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濟公辯誣

馮馮

               

中國佛教小說,最深入民間的,當推濟公傳。其受歡迎之程度,不亞於西游記。一提濟公和尚,無人不知;也無人不敬仰。

濟公是一位濟世度厄的和尚。他佛法無邊,神通廣大;經常拯救苦難,濟貧扶困。濟公是確有其人,在南宋高宗年間,曾住持西湖淨慧寺與靈隱寺;弘法利生,普渡衆生。施粥賑濟,贈藥義診,救活無數貧苦的災民──當時金國侵宋,北方戰禍頻仍。災民扶老携幼,逃往江南,數以百萬計。濟公和尚遂發動臨安(杭州)的官民士紳,共襄佛教,濟世扶危,活人無數。於是得天下之景仰,尊稱爲活佛。

修苦行的濟公精通醫術,當時夙夜不懈,救治難民的病患,竟至廢寢忘餐,連僧袍也無暇更換,衣敝亦不自覺。他不修邊幅,不拘禮儀形迹;他慈悲和藹,曠達恢諧,談笑風生。

民間傳頌濟公和尚之德,輾轉相傳,以訛傳訛,越來越走了樣兒;以致後來說書的,竟把濟公的形象形容得像濟公傳中所描畫的那種造型:

臉不洗,頭不剃;醉眼乜斜睜又閉。若痴若傻若癲狂,到處恢諧好要戲。」

「破僧衣,不趁體;上下窟窿錢串記。絲縧七斷與八結,大小鞛韃接又續。」

「破僧鞋,只剩底,精光兩腿雙脛赤。涉水登山如平地,乾坤四海任逍遙。」

「經不談,禪不理;吃酒開葷好詼諧。警愚勸善度群迷,專管人間不平氣。

濟公又被形容爲:濟顛僧,短頭髮有二寸多長,一 臉泥;破僧衣,短袖缺領,腰繫絨縧,疙堛蜇D;光著兩脚,拖著兩隻草鞋,襤褸不堪,酒醉瘋癲。」

 「濟公傳第十六回甚至於說濟公廟內賣狗肉

 「......濟公醉熏熏順著西湖蘇堤,口唱狂歌,來至飛來峰靈隱寺山門外,看守山門的和尚說:『濟師傅你拿的什麼東西?』

濟公說:『我帶來的是狗肉,你兩位吃點。』

兩僧說:『不行,我們吃素。出家人講究三皈五戒 ,你快扔了罷﹗』

濟公說:『什麼叫三皈?哪叫五戒?』

靜明說:『你還是是個和尚,連三皈五戒都不懂﹗三皈是皈佛、皈法、皈僧;五戒是戒殺、戒盜、戒淫、戒妄、戒酒。你快把狗肉扔了罷﹗……』

濟公說:『你二人懂什么?別阻我高興!我到廟裡給監寺吃狗肉。』

濟公到了堶情A在大雄寶殿前,把狗肉放下,坐在一旁,叫道:『有買狗肉的來買哉﹗』」

這一段書,若拿文學觀點來看,是極為突出生動的。把一位遊戲人間的和尚形容得極為放縱不羈。可是卻未免太冤枉誣害了濟公和尚了。濟公何嘗吃狗肉?何曾賣狗肉?更無放縱至於把狗肉弄到莊嚴的靈隱寺大雄寶殿來叫賣之理﹗

吃狗肉,在中國古代,是很普遍的。劉邦、樊噲,便是出名的「屠狗」之輩。狗肉是一般的肉食之一,到了後來,才逐漸泯除,只剩下一部份「老廣」嗜食狗肉。大概到了唐宋時代,中原、江南,巳很少人吃狗肉了。不談濟公是位有道高僧,就算他是俗子,他在當時的帝輦之下,江南人素稱富饒,精於飲食。依情理判斷,似並無吃狗肉之風。吃「臭豆腐」則有之,江浙人不少喜吃「臭豆腐」,蘇杭街巷到處有挑賣臭豆腐的,臭薰街市,或者原籍天台的濟公也曾愛吃一點「臭豆腐」,說書人以訛傳訛,把「臭豆腐」傳為「狗肉」。

或許也根本就是杜撰﹗濟公和尚出家於敕建的名剎,法規與戒律至嚴,豈有寺僧可以隨便到外面吃酒吃葷之理?亦不會容許僧人在大雄寶殿如此的不莊敬。

雖說六祖也曾被環境所迫,南奔後混跡於獵人群中,與眾同食,勉強吃些「肉邊菜」維生。但那不過是權宜之計,並非嗜好。

濟公亦何曾裝瘋裝癲?又何曾衣衫襤褸,似一叫化,穿了破草鞋「梯拖梯拖」的醉步硠蹌,到處訛詐葷酒肉食?

以文學觀點看,「濟公傳」并非一本完整的作品。有頭無尾,滲雜無數竄入的其他情節與文字,散亂無章。我曾擁有一部日本重版的古本「濟公傳」,文字較佳,也較少竄改,可稱善本。可惜我巳遺失該本。有時看到坊間的蕪本無人整理,真堪嘆息!

濟公傳把濟公塑造成一位這樣狂放不繼的個性,這一點是極其成功的。愚見認為它應被視為一部突出的小說。它勸善儆惡,深入民間,成就高於好些文學作品。雖然它有很多地方曲解佛教,但在大體上來說,仍是一部極其成功的宣揚佛教的小說;功堪補過。

至於它把濟公塑造成那個樣子,我認為是由於說書人曲解了佛禪的「不執著」。誤以為只些為「明心見性」,就可以放浪形骸,恁意妄為;甚至於吃狗肉發酒瘋也不要緊,以為越放縱越有禪。其實這是很錯誤的。

當前在美國、加拿大的不少青年人,從「嬉皮士」、「花的子女」至今,不梳不洗,吸毒濫交,放縱胡為,反抗社會,不顧道德,無視法律,荒淫無恥。居然口口聲聲說是「頓悟」了「禪機」。只看過少許妄談禪理的外道書刊,就以為「禪悟」,就可如此任意妄為了。這些也是極大的錯誤;更甚於「濟公傳」作者的荒謬。

佛家講的「不執著」,是教我們修行的人,不要過於刻板,鑽入了牛角尖而變成「入迷」,致心生魔障。卻並非教我們任意欲為的去違反佛家的戒律。

假如我們又吃狗肉,又酗酒,又賭錢,又參加什么「性解放」,亂來一番;又吸大蔴煙,又打海洛英,又打架,亂罵人,又偷又搶,又說謊欺騙,那麼,就算講多少「口頭禪」,說什麼「頓悟」,也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要學佛禪,必須時常親到佛寺,聆聽有道德而佛學高深的和尚講解,我們才能逐漸瞭解佛經的真義,而不致曲解。

而且,我認為無論是出家或在家,我們都應該恪守戒律法規,因為戒律是我們藉之以鍛鍊及克制自己的修行方法之一。我們若要修行學佛,斷不可放棄戒律,否則就是自墮魔道。

真的濟公是一位有道高僧。他畢生辛勤,樂善好施;茹素守戒,弘法濟世;從不曾酗酒吃狗肉。但願我們勿被小說的歪曲形象所惑而且曲解了禪意。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23期:1980年08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