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立文字

馮馮

 

 

古今一般評論佛教者常常抨擊禪宗,謂:「禪宗盛倡不立文字,而文字最多。」「禪宗不立文字,而著述論文特別繁夥,各抒其意,令人莫衷其是」。

更有人認為禪宗是完全廢止文字,以心傳心,不假文字,又有人認為:六祖因為不識字,所以主張不立文字,連一切經論也廢止了。近人每以禪為名,呵佛罵殿毀經棄論,自謂得禪真髓。其實這些見解都不正確!禪宗怎會教人廢止文字毀經棄論等等詭行?

六祖壇經所云「不立文字」,首先,「立」字的定義,須弄清楚。「立」有很多含義,可能作下列各義:直其身而不動(見「辭源」),樹立、成立、豎立、立刻、建立、固守不動、固定不移、站立……。

壇經是由六祖弟子法海所記述的六祖語錄,文字精簡,但由於太過精簡,使人每每難以明白其真義。中國文字每一字都有很多意義,視用法及配合他字而不同,像上面說的「立」字,必須與其他助動詞配合,才使詞義明顯──例如:成立、建立、 樹立、固立、立功、立德、立刻、豎立、立方、而立、立體、立地、站立、直立、矗立、凝立、立身、立春、立秋、立人、立士、立車、立枷、立瓜、立決、立言、立法……。壇經說的「不立文字」,只用一個「立」字,並無助動詞,這單獨一個「立」字,就可 能有太多的不同解釋了,可解作:不樹立文字,不建立文字,不成立文字,不置立文字,不固立文字,不竪立文字……。

愚見認為,不立文字,「立」字應作不墨守不泥執於文字相,而非廢止文字或廢除經論。

論者每謂六祖不識字,這也是錯誤的。六祖自稱不識字,乃是自謙,並非真正一字不識,六祖若不識字,怎能引用金剛經,大般若經,楞伽經……等各經典的精華句語?成為壇經的內涵。

六祖也沒教人毀經棄論,否則,壇經內就會隻字不提各經論的結晶。

早期的六祖慧能,必定曾經讀過不少書,認得字,看過若干佛經,否則決講不出那麼洗鍊的「菩提本無樹」千古傳頌名偈,試看該偈四句:「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 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頓悟得空性真體不必說,從文字來看,怎麼也不像一個一字不識鄉下佬的口氣,不識字的鄉下人能講出這樣文雅的文言詩句來麼?

六祖當時在舂米,身邊沒有紙筆,可能也是不願顯露自己識字。所以請人代寫此偈進呈五祖。六祖出身貧窮,可能在鄉時也沒錢買紙張筆墨,很少機會練習書法,大概寫幾個什麼普通的買賣應用文字,是必定會的,也機會不多,因此,他的書法可能欠佳,他有自知之明,自知書法拙劣,這亦是請人代書的原因之一罷。

一般人讀書不求甚解,又不肯推理,就遽然以皮相當作實體,公認六祖不識字,不要文字,不要經論,因此,就可以拋棄一切佛經佛論,不去學習。自謂已得心傳了!放浪形骸,破戒壞行,亦自謂是得禪髓了!

不錯,經云:「法尚可捨,何況非法。」但是,倘使不先研經論,就侈言心傳,輕棄經論,破戒壞行,不就是未渡海先焚舟嗎?

勿著文字相,這才是「不立文字」的真義!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78期:1985年03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