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郵政

馮馮

 

iamdarlong / 謄錄

 

加拿大的郵政效率,可說是有口皆「悲」!郵費年年加,效率卻越來越差勁,近年來更是每下愈況。一封信從溫哥華寄溫哥華,往往也走上三五天;從溫哥華寄多倫多,走一星期「閒閒地」;寄往美國三藩市,兩星期不稀奇;寄航空信往香港,若碰到郵局揀信員工大發慈悲,則可能四天寄到,否則,兩星期是常事;寄台灣兩三星期。這是寄出去的情形一斑,寄進來的信件呢?情形更糟! 

有一年,我去了美國加州,在三藩市啟程返加之前五天,寄了一封快信回家稟告母親,說我將於五天後回家。等到我乘「灰狗」巴士回到溫哥華那天,我的信仍未寄到。我回家的次日,那封限時快信才送到門前! 

這一類加拿大郵政笑話,並非我個人專有的經歷,很多人都領教過的。 

假如是無關痛癢的信件,倒也無所謂。重要的郵件,就會受到很多不便了。有不少人來信問要緊的事,得不到我回信,或是得到我有回信之時,已經是兩個月開外了。人家就責怪我。他們並不知道加拿大郵政效率是全世界最低的國家之一,他們更不知道加拿大是個被工會控制的國家,今天有這個工會罷工,明天那個工會罷工,一年中的罷工日子,合計起來多達三百九十多個「工作日」,比一年的三百六十五天還多,這個工會罷了工,那個風馬牛不相干的工會也來一個同情支援。郵員工會罷工或怠工,碼頭工會、機場工會等等又互相支援,國家經濟都給罷工罷垮了,更別說郵政!就是不鬧罷工之時,郵政的服務效率也就夠瞧的了。(回想台灣郵政每週七天天天派信的好處,不勝依依!) 

久住加拿大的人,都知道加拿大郵政的不可倚賴,因此,凡有外寄緊急郵件,都寧願親自駕車送到飛機場去,交給航空公司寄發。不用說,得多花些錢,也許需要花上十倍二十倍的寄費,可是,寄件都能在次日或第三天寄達。又有些人駕車越境到美國的郵局去寄信,非但郵資便宜些,郵政效率也快得多。比方說,從溫哥華寄發一封限時快信去紐約,需時大約七天或八天,但是,從美國邊境布連小鎮郵局寄出往紐約,只需兩天就寄達,而且郵資比加拿大便宜一半。 

不幸地,從外地寄進加拿大的郵件就沒有什麼捷徑。在台灣的一位朋友花了大約三、四十元美金寄費,寄一個小小包裹給我,這是所謂「快捷郵遞」的特快國際航空郵件,台灣郵局即日寄送交航空公司發出,飛機次日飛抵溫哥華,從郵戳看出,郵件於次日到達溫哥華郵局,但是,我收到的時候是第四天! 

上面的數段抱怨文字,也尚未足反映我個人對於加拿大郵政效率的不滿。實在說,加拿大郵政的低劣效率,受害人並不僅我一人。加拿大政府歷屆都不肯拿出大刀闊斧魄力來解決工潮問題,遑論改進郵政?居住在加拿大,也只好忍耐罷了。

至於郵件遺失,在加拿大更不是新聞。根據加拿大郵政部的公佈資料,一九八五年接獲公眾投訴郵件遺失的,計有五萬餘起之多!很多人收不到來信,很多人收不到親友寄來的禮物、包裹或支票。 

不是替加拿大郵政做反宣傳,實在是不行。這個國家的郵政,真真遠不及台灣、香港、日本。沒法子,加拿大的人做事總是懶洋洋的,有重要事情,還是打電話吧!不能肉疼長途電話費。 

 

 

原載《皇冠雜誌》第399期:19875

 

 

▲上一頁        █馮馮特輯        散佚小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