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心臟專科醫生的故事

 

馮馮

 

 

 

黃素芬與同事  /  謄錄

 

 

我的西鄰是一個英國老太太,她有一個女婿,是五十歲左右英俊魁梧的洋人,在維多利亞總醫院擔任心臟專科主任醫師。這位K醫生常來探訪他的岳母,她非常孝敬岳母,頗有中國人的敬老孝親之風。他有時來了,也會與我在園子隔著籬柵談談,他並不知道我的身份,我知道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因此我就無意去改變他的信仰,我們談的只不過是很普通的話題。

 

一九八五年春天,K醫生又來探望他的岳母,在前院與我談了一陣子話。我忽然在心中看見他突然在網球場倒地斃命。我看這人很不錯,是個好醫生,固然他有他的前因,但他這樣年輕就死,對於一般病人大眾,未免是一個很大的損失。我就想,假如救活了他,不就等於間接救了許多心臟病人麼?因此明知難破因果,也決定要試一試了。

 

K醫生,你常打網球麼?”我問他。

 

“是的,”他回答:“我每週末都去打網球。”

 

“假如你不怪我太冒昧,我覺得你不適宜再打網球了。”我說:“而且,我建議你別在吃肉,改爲吃素。”

 

K醫生修養很好,並沒有表示反感,他微笑道:“謝謝你的好意。但是,你知道,我自己是心臟專科主任醫生,我知道怎樣照料自己,請不必爲我擔憂。總之,多謝美意關心,至於叫我不打網球麼?我想運動對我是好的。叫我像你那樣吃素麼?那是沒有必要的,我也吃不慣。”

 

我對心臟專科主任醫生警告他的心臟不妥,這可真是大笑話,幸虧K醫生的修養很好,換了別人,不會罵我多管閒事麼?”

 

實際上,我已看見K醫生的心臟大動脈有了淤塞,那是他們洋人天天吃牛肉的因素。K醫生一向喜好吃烤牛排烤羊排,或者是他自恃是心臟專科醫生吧?或者是他自恃有特效藥吧?

 

K醫生並沒有接受我的勸告。“復活節”放假,他又再與友人去網球場,同時在附近大做其露天烤肉。吃烤肉,飲美酒,吃完又去打網球。他在球場打了一陣子,在一次用力拍出網球之後,突然心臟劇痛,倒仆在地上,給救護車送到醫院時,在途中就死了。

 

K醫生的前因,我不便說,近因就是吃肉、飲酒和抽煙。他自恃是心臟專科醫生,也自認爲有特效藥,可能還自以爲有節制,自以爲有運動;殊不知,他的運動是不平均的,過份的,而且太突然的。他的心臟負擔不了這突然而又激烈的運動,終於死亡!

 

假使他聽從我的勸告,或者更進一步地跟我認識佛法,吃素、戒酒和禁煙,不做突然的激烈運動,他今天可能還活著哪!

 

我很惋惜這位洋人心臟專科名醫,他死了,我爲那些心臟病人擔憂。因爲他是維多利亞總醫院最好的一位心臟手術專家,可說是加拿大最好的幾個頂尖心臟醫生之一。

 

我知道他早就服用特效藥,但是,特效藥有什麼特效呢?

 

像他那樣整天在辦公室及診所做文工的人,尤其不應作突然的激烈運動。他不會不知道這些道理,他卻明知故犯,又不聽我的勸告。正是,佛法雖慈悲,亦難度無緣人啊!眾生如此執迷,多麼令人感慨!善水者多遭溺死,但願K醫生的實例給予肉食者一個棒喝!

 

 

 

 

 

書名: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