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菩薩救治柏金森病人奇蹟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一九八六年十月真多不速之客來訪,有一天,突然來了一對夫婦,男的大約四十歲,太太三十多歲,兩口子在我家門前出現,我開門,看見他倆瘦成那樣子,把我嚇了一跳,尤其是那位先生,面貌上罩著一層黑氣,一雙陷入的眼睛含著陰陰森森的神情,更叫我瞧著心驚。他穿著西裝如此整潔,態度如此彬彬有禮,顯出有高等教育的背景。

他自己介紹,說是從美國駕車一天來的,專誠來拜訪我。我看見他的汽車停在我前院馬路邊,是美國車牌。看見他倆一臉憔悴疲倦的樣子,無疑是長途駕車所致。本來我最不歡迎沒有預約的不速之客,可是對於這一對風塵僕僕的誠心遠客,我不好不請他們進屋內。

這位Z先生坐下之後,我發現他的談吐非常文雅,顯然出身自一個相當高級的門第,他的太太非常溫婉賢淑,這一對夫婦可真是一對壁人,可惜卻瘦得很。

談話的開始,總不外是由來客申致仰慕之意。我和他倆寒暄一陣就厭倦了這些客套,我就問他們的來意是要問我什麼?

你有天眼,應該一看就知道啦!”Z先生笑道:人家說來不需開口,您就都能講出來一切答案了。

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我笑。

為我們看一看吧!他說:你看得出我是幹哪一行的?我來意是什麼?說嘛!

好!我看見你周圍有幾百部電腦,你是電腦專家,我想您今天不遠千里來見我,並不是來談八字學的。我說:你是一個很孝順的人,您關心老太太的病,您是為了老太太的病來見我的,您老太太已經癱瘓多年了,兩腿早就不能動了,幸而有一個人常年照料她,這個人很健壯,和您的關係也是很深的,是姨媽嗎?

“那是我的另一個母親,”Z先生說:“您只說對了一半,也不錯了。”

“您的父親曾經是獨當一面的大員,”我說:“他已經去世了,您的生母癱瘓了很多年,可能超過了二十年,一直躺在床上,起居飲食都需人侍候,現在也很瘦弱,甚至語言能力也不太靈便了。對不對?我猜她患的是柏金森氏病症!是她的腦子神經細胞被一種過濾細菌傷害了。

“對!”Z先生和太太都驚詫得很:“您真的是有天眼看到了!”

我微微地笑:“只不過是推理而已,我有什麼天眼?” 

“你又來了!” Z先生笑道。

“您今天來見我,就是要叫我替您的生母老太太看病,順便也替那位壯健的老太太看看健康,對不對? ”

“對!” 

癱瘓的老太太,我相信還是有機會治好的,我說:雖然您已經為她老人家延聘過不少中西名醫都沒治好她,我仍然認為她有希望!

您能治?

我有甚麼能力?我說:我說的是,觀音菩薩才有能力治好她!您能不能接送她來我家一趟?來了,我們大家一同拜求觀音菩薩加被於她。我見著了老太太,當面也比較看得真確一些。我或許可以盡力去編寫一份適當的營養單子,交給你們去照料她。

那太好了!”Z先生和太太都非常歡喜。

我留他倆共餐,我做的白水煮青菜,是佛教圈朋友都知道的,也都是最怕吃的,我一說請他們吃飯,就大家都個嚇跑了,我以我的拿手名菜白開水燙白菜招待Z氏夫婦,我知道他們難以下咽,怎吃他倆吃得很香,我就趁此勸他們戒除肉食,跟我吃這樣的淡泊素菜。

你知道嗎?我指著Z先生的心臟:你一向吃肉太多,形成了這個心臟絞痛之症!老太太也是吃肉太多,也不吃一點素食的,以致得病。

他承認一向是無肉不飽的。沒有肉就吃不下飯,他說:的確吃得太多肉了,我母親是不愛吃素食的,您都說得對。

他倆的飯量都很少,他說是帝君叫他少吃飯多吃肉,我知道還需要一段時間才可以說穿他那個所謂帝君的事,暫時我只可以勸他戒肉減葷。

他倆在餐桌邊上不斷稱讚我母親:伯母怎麼這樣健康的?瞧伯母健步入飛,紅光滿面,沒有半點龍鍾老態,是怎麼修得來的呢?

我沒有修什麼,我母親笑道:只不過是長吃長素罷了,從前我年輕的時候是很愛吃雞吃肉,就很多病痛,後來聽我孩子的話,拜佛吃長素,身體就好了,你的媽媽,假使也肯吃長素,也拜佛,身體一定也會好起來的。

叫我母親吃素就難了。”Z先生說:她吃不慣苦。

這就是了,我說:你們這些有錢人家,天天吃山珍海味和什麼燕窩魚翅補品的,都補出病來了。像我們貧窮人家,以吃長素為生活,身體就健康多了,你要勸勸伯母改為吃長素才好,你們下次來,我會開出詳細的每日營養表給您母親,您照著去給她吃,她一定會好轉的。

我們會盡力去做”Z先生說:吃素是好的,這個我相信。

飯後我對他倆談佛經概論及簡介,從佛說阿彌陀經開始,談及阿含經,一直講到法華經,又加插一些我的太空科學與核子物理學的見解,予以印證,Z先生很聽得進,他拿出筆記本來做筆記。我這一講,一直講到天黑上燈時分,再留他倆吃了晚飯,依然是白開水煮青菜,只添了些生吃的生菜。

我和他倆一直談到深夜,他倆才依依不捨地告辭,連夜駕車返回美國去,臨別Z先生說:馮先生,見到您,如像見到了名山巨刹的有道高僧一般,今天我們真是太歡喜了!您一定是什麼菩薩再來的,可不可以告訴我們您是哪一位菩薩呢?

我不是菩薩再來,我笑答:我只是一個凡夫俗子,一個卑微的學佛人。

幾個星期以後,Z先生和太太再來舍下,這一次,他倆口子和一位高大健壯的六十多歲老太太合力從車內扶擡著一位瘦弱癱瘓的小個子老太太出來。看見Z先生夫婦那樣孝心,真令我感動!像這樣孝道的兒子和媳婦,在臺灣香港不會少見,但是在美加西方社會,就真是鳳毛麟角了!我含著感動和尊敬,開了前門,讓他們進佛堂來。

Z
老太太給扶搬到沙發上去,我看她老人家甚至坐不平穩,歪歪的要倒下,她的外貌是非常美麗慈祥的,正是我前次與Z先生談話時心中所見到的老太太,現在面對面,當然看得更親切。我發現Z先生長得很像他母親,所不同的是他繼承了他父親的英氣和鬍青。

Z
老太太望著我,努力要講話,口音是四川的,但是,語音模糊,我一句也聽不懂,需要他的兒子擔任翻譯。

我立刻就為老太太透視身體,天知道我這是什麼X光或是什麼?總之,我一閉目,就在腦中看見Z老太太的腦子與全身都是透明的,好像是玻璃的透明人體模型。血管、神經、骨骼、血液、細胞,無不清晰可見,我一面看,一面口述所見情形,Z先生在一旁做筆記。

我看到Z老太太的血液成份不太對,我心想,放大幾千倍來檢驗才好,果然那些血液中的血球、血小板、微量元素……都自動放大了,讓我看得清楚,能說出各種物質的讀數出來。也看得見什麼部位有膽固醇造成的淤塞,什麼部位有粥狀墳起。我曾經這樣替很多人診看過,事後證實我所見的和我講的讀數,都極接近醫院的檢驗報告。我知道我這一次也不會太離開事實。

然後我要放大老太太的腦部神經系統,予以作斷層掃描,我把她的腦部神經都看了。

恭喜老太太!我張開眼微笑說:上次你沒來,我對令郎說恐怕是過濾病菌傷了您的腦神經。今天您來了,我看過清楚,並不是過濾細菌吃掉您的腦神經,而是腦子內的數處神經已經萎縮,成為一團像枯死的草根,但決不是過濾細菌吃掉的那種空洞情況。這就令人安心了,老太太,您這病,還是有希望復元的。

Z
老太太微笑著,她的眼淚悄悄地流了下來,Z家家人都很歡喜,爭問我有什麼方法可以治好她的病。

這是肉食者的現因果病症之一,我說:美加的洋人,肉吃得太多,因此,他們患心臟病、癌症、高血壓、骨節炎等等病症的人數比例也多於任何國家,他們的老人很多都患了這種柏金森氏病症,不過,情形是因人而異,所以我要你們把老太太請來,待我看清楚。要知道,有些柏金森症是治不好的,有些則還有希望治好。這其中也還有其他因果業力關係,剛才我以慧眼、法眼與天眼綜合功用來觀察,老太太的前生惡業不深,現在只要老太太肯答應吃長素,完全採用我編配的素食每日食譜,並且一心禮佛,拜求觀音菩薩與藥師佛,一定會漸漸復元的。

我拿出我已預先用五天時間用英文打字的七頁食譜來,每天應吃什麼素食營養,都各有不同,什麼素食與什麼配合,也都詳列,什麼素食該生吃,什麼該怎樣吃,都盡可能想到的寫出來了。我再予以作若干修改,然後交給Z先生。

這是我基於老太太只是腦神萎縮退化而的構想所編的素食食譜,今天我見到她親自來,我肯定了我的診斷,我才敢把這份食譜交給您。我說:倘若她的腦神經是被過濾性細菌所侵蝕吃掉了,那我可就半點辦法都沒有了。別說是我,就是醫生注射什麼激素也未必有什麼大效用。

謝謝您!

假如你們完全照我的食譜照料老太太,同時虔誠祈求觀音菩薩,而且許願多佈施多放生,多救助貧苦病弱不幸的人,多做慈悲的事,我認為老太太是有希望在半年左右時間之後站得起來,甚至於能走路的。

這怎麼可能嘛?”Z先生懷疑地說:中西名醫都看遍了,都說不能醫好的,沒有希望的呀?你知道,她躺在床上不能動,已經三十多年啦!

中西名醫並不是觀音菩薩!我說:中西名醫的醫術再高,也不能與觀音菩薩的悲願神力相比呀?!你們為什麼不信任菩薩呢?把一切都交給觀音菩薩吧,現在我去沐浴,然後來帶領你們拜求觀音菩薩加被於老太太。

我去沐浴之後,穿上海青,帶領衆人跪下,虔心祈求觀音菩薩,我們在肅穆之中祈禱了很久,然後我起來,念著佛經真言,祈求觀音菩薩的超感神力注入Z老太太的腦部以助她的腦神經復活。我的手結了手印,按在老太太的腦部,我閉目,把目標集中於她的腦內枯死的神經之叢——那些極微細的像草根樹根般的腦神經細胞系統。我感覺到有一種無形但是非常柔和溫暖的力量,像是磁力一般,來自觀音菩薩無所不在的法身,注入我的手,流進了Z老太太的腦子堶情A我告訴了老太太,她似乎也感覺到了。

然後我對Z先生說:您帶老太太回家以後,須繼續天天祈求觀音菩薩啊!

那天我又為Z先生的另一位母親透視了身體,還應Z太太之請,替她在臺灣的母親看了病,Z太太並沒有帶照片來,只告訴了我她母親的地址,我只好閉目去找,總算菩薩保佑,找到了。我敍述的這位外婆的相貌與健康的狀況,Z太太都一一點頭說我看對了,Z先生把我的提議療法寫了下來。後來,Z先生回臺灣去,把我的話一一告訴岳母,他是一番好意,怎料岳母一些也不相信,反而把這位孝心的女婿大罵了一頓。

這也是各人的福緣問題了,因緣未到,絲毫勉強不得,那位岳母依然是不肯戒肉食,健康仍是不好,她總是相信吃藥,其實,無論中藥西藥,都是有副作用的呀,世人不知,以為藥就是神仙!我是最不贊成吃藥的,藥療何如食療呢?

是的,我最主張食療——生吃植物性食物來治療疾病和預防疾病,而且我主張生吃普通的蔬菜瓜果及豆類種子等等。我認為只要生吃足夠的素食,就有很好的保健功用,無需吃什麼藥物。如果有一些病,非要吃藥不可,也必須請高明的醫生診斷明白開處藥方才可以服用,不可自己妄自濫吃藥物!更不可自己亂來注射什麼補針什麼荷爾蒙。

我用普通的植物素食幫助數以千計的病人預防了疾病或改善了健康或醫好了疾病,包括一些病人自稱遍訪中西醫名醫醫不好的怪病在內。

不過,我不能把我醫治病人的詳情寫出來,也不能公開每一個人的私事與我給他們建議吃些什麼素食。理由是,各人有各人的隱私在內,我不能公開,而且,各人體質不同,對於接受素食的能力也各有不同,並不是人人都可吃某一種素食,有些人對某些食物有強烈的過敏症,比方說,全麥麵包是醫生主張人人應吃的最佳營養,但是,有一次,有一位老太太來見我,我竟發現她對一切麵粉製品都有強烈敏感反應,我在一見面就指出她有這種神怪病。

你不能吃麵食,我說:你一吃麵食就會全身腫脹,呼吸困難,甚至窒息,對不對?

對極了!她驚駭地望著我說:馮居士,你怎麼知道的,我還沒有開口講話哪!

你這種怪病,在醫學史上,一百萬人之中才有一個,我說:我運氣真好,今天碰上一個了。

另外,我也看出幾位太太是有青葉敏感症的,一吃青葉菜就反胃嘔吐的,甚至會暈倒的,過敏症是最神秘的疾病,很多人對某些食物有過敏,嚴重的甚至會死亡。

因此,我不能公開醫治老太太的素食食譜,我恐有人照抄照用,而不知是否對之有敏感,萬一發生了什麼事,可不是好玩的。現在很多人發心印書勸善,勸人吃素,這是好的,但是,他們都沒注意到過敏症的嚴重問題。

蘋果是最安全的食品吧!可是,我見過有人吃蘋果一隻立刻中毒暈死過去的,像白雪公主一樣。

我若不確知人家的體質,我是不敢隨便開出食譜來給人家的,素食當然好,但是,也須注意到各人有無對某些素食過敏的問題才好。

每天有那麼多的人,從世界各地來找我診病,有越洋的遙診,有親見的訪診,有憑彩色生活照的診斷,我得感謝他們的信心,也許我大致上都能診斷出很多奇奇怪怪的病症,很多人說我比名醫還要看得準確細微,那是過譽的,可是我從不懷疑觀音菩薩所賜給我與生俱來的慧眼法眼與天眼綜合能力,我深知不是我的力量,我深知那是觀音菩薩的力量!如果我診治得當,那也是觀音菩薩的力量!

我未學過中西醫學,我並未受過醫學教育,我怎會診治病症呢?是誰教我怎樣調配素食去治病呢?是誰叫我看出誰有什麼事物過敏呢?當然是觀音菩薩了。

Z
先生一家與我已成為好友,他們常來訪我,最近曾來小住兩三天,以便帶他們的三個兒子去看世界博覽會。這三個十多歲的男孩,是在美國出生長大的,思想完全美國化,他們自然也是無肉不飽的,非要吃麥當奴肉夾心麵包不可,住在我家他們三個可苦夠了,我絕不供應葷菜,他們年齡還小,還不能接受我的素食理論,怎麼勸也勸不來他們吃素,他們還是寧願到外頭去買那些麥當奴來吃,父母也勸不來。

他們住在我家,早出晚歸。天天駕車去看博覽會,我曾經勸Z先生:你這部嶄新的汽車,何必開到博覽會呢?博覽會附近很不容易找到停車場,假如停在外面一整天,是很不安全的。為什麼不把汽車留在我家門前呢?你們大可以叫的士去、或乘巴士去,可以一直開到博覽會大門口,多方便?又用不著麻煩去找停車場,去玩也安心一些。

Z
太太也叫先生聽我的話,可是三個小孩不肯,他們非要爸爸駕駛新車去不可,也不多聽我的勸告,他們老早都坐上汽車去催爸爸開車了。Z先生向我歉意地笑笑。駕車飛馳而去了。 

我搖搖頭,我知道他們必定會遭偷的,博覽會附近不知有多少遊客的汽車被偷了,這是人所周知的事,用不著天眼去觀看的。 

第三天晚上,過了十一點半鐘,他們一家還沒回來,我知道博覽會是十點關門的,Z家三個小孩,不會肯回家吃素點,必定吵著要父母帶他們去吃肉吃烤雞腿什麼的,算算時間,也該回來了,怎麼還沒回來呢?

我知道他們一定出了事,我看見他們的汽車窗子被一個青年洋人打碎,車內的收音機給偷去了,幸而沒將汽車也盜去。

電話鈴一響,我知道必定是Z先生,果然是他。

馮馮呀!對不起,我們這麼晚……”他在電話中說。

我打斷了他的話:汽車給人偷了東西是吧?

你知道?

這還用天眼去看嗎?我說:您還算運氣不太壞,他沒把汽車偷走,否則你只好在我家住到耶誕節了,您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只丟了收音機……”

早該聽您話,把車子留在您家,”Z先生說:您怎麼不說明白一點呢?我是沒聽懂您的暗示!

別後悔了!我說:好在損失不大,人平安,那就好了,你們快去附近警察局報案,沒有報案,保險公司是不賠的,你們去報案,才可以申請保險公司賠償呀!你們晚一點回來不要緊。

這位Z先生不是第一次不聽我的暗示,不久以前,他來我家的一次,我就預先警告了他,叫他小心加強戒備,我說會有人偷竊他的電腦公司的機密物件。

不會的!他當時說:我的公司沒有什麼機密物件,都是很普通的東西,而且安全系統也很好,不怕的。

恐怕有內部的竊賊吧!我說。

他力稱不會,這話說了一個月後,他再來見我,這一次說有事求我看看。

丟了東西吧?我說。

是的,是電腦公司失盜了,他說:丟了兩部電腦,您替我看看,是什麼人偷的?

門窗都沒給撬開,安全系統也沒被破壞吧?我說:這分明是內賊所為!時間是在午夜十二時至一時之間,他把電腦搬上一輛白色的小型搬運兼客運車,車身看不到英文字的,但是車內有很多鏡框。

那是我公司的車子,他說:你說的沒錯,安全系統記錄有人運用機密暗號在午夜十二時多開了安全門進入堶情A但是,我公司有二三十職員,這人是誰呢?您明白告訴我好不好?

對不起!我說:我已經說得太多了!我看不見那個人的臉,我也不知道他是誰。我又說:與其追究是誰,您為什麼不改裝安全系統亡羊補牢呢?

無論他怎樣央求,我都沒有說出來誰偷的。事實上,我也真的看不清,深夜堙A又黑暗,又隔了幾百里地,誰看得見?

Z
先生還是自己常常啟靈,拜佛之時,他就全身搖擺,他說是帝君來了,我看他仍是執迷不悟,我們認識已有數月,彼此已經熟稔,我覺得應該點醒他了。

我就對他說:“Z兄,您常說帝君降靈於您的身上,您認為是真的帝君來了嗎?

是的,帝君來替我治病的。

我說:那並不是關公降靈,只是您自己的潛意識,加上您身體的自動旋轉,那是您體內的自動神經系統與電磁場所產生的自動,您知道嗎?

不!那是帝君!

我把印順老法師的大作《從身體的自動談起》兩篇都影印了給他,我叫他細細研讀了再來見我。

後來他再來,就不再說什麼帝君附身了。我問他:現在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他赧然地說:謝謝您!

我說:您以相求佛,您以神通為學佛目標,所以有此所謂啓靈與什麼帝君降靈的錯覺,長久下去,您會著魔的!

我再為他詳說心經與金剛經,我想他現在必定明白多了。他再來的時候,已不再全身搖擺啓靈,不過他仍問我:帝君不也是一位菩薩嗎?

您見過有殺死千軍萬馬的菩薩嗎?我反問他。

……但當然不會有。

關公以忠義而被後世尊為帝君,我說:三國演義說他被砍頭之後,在雲端上大叫還我頭來,後來被普靜大師問他:將軍你叫還你頭來,然而被你殺死的士卒官兵,又向誰討頭呢?關公立即感悟,皈依了普靜大師,修行去了。世俗把關公列為佛教護法之神,就是從此段故事而來的。我也崇拜關公,但是我認為他並不是一位佛教的菩薩,他是一位忠烈之神,他不會降靈來任何人的身上的。

可是他降靈來使我的手按摩我的胸口,替我治病。”Z先生說:如不是帝君又是誰呢?

那是您自己的潛意識要醫治您自己,我說:並不是任何靈界的人物來醫您!

我勸他別再迷於所謂啟靈之類。他似乎並不很能聽從。

三個月後,Z夫婦再來見我,Z太太歡喜地告訴我:我們老太太,前天晚上,自己起來,扶著牆邊,走了十多步的路去洗手間!

我母親的氣色也好得了。”Z先生也歡喜地說。

我知道,我說:我知道她一定會恢復走路能力的!應感謝觀音菩薩!我預料老太太須半年以後才可以走路,沒想到觀音菩薩這麼慈悲,三個月的時間,老太太就能起來扶著牆走十多步了!啊!觀音菩薩多麼慈悲啊!

Z
老太太並不是我的親人,可是,我也歡喜得流淚了,我立刻跪下來合掌拜念觀音菩薩。

老太太還沒有完全照著您開的營養去飲食呢!”Z太太說:老人家只不過是照你的單子的三分之一罷了,假使她肯全部照辦,她還會更好。

她會全部照辦的,我說:這需要一點時間!

我們可是都聽了你的話了,”Z先生說:我們夫妻都吃素了,不再吃肉了。

好!我用手按著他的心臟部位:我們請求觀音菩薩慈悲,賜予神力融化你的心臟大動脈血管與冠狀動脈的淤塞!今後你須吃素下去!

我感到菩薩的力量注入手中又注入他的心臟,我知道他必定會平安了。

您常在睡夢中見到被魔怪壓住心胸,我說:您知道嗎?那就是肉食的現世果報!從今起,您吃全素,照我的吃法,生吃素菜,加上我的提議你吃一些素食營養品,您就一定會漸漸好的。

我祝福Z先生,我勸他多看讀佛經,我開出書單來,希望他逐漸接觸正信。他的慧根很高,我相信他快會明白佛理,接受正信的。也許有一天,他會成為佛教正信的一大護法。他會漸漸走上慈悲佈施救苦救難之路的,這正是我所衷心祝禱期望的事。

 

 

 

 

永懺樓随筆之九十七 ──觀音菩薩救治柏金森病人奇蹟

原載香港內明第196期:1988年07月1

 

 

 

書名: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