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否談佛教的神異﹖

馮馮

 

   

中國有一句很有名的諺語──寓言「井蛙觀天」。據說有一隻出生在井內,長大在井內的青蛙,從未離開過那口井。牠的世界只有那口井內的那么一點點大,周圍不過數尺。四面都是高高的井壁。牠向上望,可以看到的天空,也不過只有井口那么大。牠想。天也不過就那么一點點罷了;天空上面是空洞的,甚麽也沒有。

佛教哲理之廣大,佛法無邊,我們窮一生之功,亦難以窺見其全貌。佛法有無限不可思議的境界和超自然力量。越是接近佛法,越能漸漸體會得到佛法的超自然巨大能力。不肯接受佛法,就好像是井中之蛙;自錮於數尺周圍之井內.看不到天空的真相。

有好些人,自以為巳經頭腦很科學,開口就說:「這是二十世紀科學昌明的時代。」他們只見到周圍物質的現象,他們所知的只是現階段的物理科學,就以為已經能夠解釋宇宙一切的現象了。他們於是否定一切超自然的現象。他們說沒有鬼,沒有神,沒有佛。沒有神通,沒有佛法佛力。

他們斥信佛為迷信,他們把一切他們不了解亦未下功夫研究的超自然現象斥為迷信;有些則視為心理現象;有些說是自我欺騙的觀念。

他們以為:現代的科學巳經很發達了,已經可以窺知宇宙的奧秘了。殊不知現代科學實在仍然不過只是在萌芽的階段。每一天都有科學新發現;推翻了不少已知的所謂科學觀念。新科學越深入研究宇宙,越發現到宇宙仍有更多未能以現階段科學知識解釋的奧秘──包括一般人不肯接受的多度空間和精神世界。最新的尖端科學,逐步證明了這些的存在,也逐漸增加對之探討研究。這一類的研究,是越來越認真,越來越蓬勃,成為當前最新的科學研究方向。

佛經佛典在幾千年前就巳經揭示的多度宇宙觀念與外太空生命,都是超出地球之外的,甚至超出這一個宇宙的,其實是先知的科學觀念。這些話題,四年來我巳經在著名的香港佛刊內明雜誌連續發表了多篇隨筆,在本刊則是初次提及。我希望將來也能在本刊發表這一類探討小文。我不揣淺薄妄談,盼望拋磚引玉,有更多的人用新科學觀念來證明佛教是超時代科學化的,而並非迷信。

我在內明雜誌發表的隨筆,有好多篇曾經提及發生在金山寺與萬佛城的超自然力量現象。都是根據我親身經歷的真實情形報告的。這些報告,固然引起不少佛友的興趣,紛紛函詢,也引起一部份人士的懷疑,甚至有些大德來示,戒我不可多談神異。有些大德訓示指出我在金山寺萬佛城所見神異均是妄相,而不是佛力;另外有些大德則指示謂:信佛不可談異。

所有各種的開示,我都非常感激遵教。但是我有一點淺陋的愚見──我想:固然金剛經有云「有相皆妄」,但是我猜其義並非叫我們空到絕對真空,否定一切,做絕對的否定。我個人愚解,認為該說是教我勿執迷於相而巳。若是果然都妄,然則一切佛典又何必提及釋迦如來的許多超自然大能力之法相?索性給我們一本無字之經,不就了了?像西遊記結尾說的,唐三藏玄奘法師和行者八戒取回的都是無字之經。不就不但符合「不立文字」之義,也就更空更無相了嗎?

我想我們不必那麼執著於色空。如果太執著於字義,豈非也不空了?

佛典整理佛語成集。為甚麼明知色空相妄,仍要插入佛陀神異之諸相,大放光明,照徹三界甚麼的?我猜想,因為一則那是事實,二則是為了便於開示教化,增人信心。

宗教若全然不提超自然能力,只談哲理,那豈非就僅是哲學是非宗教了?哲學思想是宗教的一支骨幹,而超自然能力現象是宗教的另一支重要骨幹,兩者均不可缺。愚見認為,提及佛教的神異事實,應是無悖於佛教的。神異也者,不過是從我們太有限的科學現階段知識與在地球的習慣觀念來衡量。假如從宇宙科學觀念來看,就會知道,神異不過是宇宙物理的真實現象,並非甚麼迷信。 我們固然不必老掛在口邊,但作為佐扶宏揚佛法,亦不必畏縮而不敢提及的。

只提神異,而不及佛理,那是不適當的。只提佛家哲學,而諱避佛教的許多超自然能力現象,我認為也是一種極端的執著執迷。佛徒實無須畏懼人言而致不敢提及真實的神異。佛教的神異超自然現象,是合乎宇宙法則的。當然,假如我們自己要跳到井中去觀天,那又另作別論。

其實,「甚麼都不信」,不也就是另一面的「迷信」嗎?視一切相都是魔,不也是執著嗎?

我所以斗膽,未經金山寺萬佛城宣化長老和各位師兄的同意,就擅自報導我見聞的神異,也就是我認為我應該讓人知道佛教的一小部份超自然能力現象。而我同時又深信,這些神異事蹟,都是因佛法教化所生的。

佛法的神異,處處均有,並非只有存在於金山寺萬佛城;只是因為我與金山特別有緣,亦很少接近其他叢林;故此我談的,也只限於金山寺為多,另外旁及日本與他處的經歷較少。我並非說,只有金山寺才有神異。我相信,佛法的神異事蹟;是在任何地方都會發生的。

我又想到,我們既然可以談達摩祖師、憨山和尚、六祖、虛雲和尚──等等先賢的神異事蹟,為甚麼我們就不能提及當代法師當前發生的佛教超自然事蹟呢?

假如實情實報,不增不減,能有助人們增進對佛法的認識。我想,談超自然神異事蹟,是一種宗教教化的必要。信徒也有權利去追求對於佛法超自然現象的深入認識。我們避諱不言,反而無異於堵塞智識之重要一源。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25期:1980年10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