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進食的小孩故事

( 觀音菩薩奇蹟 )

馮馮

    

 

去去來來 / 謄錄

 

一九八七年二月底的一個深夜,做完功課,我已經打算熄燈就寢,忽然心中看見有人冒寒駕車而來,是一位大約三十歲的女子,後座坐著一位微胖的老太太,抱著一個大約五歲的小男孩。    

 N家伯母!我立刻就認出了老太太“「她這麼深夜趕來,一定是有急事,是誰病了呢?」    

是她的小外孫病了,我看見小孩躺在老太太懷中,滿面病容,問題相當不輕!     

N家在最近兩年來,已經與我成爲好友,自從他們的大媳婦來我家佛堂祈求觀菩薩賜孫,後來他們與六媳都獲得小寶寶,之後N家就常來拜觀音菩薩。去年我曾預言他家還會添三個孫兒,我的預言,就是他們的大媳婦會在今年春天再懷孕回來加拿大產子,他家的五媳六媳也都會懷孕,今年做媽媽, 這一切都已證實應驗了,N家全家都欣喜若狂。     

我變成了N家的顧問,他家常打電話來問我這問我那,包括:懷孕的五媳該吃什麼該不吃什麼啦,六媳該注意什麼啦.……小湯美感了冒,該怎樣治理啦……我也都樂於奉告,一個從未結過婚的男子,突然變成了婦產科小兒科顧問,也真是奇聞,可是,他家就是這樣信任我。奇怪的是,我的保健常識對他們確有些幫助。     

舉例說,N家五媳懷孕初期,給兩位醫生先後診斷她受到德國麻診感染,勸她打胎。她那時尚未來見過我,對我無甚信心,可能以爲我只是「江湖佬」。N家奶奶打電話來問我這件事,我的答覆爲:「你家五嫂並非感染到德國麻疹,不必擔心!也不必打胎!這是她的頭一胎,怎可打掉?罪過,這是殺人呀!不可以聽那個鬼醫生的話去打胎呀!」    

「醫生叫我們家五嫂去驗血呢!」N老太太說:「馮菩薩,你看看有沒有必要?」     

「你們五嫂患的是食物過敏皮膚炎!」我說:「絕不是德國麻疹!何必去驗血呢?她已經是貧血了,哪經得起給抽三大筒血呢?要知道,此地這化驗所,抽血是很狠的呀,任何人進了門,一抽就是三筒血,每筒10c.c.,合計30c.c.血,其實化驗那用得著那麼多血?頂多用5c.c夠了,多餘的都當作污水倒掉,真是太糟蹋了!何況,現在流行愛死症,化驗所乾淨嗎?我說的是實情,我擔心已患貧血症的五嫂會昏厥!」     

N奶奶跟五媳說了,後者不相信我,覺得還是驗一驗血較爲放心。她終於還是去給化驗所抽了30c.c血,不出我的所料,她在化驗所抽血之後,暈倒了,幸虧沒有發生什麼嚴重的後果。她犧牲了30c.c.血,換來了張化驗報告!「負(negative),證明她的血內並無感染到德國麻疹;也證明了我的診斷沒錯,以後,五嫂才想起我能夠缺席遙診。她的皮膚過敏症,後來也是採用我的素食方法治好的。從此,五嫂也信了我,更信了佛,也跟家人來拜觀音菩薩了。    

我常對他家說:「醫生學問雖好,但有時也難免診斷錯誤,你們應該多看幾位醫生,多聽不同醫生的意見,像這一次,就很危險,萬一又胡亂打了胎兒,那可不是冤枉?又造了殺業啊!將來恐怕不能再懷孕哪!」     

N家是很深信我的,像N老伯有數十年胃病,來我家給我看出他的胃有內出血,後來經醫生證實,要他開刀,我勸他不如用素食治療,後來照用我的素食方法醫好了,N家這一類瑣事很多,都聽從我的素食方法而得到治好,也因此而篤信佛教,量力盡心多行善事。這是我引以爲慰的事。     

我極喜愛N家的孫子小湯美,這個男孩是他家六媳生的,前年他家還未有任何媳婦有喜,著急抱孫的N奶奶來我家,我勸她拜觀音菩薩,祈求菩薩,她拜求了。後來,去年一九八六年,六媳生了這個胖娃娃;不久,大媳也生了一個胖女娃(詳見「觀音送子奇蹟」一文),這兩個娃娃都可愛極了,我都喜愛。不過,我不會抱嬰兒,不敢抱那女娃娃,只敢抱較長的男娃娃。這個男孩,一見我,就自動伸出兩只手臂要我抱,胖嘟嘟的,抱著他,真開心!他又喜歡我,他會用前額頂住我的前額,和我互相凝望。那烏黑的大眼睛,和胖胖的萍果臉頰,胖胖的腿腳,可愛極了。每次他們來,我都要求把湯美帶來給我抱玩,當我講經之時,他在奶奶懷中不住跳蹦蹦地,揮動小手,望著我亂叫,爲我助講。我抱他到佛壇下面,他自己就會爬在地上合著小手拜拜──這是很奇怪的事。另外的R太太的外孫女也是拜求觀音菩薩得到的,每次抱來我家玩,這小孩子也會自動爬到拜墊去拜拜,在別處一見到佛像,她也會自動去拜拜,不能說這不是夙因夙慧。另外好幾個向觀音菩薩求得的嬰孩也是如此。(在別的教派,老早就誇稱是喇嘛再世了!)    

這情形跟我幼時一樣,我記得我還是做小嬰孩之時,一見觀音菩薩像,就會自動合掌拜拜拱拱的,從來沒有人教過我。家母當年無生育,向觀音菩薩祈求賜子,後來就生下我。她從沒有告訴我這件事,但是我從出生就知道我是母親拜觀音菩薩祈求得來的。我是難產的,經過開刀剖開母腹才可取出,而且已經氣絕悶死了一兩小時,我看見醫生在急救我的身體很久,然後我記起我應該進入這個身體,於是我就活回來。我從生出來就不肯吃葷,至今都吃素,而且從無婚姻之念,我不喜歡家庭生活,我時常都在夢中回到禪院,或是至觀音菩薩座下。就是平時,我也常聽聞遙遠的佛寺鐘聲與禪唱,不知來自何處,若隱若現,每每一聲鐘鼓,我已淚下!    

我不知道別的那些拜觀音菩薩求得的孩子,將來是否也似我的情形。不過,奇怪的事是,這幾個孩子與我都特別親熱,像小湯美與R家的小妹妹,都一見我就要我抱,不肯放開手,小湯美甚至不肯被他的父母抱走出門回他家。這些因緣真是很難解釋的,他只喜歡我抱他跪下叩拜觀音菩薩;那R家小妹妹也中如此,她還會自己爬在墊上合掌下拜,小嘴說;「拜!拜!」     

N家長媳向觀音菩薩祈求而得的女嬰琪琪,現在還未滿一歲,剛學會講幾句話,她先會講的話不是別的,竟是觀音菩薩六字大明咒真言!天天會自己念六字(她的出生故事,詳見「觀音菩薩送子」篇)。     

這情形跟我幼時相似,我幼時常常自己披了白牀布,坐著在牀中央合掌打坐,自己念真言,其實我母親並不會念經咒,也沒有出家人來過我家,我父親見到就笑著罵我打我:「不准你扮和尚!再扮就打你屁股!」小時候這樣「扮和尚」與吃素都是很犯家法的,而我總得提心吊膽偷偷做,父親一不在家,母親一沒留神,我就披起白牀布在牀上打坐,合掌念念我父親稱之爲「滿嘴胡言」的真言。     

當我三、四歲之時,我每天和鄰居的一個同齡女孩講些大人們聽不懂的話,我們兩個是都互相明白的,我們談得很多,我記得我們談及觀音菩薩和別的菩薩,我們談及巨大的荷花,很大的海洋,金光,還有我們談及很多很多胖胖的嬰孩,他們在蓮菡上睡覺或者玩耍,我們又談及很高很大的光明佛殿──會自己飛的,我母親與那女孩的父母都聽不懂我的話,可是女孩聽得懂,有人懷疑我講的是梵語,但是我至今仍不識梵文或藏文,我自己也不知道當年我講的是什麼語文?始終是一個謎,現在我已不會講那種奇怪的語文了!但我記得很清楚我幼年的事,我也記得前生的片段,可是不能公開,我們是不可以提及前生的。     

那夜,N家奶奶來到我家門前,我已先開了門等候她,「小孩子病了?」我問她:「是不是?」 

「是的是的!」老太太驚喜的說:「馮菩薩你已看見了?」     

「別喚我菩薩,」我說:「叫居士就好。」    

 N老太太一家總是稱我爲「菩薩」。我多次請她們改口,也改不來的,我很尷尬     

「凡是有慈悲心腸的就是菩薩呀!」N老太太說:「我們覺得你是菩薩呀!」     

和她再講也沒有用,我還是替她看看小孩的病再說吧。     

這個小男孩,英文名字叫做菲立,今年五歲,她以前跟外祖母N老太太來過的,也是一個一見到佛像就自動跪下合掌拜拜的孩子。上次他來了,就會得自己上前在佛壇下跪拜,奇怪的是,他並沒跟外祖母住,而他的父母都是天主教徒。我記得一年前,他的父母隨著N老太太來我家拜年之時,N家全家子女都拜佛,唯獨這位大小姐及夫婿不拜,我立刻就知道他們是天主教徒。他們兩口子也不讓孩子拜佛,所以那一次,小菲立就不敢拜佛,可憐兮兮地貼在他母親身邊,眼巴巴地望著我,那時候他還未滿四歲。以後,他們父母沒再來過。    

而這一次,菲立的母親也來了,這不能不說是奇怪。     

「馮菩薩!」N家大小姐剛坐下就哭了起來。連這位天主教徒也稱我爲菩薩,真是奇怪。「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醫生說要我們明天送他進醫院留醫,要施行全身麻醉,開刀插一根管子進去……」       

您再也不會想得到,這一位虔誠固執的天主教徒女士會這樣謙卑地向一個佛教徒懇求,聲淚俱下。母愛在她心中已經戰勝了她的宗教信仰,也戰勝了她一向的自尊,她已經放棄了一切自尊,來向我這個佛教徒求救了,她的母愛多麼令人感動啊!     

「……我兒子已經四、五天不能開口吃東西了,」大小姐淚下如雨,泣不成聲:「醫生看了幾個,都查不出是什麼病!我祈禱天主,日夜祈禱也沒有用……我眼睜睜看著兒子要餓死了,我沒有別的路可走。醫生說要我明天送他住院,全身麻醉開刀檢查,這多麼危險呀!馮菩薩,我走投無路,只好叫我媽媽帶我來求您了!馮菩薩!您救我兒子一命吧!」     

她跪了下來,向我叩頭,外婆N老太太也流淚,也一同跪下向我懇求,慌得我連忙扶她們起來。 

「不要拜我這凡夫俗子!」我說:「拜觀音菩薩吧!你們先去拜了觀音菩薩,我來看看孩子到底怎樣,我們祈求觀音菩薩救他。不過,如果你不願拜,也別勉強,你不必改變你的信仰。」    

爲了營救兒子的生命,這位天主教徒母親,聽從我的話,跟我一起叩拜了觀音菩薩。她的母愛是多麼偉大,多麼令人感動啊!她甚至於犧牲她的宗教信仰,只爲了救兒子一命!我深深地感動,我必須救這孩子的命!     

孩子是已經五天未進飲食了,再餓一天,可能就會死亡了,我閉目一看就完全明白!     

這孩子也是一個生來不肯吃葷的!他的父母疼愛他,每天給他吃肉吃葷,給他吃麥當勞牛肉堡,他拒絕進食。這一次,他實行絕食抗義!只是不講話。他拒絕開口進食,他的母親給他喝牛奶,他也不肯開口。    

「善哉善哉!」我感動得熱淚盈眶!我說:「這孩子是夙慧的,他是個胎堹嚏A你們做父母的強迫他吃葷,他都不肯吃,這一次,他是絕食罷工了!」     

「怪不得!」孩子的母親說:「怪不得他天天不肯多吃東西,給他吃多好的肉魚雞,他都不肯吃,只愛吃少少水果青菜, 所以這樣瘦弱,哪里長得大呀?」她說說,又哭泣不止!「他會餓死的呀,馮菩薩!求你救救我兒子一命吧!」     

「你們別哭!」我說:「還好,你們送來及時,要是拖到明天,恐怕就會餓死了,假如送進醫院,恐怕也給麻醉藥弄死了!幸虧沒送去。」     

「是呀!」外婆說:「我就反對送醫院開刀割食道,我就不信他們,我就是先請馮菩薩看過再說。」     

「我兒子有沒有救呢?」大小姐哭問我。     

「我要你答應我兩個條件,」我說:「那我就救他,而且,你別再哭,哭亂我的心。」      

「我答應,」她連忙收淚:「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我不准你們以後再強迫他吃葷吃肉,」我說:「我要你們隨他自己吃素食!還有,我要你們別強迫他信天主教,我要你們由得他自己選擇宗教,他喜歡拜佛,你們別禁止他。」     

「我全都答應!」大小姐含淚說:「只要馮菩薩你救得我兒子的命,我自己也改信佛教了。」    

「那倒是隨你自由,」我說:「我尊重你的宗教信仰。」     

外婆老淚縱流,把孩子抱給我看:「馮菩薩!請快看看我外孫怎樣吧?」     

那孩子好可憐,不作聲,不開口,眼淚汪汪,仰望著我,他竟以絕食來拒絕葷肉!這小小年紀能不令世上許多人慚愧麼?     

「你們別哭!孩子還有救。」我說:「也用不著送醫院麻醉開刀,我馬上就可以治好他!我一摸他就好。」     

我暗中念動真言,把心力注射給孩子,我的手指摸了一摸他的腦袋,我然後說:「孩子!你可以開口了,你可以吃東西了!我給你果子吃!」    

 「多謝馮菩薩!」那孩子突然開口,他的母親觀喜得又再流淚。     

我抱他到廚房,給他果子,又叫他母親切開橘橙榨汁給他,我給他喝,他都聽話喝下。     

奇怪!他在家堙A我給他喝,他也不肯喝的呀!」他母親說:「爲什麼你給他喝他就聽呢?連醫生給他吃他也不肯吃的呀!」     

我不置答,我溫和地餵孩子喝橙汁,我說:「菲立,你乖,喝下橙汁,你知道嗎?你不吃不喝五天,會餓死的,你已經六七天未大便了!我要叫你大便,不然,你會中便毒的。」     

孩子竟然全聽懂,我摸他的小肚子:「等一下你就會要大便的。」     

他母親說:「他是好多天未大便了,你怎麼弄得他肯大便?」 

「你們等著看吧!」我說。     

十分鐘之後,小孩說:「媽媽,我肚子痛,要大便!」     

那天晚上他母親與外婆趕著帶他回家去,一小時之後,打電話來說:「小孩已經解出了大便,而且也喊肚子餓,自己要吃東西了,我們聽你的話,沒敢給肉吃,只給果子和素菜吃,他都吃了,吃得很香很多!」     

「我早已經知道了,」我笑:「你們放心吧!孩子沒事了,明天不必送醫院開刀了!」     

我不明白爲什麼非得送孩子進醫院,又要全身麻醉,又要插食道鏡,又要開刀,小題大作!這些醫生,真可怕!好好的孩子,哪受得了那麼多手術折磨呀?有時候我真懷疑,加拿大的有些醫生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觀音聖誕那天晚上,我在舍下佛堂舉行大拜拜,念普門品。我並未通告,但是也自動來了六、七十人參加拜拜,他們都曾來向我求援,我帶他們拜求觀音菩薩,獲得菩薩慈悲加被,脫出苦厄的,人人都有一段觀音拯救的奇蹟故事,我這本書錄也錄不完。     

N家奶奶與子女都來了,大小姐也來了,帶了小菲立來。大小姐跪倒在佛壇下面,跟我們一齊念普門品。小孩已經痊癒,恢復了健康,他跪在我身邊,合掌而拜,十分莊嚴,這小孩又漂亮,可愛極了,賓客無不讚歎!

 

 

書名: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