分靈,也曾表演空手從病婦身上抓出癌瘤,血淋淋的一把,引得全場觀眾感動流淚,紛紛跪下向他「歸依」,承認他是上帝化身。

詹鍾士在圭亞那通令教徒九百餘人服毒自殺後,他自己亦被手下槍殺奪取其騙斂而得之錢財。漏網餘生的一位舊日女助手,發表內幕真相,揭露出來,撮要如下:

「詹鍾士令我購備新鮮雞肝,預先是放於其外衣口袋,屆時大會,病者老婦被送上台,詹鍾士秘密從袋中取出雞肝,藏於掌中,然後向病婦身上作抓取狀,向觀眾展示血淋淋之雞肝,『看!我已取出她體內之癌瘤!她得救了!』

癌症老婦並未得救,不久死亡,但是當時已被騙得死心塌地將財產「奉獻」給詹鍾士了。」

詹鍾士的魔術手法,如此低劣,居然也有成千上萬的愚夫婦去追隨他,迷信他!比他手段更高幾段的「瞞你」教主文某人,難怪就更加聲勢浩大了,瞞你教如今橫行於美加,居然以數億美元鉅款購下奧里根州一個小鎮作為基地,耆那教也在該州以五千萬美元購下一處山城大建寺廟,到底也遠比不上瞞你教的聲勢浩大。

瞞你教主以重金聘請了一些無聊的或失業或是貪圖重金的所謂「學者」,掛著「博士」「專家」名銜,為之宣傳。在電視上買時間節目,大事宣揚其所謂「愛」的宗教。堅稱文某人就是上帝的化身,並且說:「上帝的萬能,不可思議,不是任何人所可否定的,上帝化身為文先生,此事也不是任何人所可推翻或否定的。」

為什麼這些邪教能吸引成千上萬的西方青年,使他們甘心情願為之奉獻一切?為什麼他們甚至於迷信於這麼低級的妄語?竟至於深信詹鍾士與文某人各是上帝化身?

因為西方社會太重物質享受,缺乏精神上的寄託!因為西方人大多數的家庭都缺乏溫暖,因為西方社會太現實,太冷酷!因為西方的社會經濟壓力太沉重,因為西方社會仍然受著神秘思想的恐怖支配,因為他們感受到孤獨、寂寞、無助、徬徨,他們正如在大海中掙扎的人,遇到任何漂來的朽木也要拼命緊抓不放,誤以為得救。因為他們不識佛法,因為他們不知道從學習佛法從覺悟而自救!

瞞你教只不過是許多邪教之一,在北美洲另外還有數不倩的大大小小邪教,什麼「上帝兒女教」,什麼五花八門的邪教都有。這些是或多或少盜用基督教名義或內容來騙取金錢的。美加人民成千成萬地被騙。人民神廟教的慘案,不會是最後的一次。「瞞你教」所騙取社會的億萬金錢,也不是唯一的情形。根據美國有關當局公佈的調查數字,美國人每年被各稱邪教騙取的金錢財產至少達到十三億美元之鉅!

很不幸,美加都是太自由的國家,任何宗教,勿論正邪,都可享有極大自由的發展權利!於是各種邪教大行其道,大多數是盜用基督教的一鱗半爪來騙人。在新約中,就記載有耶穌當年講過:「將來必有假冒我名字來欺騙世人的假先知。」

盜用基督的名義的假先知之流,財源廣進,不免引起了另外一些貪婪者的眼紅。美加可真是富庶之地,騙錢容易,於是紛紛來了,那些許多與真正密宗無關的自稱「法王」、自稱「活佛」、自封「喇嘛」、自封「法皇」之流,大批從西藏、錫金、尼泊爾、印度、不丹……各地湧來美加淘金。個個都盜用佛教的名義,有些自稱是觀世菩薩化身,有些自稱或由其扈從高捧為觀音菩薩降世託生,有些自稱為阿彌陀佛再世,又有些自稱是佛陀分靈託生。

大略統計一下,冒稱觀音菩薩託生者,已有五人,冒充佛陀再來者兩人,冒充阿彌陀佛者一人,自稱「活佛」者六人,自封「法王」者三人,自號「法皇」者一人,自稱「大喇嘛」者凡十二人。看看美加報紙的報導統計,在過去五年內來美加淘金的藏印地區「咕嚕」(GURU)人數便知。實際上,其中只有兩位是真正出過家的僧人,其他都是來歷不明的藏印地區「撈家」,他們攀藤附葛,自稱是「某某法王」的傳法人,或是「某某喇嘛」的法嗣。這些「撈家」們,到了美加,住的是希爾頓大酒店,出入是勞斯萊斯轎車,儼然王公貴人,接見信徒時,裝神扮佛,傲然神聖不可侵犯,扈從或其同黨籍之暴斂金錢。

舉例來說,一個十二三歲的不識字無教育的印籍男孩,又胖又蠢,居然在巧妙設計之下變成了「佛陀的再世」,又是「耆那大神」分靈託生,兼有「耶穌基督」的分靈,三合一,到處招搖,高坐寶座上,儼然教皇一般祝福群眾,成千成萬愚人向之膜拜,捐奉金錢。這位「咕嚕」,現時遠未到二十歲,已經是億萬元財產的富豪了。聽他講經麼?他只有那麼幾句:「上帝就是愛,佛陀,耆那大神,就是愛!」

另一位自稱是西藏大喇嘛的人,倒是自小出家,據說是上一任大喇嘛的再世。據說,每一屆大喇嘛都是觀世音菩薩託生,所以,今屆大喇嘛自然也就是觀世音菩薩了。

觀世音菩薩本有無限法力,同時,在任何空間,都可以化身無數來尋聲救苦。(請讀普門品)。為何卻要那麼麻煩託生為臭皮囊,經歷成胎長大的漫長階段,受過喇嘛宮內教養成人,然後才可宏法?難道這種過程是必要的嗎?在他託生到成長這一漫長的二三十年階段之中的「真空」狀態內,不是徒然叫世人白白祈求呼喊觀音菩薩了嗎?難怪許多人都求不到菩薩拯救,原來觀音菩薩都忙著去託生做「大喇嘛」,又要忙於託生去做「大法王」,忙都忙不過來啦!那能有空尋聲救苦?觀音菩薩不以其無色無相無形的自由,無限大能力,瞬息之間,化身無數去尋聲救苦救難,卻以託生為有限能力的肉體,去接受供養去宏法?!這合邏輯嗎?

佛家最基本的信念,就是「戒」。佛法的根本是大慈大悲,佛教的基本觀念是「四念處」與「八正道」。如果佛陀或任何菩薩設或以某種因緣而託生肉身再來,當然來傳的法,仍是本著佛教的戒定慧作為,實行的是八正道;講授的是佛說的一切經文道理,是不是?

佛教的戒,最起碼的是「五戒」,五戒就是戒殺生、戒邪淫、戒偷盜、戒妄語、戒喝酒。

西藏人的民族生活倩況如何,凡是去過西藏的人,或是研究過西藏的學者,都知道西藏有其特殊情形,佛教的五戒在西藏不容易被遵守。西藏自古以來是男多於女的民族,而且是山地,生活貧困,不善耕種,很少業農,多從事畜牧,以食牛羊為生。在婚姻方面,「兄終弟及」是一種普遍的情形,甚至於兄弟數人共妻,這情形在鍚金及尼泊爾更普遍。性生活在印藏地區是幾乎毫無倫常觀念的,仍然是原始氏族社會的雜交風氣。印藏山地民族,沒有不喝酒不抽煙的,如果連這些地區民族的生活形態都不知,最好是先研究清楚或親赴西藏、尼泊爾、鍚金去實地考察一下,然後再論其他。

西藏的許多喇嘛宮內,連供佛都是用牛油點燈的,供佛也用燔祭牲口牛羊,這根本就是違反佛教戒殺生的。在布達拉宮的供桌上擺著死人骷髏骨雕刻成的香爐(請參看國家地理雜誌專文及照片),你以為西藏人不殺生?吃素?

佛教最戒妄語,而印藏地區的許多「祭司」喇嘛,自稱為觀音菩薩託生再世,這已經犯了佛教的「妄語」之戒!各處喇嘛廟內的大小喇嘛的私生活,如果要公開出來,恐怕連好萊塢的小電影都為之失色!西藏與蒙古都有幾座特別的供奉「性」行為偶像的喇嘛廟,舉世聞名。不相信嗎?不妨親去蒙藏地區一訪!

這些自稱為「喇嘛」的人,大多數不守五戒,既吃牛羊肉,又妄言是菩薩託生,又不戒邪淫,更別說戒酒了。你能稱之為真正的佛教徒嗎?

當然,喇嘛之中也頗有真正守戒的,密宗大有真正修戒定慧的人,值得欽敬。上面說的是一位大喇嘛,流亡於印度,受庇於印度政府,其生活情形非外人所能見,宣傳上「聞說」他很守戒,不同於一般西藏喇嘛。但是,他對於政治的興趣仍然很大,曾去訪問莫斯科,此舉難免令人猜測他是想籍用蘇聯的力量助他重返拉薩統治前藏。他也曾到過美國加拿大,在電視上說:「佛法就是愛,與基督教的愛是一樣的。」這話說得真新鮮,出於一位最有盛名的大喇嘛之口,真正希奇!佛法捨愛斷愛,連這點也沒弄清楚,真令人難以相信!

一個真正的佛教徒是不會過問政治的,更不會日夕只想政教合一去求統治地位。在往昔,西藏教育落後,人民智識太低,迷信極深,方便了喇嘛假借佛名而遂行神權統治,實際上所行所為,都是違反佛教戒律的。如果不知道西藏喇嘛宮中的腐化情形與恐怖統治,就應該先去研究清楚歷史再說。中共接管西藏,是以暴易暴,對於可憐貧苦而又無知的藏人來說,是去一狼來一虎!我寫的都有充分的資料作為根據,並非信口開河。實說罷,佛法正法在西藏,錫金,尼泊爾,印度,不丹,老早就泯滅了,只是徒然被喇嘛們盜名欺世而已,何勞中共進入西藏去剷除佛教?誰要亂祭「紅帽子」給我,說我是中共同路人,他就應先研究清楚西藏真相再說,也更應先讀佛經及戒律,比較一下喇嘛教的情形再說,別橫蠻含血噴人亂給我戴上「中共」紅帽子,這種低劣的謾罵技倆,毫無用處!討論宗教,亂扯上政治,利用政治指控來罵我,這種下流卑鄙的行為,反映出他自己就不是一個真正的佛教徒,不屑一駁!

既然已講開,我不妨拆穿所謂喇嘛再世的「鬼把戲」:按照印藏尼錫一帶習慣,一位大喇嘛逝世後其寺院弟子就向各地找尋與大喇嘛逝世同時間出生的男嬰,迎入宮中教養成為接法的大喇嘛,稱之為再世的大喇嘛。

比方說,十三世喇嘛臨死吩附:「我入滅後託生於西藏東方」,弟子們就往東方去尋找,終於找到了與其逝世同時間出生的男嬰一個或數名。問題來了,這幾個孩子,孰是老喇嘛再世?他們有其妙法──捧了老喇嘛的遺物,或是念珠,或是法衣,混雜在一些物件之中,叫嬰孩去抓取,那一個抓取念珠或法衣的,就證明老喇嘛託生再來,或者,那一個看見遺物就笑的,就是他!

這個鬼把戲,拆穿一錢不值。輪迴是有的,本文並非否定輪迴,也並非否定喇嘛再世,只是指出不可以濫用再世之說,不可愚弄世人。

這世界上每一分鐘都有人死,也同時有嬰孩降生。有何希奇?東西南北都會有的。

老喇嘛指示託生東方,你只須向東方去找,總會找到同時出生的男嬰,也許還不只一個,也許十多個。

嬰孩都會抓取東西來玩耍,尤其是特別喜歡抓取亮晶晶的珠串一類東西,十多個孩子當中,總會有一個以偶然的機會抓到了老喇嘛的遺物,或者向之一笑。你向之逗玩,孩子有些會笑,有些會哭,這都不過只是數學上的「或然率」而已,有何神奇?有何神秘?

偶然抓著遺物的男嬰,幸運地被宣佈為喇嘛再世,甚至捧為觀音菩薩託生。你說,有沒有足夠的證據?只要是稍為有智識頭腦的人,都不會如此輕信的!

可是西藏等地區的喇嘛,竟以此等低級的幼稚的愚民方法統治了十幾個世紀!

佛陀終生不蓄一錢,凡有信徒布施,無不布施於貧苦大眾!佛陀終生赤足步行濟度眾生,不建宮室,佛陀拋棄了王位不入宮廷。可是,所謂大喇嘛也者,高據佛宮寶座,享用超越帝王,接受金銀珠寶,接受六畜牛羊供養,牛油點燈,這是佛陀教訓的原意嗎?大喇嘛們如今出入坐豪華的汽車,頭等機位,住豪華宮殿或大酒店,或豪華私人別墅,接受大批金錢供養,卻不去布施給飢餓的窮苦非洲索馬利亞或東南亞柬埔寨或滯居泰島的越南難民,此等「法王」「大喇嘛」,算是什麼佛教徒?就算也守戒,卻不肯去行佛教的大慈大悲濟度施捨,能說是真正的佛徒嗎?

最近還有一位移民來美國的顯宗的大法師講經時說:「釋迦牟尼在世時也不做慈善,所以我們也不必慈悲布施。」這話真新鮮!

佛陀以王子之尊,拋棄王位,拋棄帝王名號,而深入貧苦群眾之中,去實行法施,財施及無畏施,與大眾同甘共苦,濟度世人出於苦厄。如今甚至未受戒又不守戒的人,也紛紛自稱「法王」,自稱「喇嘛」,自稱「尊者」,許多還享受豪華,無肉不飽,無酒不樂,甚至有些還躭於邪淫,有些鬧到沒有紅氈鋪地不肯走路,這會是真的佛陀或菩薩再世託生嗎?

誰都知道,多吃烤肉,多飲烈酒,都會得胃癌,多吸煙,會得肺癌。如果一個人死於此等癌症,你不妨研究一下此人的生平私生活情況罷!在接見信徒的短時間內不吸煙不喝酒,畢竟只能矇騙世人於一時,患了癌症死了,真相就暴露了!騙了人,可騙不了自己!因果自受!愚夫愚婦捏造什麼神話來掩飾,也沒有用的,什麼天上出現彩虹啦,火化時其心不爛啦,只好騙騙三歲小孩!

告訢你罷,你假使烤全牛全羊,其心臟也一樣會不立即燒爛!天上的彩虹,到處都有的,用不著有法力,它也會在半晴半雨天時出現!總而言之,我仍是無法強迫自己去迷信菩薩怎麼會降世託生那麼多個「法王」「喇嘛」,又要忙著去莫斯科朝拜蘇聯共產黨主席,又要準備訪問北京,而另一化身卻又大吃烤肉,喝烈酒,大抽美國香煙夏灣那雪茄,終於死於癌症!

觀音菩薩再世託生來大搞政治?觀菩薩託生肉身來死於毒癌?真真「太不可思議」了!

捏造這種菩薩託生的神話,未免太有瀆了佛菩薩,是要自受因果的!對於佛教的正信,毫無宏法之效,反而引起反感。這是甚麼時代?還用得著這種幼稚的原始社會神話去騙哄人?魔鬼才會相信,活人是不會信的。

佛教若要向全世界宏揚,若要濟度世人,必須首先正本清源,揭穿那些盜用佛教名義的「偽佛教」或「假冒佛教」之徒和他們的違反佛教正信的行為。

任何一個真正正信的佛教徒都有資格發表破邪顯正的論,不要怕!

任何一個正信的佛教徒都夠資格揭穿那些假佛,假菩薩與邪教!為了勿使世人陷入邪信我執,我們必須揭穿邪教與假佛教之名欺世的內幕。

至於未學的我,二十本著作,合計數百萬言,本本都是追求佛教正信的作品,沒有一字是反佛教正信的,也沒有一字是共產主義的,誰再要亂送我「紅帽子」,不妨再多送我幾頂,我不怕戴。

楞嚴經「想陰魔」品第二說得很明白:

……口中好言諸佛應世。某處某人,當是某佛化身來此。某人即是某菩薩等,來化人間。某人見故,心生傾渴,邪見密興,種智銷滅。

那些依賴什麼「法王」什麼「喇嘛」之名來斂財的人,就是此輩流亞,當心將來自受因果之報,魔火焚身!應趕快回頭覺悟,多向正法經論深入,求學佛法正道,勿再自誤誤人盲導眾生!罪孽深種!還有,必須把騙斂得的財物拿出來布施救濟世界上最窮苦飢饉奄奄一息的苦難大眾,種種善因。

本文無意批評任何宗派,只是就事實而論若干個人的違反佛律佛戒行為,文責自負。我對於真正的密宗或顯宗的修行者,依然极為欽佩崇敬。上面提及的若干個人,他們都不能代表真正的任何宗教或宗派,他們的行為,已深深破壞了其所依附的宗教或宗派的高超形象。本文並非讕言,所言皆有資料根據。與其說是批評,毋寧是出於善意的檢討。指責我「反宗教」,是不明是非的亂送帽子,我這些文章支持宗教的熱忱,恐非指責者的褊狹心眼與無知所能了解的。當然,誰仍要迷信而不取正信,也是他的自由,套句基督教的名言作為結語:「上帝的歸於上帝,撤旦的歸於撤旦。」

金剛經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若以「色」來求佛,豈非更妄?怎可以臭皮囊色身為佛菩薩?連這都不懂,亂罵我「共產黨」何為?

(按:本文原文為英文,發表於美國,所荅覆對象是洋人迷信者的來信。)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73期:1984年10月1日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74期:1984年11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