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窩不是素品

馮馮

 

 

燕窩不能算是素品!這是我的個人見解。

為什麼要談這個問題呢?因為,我見到有些居士們,雖然很虔誠持素,卻以補養理由而常進食燕窩,甚至於有些在家人,尤其是女士太太們,十分虔敬法行僧寶,大清早的,就親自送一盅冰糖燉燕窩去供養法師,南洋一帶的女居士們,更盛行用燕窩供養她們的師父,可能是因為南洋的燕窩很多,一般人又視之為無上補品。

燕窩是不是補品呢?這尚屬疑問,依照一般人,尤其是中醫的見解,認為燕窩是滋陰補陽氣的,又說可治暈眩、心悸,和許多病,把燕窩說成是和人參差不多的名貴補藥。

我們不妨分析一 下,首先我們要知道燕窩是什麼?是怎樣得來的。

泰國的暹羅灣,有很多曲折崎嶇的海岸,峭壁危聳,岩洞很多,大多數浸在海水當中,只有岩洞的頂部在水平線以上,這些岩洞的頂上內壁,棲有很多海燕。這種海燕,樣子略似普通的燕子,但是牠們不到人住的宅宇去築巢,牠們很畏懼人類。牠們住在海中岩洞內的慘嵯岩壁上。普通的家燕是啣泥作巢,海燕住的環境,並沒有泥土,都是石岩,牠們沒有泥可築巢,就用自己身上的換毛,當作草桿來做巢。牠們將要結合之時,就從胃內嘔吐出膠質的粘液來,塗在石壁上,當作膠水,又自己用嘴甲拔取自己身上的絨毛,粘在膠液上,海燕夫婦倆天天這樣做,要費很多天才築成一個小小的巢,到那時候,牠們身上的羽毛也拔得很光禿了。胃中嘔出來的粘液也快嘔盡了,繼之以血!這完成以後的燕巢,即是燕窩,常常粘有斑斑血漬。

海燕做好了巢,母燕才肯接受新郎,正式結婚,生下兩枚很小的蛋,夫婦兩燕,輪流孵伏,多半是母燕孵卵時間長些,公燕也去覓食,回來餵養母燕及小燕。

海燕的食物,主要的是海中的小魚,次要的是在空中飛過的昆虫。海燕像鷺鷥一般,可以飛衝進海水底下去捕魚,牠的消化力很強,能把魚類消化成為透明膠質。牠嘔吐出來做巢的就是這些膠質。一般人傳說燕窩是海燕的唾液,這是錯誤的見解。實際上,燕窩的膠質粘液,並不全是唾液!只有一 部份是唾液,大部份是胃中嘔吐出來的魚類被消化而成的蛋白質?所以它有強力的膠著力,可以用來築巢。海燕餵養乳燕,也就是把胃中的這些膠質液體,灌入乳燕口中,等到乳燕長大些,才餵給小魚。

燕窩既然是魚蝦類蛋白質,而且是海燕捕吃海中蝦魚而得來,是殺生而取得的,怎能算是素品呢?這道理是很淺顯的。我們吃燕窩,就等於吃魚膠?也是間接的殺生,我們若用燕窩去供養法師,豈不是等於叫法師破戒吃葷嗎?所以很多明白的法師?是不肯接受燕窩供應的,有些法師礙於情面,不好拒絕,也有些是不知道燕窩是葷,就自己也用它來進補的。冰糖燕窩,被視為無上補品,其實,拆穿了,燕窩不過只是魚膠加上海燕的胃液,血絲,唾液而已,營養價值並沒什麼了不起,還比不上黃豆青菜!一般人是太迷信燕窩了。大概是因為得來不易吧?

古時候,燕窩是貢品,每年須進貢給中國的皇帝和泰國的皇帝!平民是吃不到的,什麼東西一做了貢品,就變成珍貴,一般人迷信燕窩效力,可能是這樣起源的。

泰國和馬來西亞的土人去取燕窩,須撐小船去到汹濤駭浪的偏僻岩洞,進入岩洞內去,攀登峭壁,才可取得燕窩,有時還須等到潮水低降,才可進入洞內,有時人在洞中採巢,忽然潮漲,洶湧大浪衝來,封住了洞口,淹死了採巢的工人,常常有採窩人從峭壁上失手跌下而摔死,或跌成殘廢,採窩人的悲慘故事,說也說不盡!他們通常都是世代相傳的職業,父親摔死了,兒子繼之,說不定亦死於大海汹濤之中。(美國地理雜誌有一部紀錄電影,介紹採窩人的悲慘生涯。)而他們採得的燕窩?賺得很少錢,賣給收購商,收購商又轉賣,轉了多手,越賣越貴,結果是出口商賺了大錢。

採燕窩必須在海燕剛下蛋之時採它,或者,最好是在牠剛剛由完成築巢之時採取,那時的燕窩才比較新鮮乾淨,若等到小燕出世以後,燕窩就都是鳥糞了。所以採窩人,都趁著春天去採取。可憐海燕之群,剛剛做好巢窩.就被人拆取!牠們就得重新再做,嘔吐到鮮血斑斑!往往有些窩內已有燕卵,或小燕,採窩人也不惋惜,把蛋也取去了,或者拋碎了,把小燕也丟掉了,讓牠們死亡,只為了奪取燕窩,不擇手段,父母鳥在旁邊飛來飛去悲鳴,欲救無力,那情景,比什麼都悲慘!

看見採燕窩的悲慘景象,我熱淚難禁,不知有些人怎麼吃得下燕窩的?

泰國政府早已下令禁止採窩人殺死小海燕及毀滅燕卵,不准採取已有卵的燕巢,但是,利之所在,土人很少遵守規定的。現在,海燕就快被採窩人殺絕了,海燕滅種是遲早的事。

原始燕窩經過多次的分揀,除去羽毛,穢物,鳥糞,血絲血漬,死雛,砂石……,然後才成為名貴乾淨的「官庄燕窩」,但是,如果留意,也還是可看到仍有些絨毛和血絲小蝦的,誰說燕窩是素品?別再用燕窩供養法師,陷法師於不義吧!

燕窩的血淚斑斑,有冤魂無數,殺業重重,辛酸悽慘,您怎忍心吃得下?花那麼多錢去買名貴燕窩供養自己或供養法師,還不如用這些錢去救助貧苦的病人老弱呢?多行善舉?多多布施呢?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93期:1986061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