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談轉世

馮馮

 

 

「達賴喇嘛第十四世」八0年從印度來過加拿大的第一大都會蒙特里奧。在接見加拿大和美國兩國記者訪問之時,達賴喇嘛談到「轉世」的問題。達賴喇嘛說他深信「轉世」是宇宙的自然法則之一。

記者們問他是否仍記得他前生的事。他回答說「我現在已經記不起多少前生了,不過,在我幼年的時候,我能記得起我的前生很多事情,我前生是達賴喇嘛,我記得很清楚。」

達賴喇嘛十四世是一九三五年七月六日出生於青海一處偏僻的農村,他的父母是貧窮的農民。

他出生的日子時辰,正是達賴喇嘛十三世逝世之時。

十三世入寂之後,拉薩喇嘛宮的僧人就出發,到處尋找一個同此時辰出世的男嬰作為繼位的西藏宗教領袖。這是喇嘛宗的一貫傳統。喇嘛是佛教的一個宗派,盛行於西藏、蒙古、西康一帶,喇嘛宗的領袖,歷世均稱為達賴喇嘛。西藏喇嘛宗曾經分裂為前藏與後藏兩派。在拉薩普陀洛宮的領袖,名為達賴喇嘛,另一宗在日喀則的領袖是班禪喇嘛,蒙古又另有一位大喇嘛。

拉薩的達賴喇嘛,是西藏大部份地區的政教合一領袖,達賴喇嘛就是大智慧如海,活佛之意,是一種尊崇的尊稱。

達賴喇嘛十四世出生的日子時辰,符合十三世入寂的時辰日子。拉薩僧眾尋著了他的時候,他才兩歲,拉薩僧眾用很複雜困難的試驗來測驗他,他都能一一回答正確,僧眾才確定他就是入寂的達賴喇嘛再世,把他迎接到首都拉薩的普陀洛佛宮中教養,等到他成年才舉行「坐床」大典(相當於「登位」)

達賴喇嘛十四世在加拿大說:「轉世並非達賴喇嘛獨有,人人都有轉世。轉世是宇宙自然法則之一,人人都從轉世而來,也將再轉世到另一生去,轉世也不限於佛教才有,任何人都會轉世。印度教、伊斯蘭教,或其他宗教的人士,也都有轉世再生的紀錄。在印度,有很多小孩能憶及前生的事,可以稽考。」

他又說:「我有一位美國朋友,他是個科學家,從事這一方面的研究很久,這位鄢史蒂文生博士,研究過好幾百件實例,其中有兩百人是很明顯地有轉世記憶的,很多小孩能夠很清楚地記得前生的往事,無論其今生的宗教和家庭背景如何不同,都不影響他們能憶前生。」

十四世又說:「轉世重生是很複雜的,簡而言之,轉世是心念的延續,沒有開始也沒有終了。心念是永遠存在的。要瞭解心念,我們必須做很多的打坐瞑思入定去探討我們自己的心。」

記者問他對於「心靈學」研究和宗教奇蹟的看法如何,對於打坐凌空升浮等又如何解釋?

十四世同答:「心靈學是很有趣的話題,我本人相信宗教與科學兩者都是追求探討真埋的,殊途同歸,並無相悖,我希望宗教與科學終於會結合起來,共同策力探討真理。」

記者又問達賴喇嘛對於東方宗教與西方宗教的區別有什麼看法──

十四世回答:「東方宗教與西方宗教其實並無很大的區別,任何區分歧見都是人為的。東西方宗教應該團結起來為世界和平人類幸福而奮鬥,不應分開彼此,不應互相鬥爭排擠。」

他又說:「佛教的精神是慈悲,基督教的宗旨是博愛,伊斯蘭教主張友愛,各大宗教的哲學有些不同,但是都是接近的,都是利他和濟世的,也都是律己趨善的。我訪問梵蒂岡的時候,曾經和天主教教宗交換意見,我們彼此都發現:我們有許多觀點相同。我們彼此相歧的觀念,是在於對創世的觀念,基督教相信只有一個上帝,上帝是造物之主。佛教的觀念是不接受「造物主」上帝的,佛教觀念認為宇宙一切自然發生,並非創造。而且,佛教主張摒棄和戒絕我們的惡,而去發揮我們的善。佛陀是教導我們的一位老師,而不是一位創造萬物的無上權威的上帝。佛陀教導我們行正道。」

十四世又說:「今天的世界,最需要的就是慈悲心,世界到處都是烽煙危機,飢饉災難,人心太殘酷,人在億億萬萬人群之中仍然覺得孤獨寂寞,為什麼?因為世人太缺乏溫暖,因為世人太重自我。因為世人不願發慈悲心去幫助他人,因為世人太自私,忍視他人受苦,世人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肯發慈悲心!」

他又說:「人們視達賴喇嘛為慈悲的佛陀再世,其實佛陀的慈悲心並非獨注於任何一人,而是廣注於每一個人類,人人內心都有慈悲心,問題是肯不肯施捨。我們必須學習去施捨救助他人,如果世上人人都發大慈悲心,互相救助,這個世界就會和平,人生也就幸福了。」

達賴喇嘛十四世於一九八○年十月份在加拿大住了十七天,他到溫哥華,座車經過我家門口,我知道他是誰,在車內的他自然不會知道我。我算定他必會經過我家的時間,我等著他。到底也還是沒有緣份,我趕到大學去,想見他,卻又被他的隨從人員阻擋了,他甚至不知道我在他不遠的地方注視他。

結果,只是在電視上看見他接受訪問。

他說在加拿大東部的蒙特里奧,有一個男孩,很可能是一位達賴喇嘛再世,他們已經密切地注意該位小男孩,說不定就是未來的達賴喇嘛繼承人人選之一。

達賴喇嘛今年才四十五歲,這樣早就預尋繼承人。

他說加拿大那個小男孩,能夠很清楚地講出前生的事。

 

 

 

 

原載萬佛城《金剛菩提海》第130期:1981年03月1日

  轉貼來源:萬佛城《金剛菩提海》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