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盲導眾生

馮馮

 

 

佛經每一本都提及佛陀與諸菩薩的神異,神通與瑞相。佛陀每次說法,都顯露大光明瑞相,例如妙法蓮華經,大方廣佛華嚴經,楞嚴經等等經典,都有提及的。佛菩薩的超自然大能力,本來是事實,才會被弟子們記錄下來。

超自然力量,是佛教很重要的一環。佛教的內涵,包括:超自然、道德、戒律、哲學等等,缺一不可。倘若只談道德,不談其他,那麼佛教就不成為宗教,而只是一般社會的「道德重整會」,如果不守戒律,那麼佛教就失去戒定慧的特色與修持方法,那么和一般別的宗教有何分別?如果不談哲學,那麼佛教就失去了高深精緻的哲學骨幹,如果不談佛菩薩的神異超自然大能力,那麼佛教就不是宗教,乾脆就叫「人文哲學研究班」,豈不方便些?

佛以八萬四千法門,方便接引眾生,對症根治眾生疾苦,除眾生吉厄,原不限於只以哲理一門接引,佛力布施?亦相機以超自然大能神通接引普度眾生。法與理相互為用,是以佛陀說法,垂五十年於人世,既以深理及嚴戒接引世人,亦以大神通堅定世人之信仰,事實上,佛力與諸天菩薩之神力,確有不可思議之威力,出人於苦厄,奪天地之造化,千千萬萬世人從古至今,得沐佛恩,深受佛菩薩大神通之加被而脫出災禍疾病,奇蹟多得不能一一枚舉,只有身受過佛菩薩大神通拯救之人,確知實有其事,是以歷代均有人著書印贈,廣傳佛菩薩種種感應奇蹟,以玆接引大眾,進一步學習佛教之戒行及哲理,人人成佛,人人行菩薩道。

佛學到了今世,卻演變成涇渭各分,一些人只是追求佛學內的神異,而不肯去實踐佛教的戒律修持,又有一些人只講哲學,而不信亦不講佛菩薩之大神通。前一種人至少還有念佛,因念佛而得解脫。後一種人,以學院派的佛學學者為最多,他們只摘取佛法中的哲理一環,而捨棄其他各環,他們為學問而學問,鑽入牛角尖,他們將佛學內的哲學發揮得淋漓盡致,逐字推敲,絲毫不苟,治學精神,極為認真,態度亦誠懇可敬,對於延續慧命,自有不可磨滅的一旦獻。但是,他們亦因我執太重而將佛學帶上繁瑣哲學之路,彼此互相抨擊,自己說的都有理,別人見解全不對。他們不信佛菩薩有大神通,他們不守戒,不修持,當然不能一竹篙打翻一船人,學院派佛學者幸好並非人人如此。

佛陀在人世說法垂五十年,天天說法,您能想像佛陀五十年中天天只講四念處八正道嗎?別的都不講嗎?

這些學院派佛學者又說,佛陀是無神論者。佛否定神通,這都是似是而非的謬論邪見!阿含諸經是佛陀及身入室弟子阿難尊者記述的,經第一次結集,諸山長老一致考訂的,最可靠的經典,阿含經內就有佛言的有關於宇宙中的一切超自然神異現象和諸天大神及菩薩,佛說阿彌陀經不是也說西方有佛名阿彌陀嗎?大學者們口口聲聲說佛陀否定「神」存在,不知何指?其實,佛陀所反對的婆羅門教及外教所盲目崇拜的邪神淫神,並沒有否定宇中的正大光明的超自然佛菩薩及一些大神(例如帝釋),大學者們最好先弄清楚勿妄解經義誤導眾生!

說到佛學神通,倒是有的,佛弟子中,以目犍連神通最廣大,佛陀誡其不可妄用神通,這是經上有記載的,此一段法案,說明兩點:佛家認有神通,並未否定世上有神通,但是,佛禁止妄用神通,從邏輯學來說,禁止妄用,並不等於否定其存在。就等於,禁止喝酒,並非等於說世上就沒有酒,也不等於說凡是酒都是邪惡的,有些酒卻可以做醫藥,例如酒精,碘酒,可以消毒,微量的白蘭地用來救活被冰雪凍僵的人。神通若用作炫耀或為名利,就是邪,若乎,佛陀說法,放射白毫光,徧照三千大千世界,觀音菩薩以不可思議神力,尋聲救苦,濟度古今中外,三千大千世界多少生靈?難道這些也都是「邪信」嗎?大學者們堅持凡是神通都是「邪信」,可以休矣。

大學者們妄謗佛經皆為偽造,所持理由是佛陀從未寫過語錄,照大學者們的論點,那麼,孔夫子的「論語」「大學」「中庸」,也都是偽造的了,因為孔子也未親自寫過這些經論,也都是弟子記錄的。耶穌基督的寶訓也不能成立了,因為耶穌自己也沒有親筆寫過書,四福音都是弟子記錄的,所有一切古代聖哲的書都是偽造的了。大學者們的偉論,合理嗎?

佛陀在世說法,將五十年之久,所說何止億萬言之多,佛弟子數以萬計,佛悉針對各人所需,予以方便說法接引,佛說包羅萬象,上至宇宙,下至微塵,無所不賅。萬眾弟子,各有所得,或得佛語之一,或得其二,或獲其三?雖強記第一 的阿難尊者,亦不能盡記佛語,其他各弟子,各人謹記所得的佛語之一端,或二端,背誦相傳,列為筆記,遂成為佛經(梵文SUTRA是花串綴之意,即佛語串綴之意),世代相傳,容或發現疏漏,乃予補充,但無不符合佛說原意,此乃集眾弟子及歷代考證了佛意而修訂補充者,豈可誣指為偽造?弟子分散各地,各得佛法一瓣,各自整理成集,分別結集流傳?是以有先出,有後出,亦未能盡錄佛陀說法之全部也。華嚴經、法華經、楞嚴經、阿彌陀經、月喻經……數千種經典,均是秉承佛說而記錄結集而得,大乘小乘,空宗有宗無所不備,但均是佛說為主的語錄,附及其他菩薩說法,字字經過弟子各據心得而考證校正,先賢之劬勞,今人不知,竟以為研究過斷篇殘頁就是飽學天下無人能及,竟敢誣指一切佛經均是偽造。

昔者,佛教在印度滅亡,主要原因之一 就是被佛學家弄成「繁瑣哲學」,脫離了人群,變成極少數「佛學者」的「文字學」。不幸,這個歷史教訓並未為今世所領會,眼看著又將再被部份的學院佛學學者把佛學推到滅亡之路,真是令人惋惜興歎!但願佛學學者們匆再銷牛角尖,將學問研究眼光放遠大一點,為人類福利而研究佛學,從信仰出發而研究,為接引眾生而研究,為傳播佛法,宏教度眾而研究,勿再以幼稚無知否定佛法,勿再盲導眾生!最少,也應勿再否定佛菩薩的大神通,以致世人失去信心及希望!世上沒有比摧毀別人「希望」所寄的信仰更殘酷歹毒的了!回頭是岸,覺悟吧!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95期:1986年08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