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欽老和尚法身示現奇蹟 

馮馮

 

   

 

一九八六年(丙寅年)二月十一日(正月初三)晚上,正當做晚課完畢,靜坐之際,我忽然看見金光繚繞,出現了一位菩薩,法相莊嚴,全身放射金光,頭上金光光輪巨大,但他全身毫無裝飾,十分樸素,胸前掛著菩提大念珠,他慈祥溫和地望著我微笑,我卻不認識他是誰。

我慌忙下拜,叩問:「請恕弟子眼拙愚昧,您是哪位菩薩蒞臨?」

他微微笑,沒有立刻回答,我細看他的法相,我發現他是一位很瘦的老人,大約有九十多或一百歲,不過面貌不似那麼老,好像只有六七十歲,非常清秀,鼻子相當高而長,山根幾乎是完全不下陷的,倒有些像是希臘人的鼻型,下巴是很長的,而且有些向外翹,兩眼炯炯有神,閃射著高度智慧光芒,耳朵很長很大,頭上是剃光的,眼肚下的泡泡很大而有些下垂,人中很深,眉毛很不少,有幾根特別長,白白的,他一身帶著水果的香氣,有些像是桔子花的香味。

這是誰呢?法相那麼莊嚴,那麼祥和,分明是一位菩薩,而又具有羅漢相。這是誰?令我一見而心生恭敬而且喜悅不已。

我從來未見過這位菩薩,也猜不出他是誰?我知道他不是我的幻覺,他在我面前,十分真確。我知我不是做夢,因為外面的遠處火車和汽車奔馳之聲,我仍聽見,後園樹上的知更鳥陣陣夜啼,也歷歷可聞。

我大惑不解,再次叩問菩薩法號。

他微微笑,嘴唇微動:「我是廣欽!」

他說的是臺語,不是國語,我是聽得懂閩南語的,也能講一點。去國廿餘載,少年時代在臺灣會講流利的臺語,早已忘了八九成,不過基本的臺語還是懂的,可是要費力一點才可聽得明白人家說什麼。而這一次,這位老和尚一開口,我就聽懂了,雖然他的口音好像又跟臺灣人有不同。

「啊!您是廣欽老法師!」我失聲叫了起來,我又驚又喜,我歡喜無限地下拜:「老法師您怎麼來的?」

「說來就來啦!」他微笑:「你不是希望有一天見到我嗎?我現在就來成就你的心願嘍!」

「啊!是的!是的!老法師!」我歡喜得無法形容!「傾仰已久,無緣識荊,今晚得見,太歡喜了,弟子太歡喜了!」

「你是個好孩子,」他說:「你要多多護法啊!你做得沒有錯,不要怕毀謗!」

「老法師!」我叫道:「你成菩薩了!太好了!」

「人人都可以成菩薩!」他微笑:「這也沒有什麼,都不過是來來去去而已,就是一個願字。」

「那麼您現在去了?」我不免有些不捨難過。

「去去又再來!」他說:「去去就來!」

「那麼,老法師有什麼法諭指示麼?」

「沒有!」他搖頭微笑:「沒有!」

「請老法師多多開示吧!」

「沒有!」笑著,身體漸漸溶化,金光漸漸散去:「本來就是沒有!」

在他消失的最後一剎那,金光陡然盡斂,陡現出數千粒的舍利子,七彩光芒照射,晶瑩莊嚴至極,旋即光華又都消失了。

我眼前仍是黑暗的靜室,窗外天空出現魚肚白,知更鳥啼聲已殘。

我知那不是夢境,絕對不是。

我提前起床做早課,母親在鄰室也起床了,我知道他在念經。

那天我告訴母親說:「台灣的九十五歲老法師廣欽和尚來過了,似乎他已入滅或將入滅,他好像要我傳遞什麼,大概是叫我告訴世人那句話『本來就是沒有!』或者是叫我看見他身上有數千粒舍利子閃光!」

新年頭,很多佛教友人來舍下歡敘,每天絡繹不絕,我都把我定中所見告訴他們,大家都驚異,都說:「廣欽老和尚一定是入滅了!」

賓客中有一位是虔誠的佛教徒L太太,她是印尼華僑,曾經有幸皈依廣欽和尚。年前,她來舍下見我,說她回國參拜各處名山佛寺,她問我有什麼特別要她做的事。

「你是廣欽老和尚的弟子,」我當時說:「你就到臺灣去,多多親近他老人家吧!他老人家就快入滅了,將來你再去臺灣,可能見不到他了。」

在座眾人就都驚問:「培德居士,你預見廣老入滅?什麼時候?」

「廣老已經九十四歲了!」我說:「誰不能預料他隨時都會入滅呢?我也只是隨便推測而已,不敢自稱是預見。」

大家都同意我的觀點,不過,也有人說:「虛雲老和尚一百二十多歲才入滅,也許廣老也會到一百多歲吧!」

「但願如此吧!」我說:「不過,我感覺到廣老好像世緣將盡,我推測在一九八六年上半年,或者是春天,就會發生。」

大家都說:「希望你這一次看不準確!」

L太太回國拜佛,果然依我言,去拜廣老。而且,她福緣殊勝,竟得與眾弟子隨侍廣老十天之久。她回加以後,就來見我,初四這天,她也在座。

她說:「師父精神很好,他非常慈悲,你說他會入滅,恐怕你說錯了。」

「我也沒有把握說我看得準不準。」我說:「我但願我看得不準也罷!我但願廣老也像虛老那樣,活到一百多歲教導我們;不過,我昨夜所見,恐怕是不太吉祥之兆,也許這時候,廣老他老人家已經......哎呀......」我驚叫了起來:「他入滅了!他入滅了!」

「什麼?」大家都驚叫做一團!「什麼?」

「大概是三四小時之前,他入滅了!」我說:「你們大家記下這時間,現在是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二日,農曆是正月初四,上午十一時十五分,台灣現在應該是初五下午三點多、四點多鐘,我看見廣老入滅了,他的全身都是舍利子閃閃發光!」

在座的人都漸漸肅靜了下來,有些人低聲飲泣。

「你一定看錯了!」有人說:「培德,你一定看錯了!」

「但願我是看錯!」我心中難過。

「等一兩天看看吧!」有人說:「或者我們打長途電話到高雄去問。」

「那不太好!」有人說:「打電話去問老和尚是不是死了,這不好!」

「那麼就等幾天,看臺灣有沒有消息來吧!」大家這樣決定,我立刻打電話將奇象告訴羅午堂伯伯和馮公夏伯父,兩位老伯也勸我等待消息。

初六晚上,下午七時,電話鈴響了,臺北的總機小姐聲音:「找馮馮先生聽電話。」

「我是!」我緊張了起來:「我知道,是天華公司李雲鵬先生打來的,請接通電話。」

我一開口就叫:「李先生!」

果不然是李雲鵬先生,他在臺北那邊說:「我是李雲鵬。」

「你知道廣欽老和尚......」李先生提出了廣老,一句沒說完,我就知道是證實了。

「我已經知道了!」我搶著說:「廣老已於昨天入滅了!他老人家入滅前,法身分出神力來過示現,全身金光,舍利放光......

「廣老昨天初五下午兩點多鐘入滅了!」李先生說:「我現在要問你,他有沒有舍利子?」

「廣老有很多舍利子!好幾千粒七彩的、放光的,」我回答:「好多好多!不過,要叫他們小心處理──荼毘火化!」

「那我就放下心了!」李先生說:「得你這幾句話,我就安心了,我會通知他們。」

「李先生您別為廣老傷心,」我說:「他已經進入永琱F,他在宇宙更高的境界中,他已經成佛了。」

「我應該為他歡喜才對!」李先生說。

我們都應該為他歡喜才對!廣老已經成了佛菩薩!為什麼我們不歡喜,反而要悲悼流淚呢?我們這個物質的身體,是終歸要物化的;但是,像廣老這樣,超凡入聖,已經進入了涅槃,得證真如,與宇宙中萬能諸佛並在永存。而且,他還會乘願再來濟度世人,我們應該歡喜才是啊!

我從未見過廣老,根本連照片也未見過。這一次在定中見到他,是唯一的一次,我敘述他的形貌,在座的他的弟子們或再傳弟子都說我講的就是廣老,聽這麼一說,大家都化悲為喜,唸佛沒停。

廣老既與我素昧平生,我又沒有福緣做他的弟子,他為什麼會向我示現呢?似乎是不很合理的事,或者,是因為他悲願宏深,普遍示現,亦不棄我這頑劣的小子吧?我相信,我斷不是唯一見到他法身示現的人,必定還有不少人夢見他或在定中見到他的金光法身示現。我相信他老人家的法恩是會像雨露一般普及的。

有人說,我可能是因為常常聽人談及廣老,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加以我對廣老嚮慕,因此產生幻覺。

幻也罷,真也罷,幻也是真,真亦是幻,這是我的看法。

精神心靈感應,不遠萬里,幽明無隔,這已經是現代科學所證明了的事實,我認為這一次是廣老以幻示真。

聽最後消息說:廣老火化後,果然有數千粒七彩舍利子!讓我們多修行吧!多唸佛吧!南無阿彌陀佛!

 

 

延伸閱讀

廣欽老和尚網路專集 
http://www.bfnn.org/kuangchin/index.html

 

 

原載香港內明第171期:1986年06月1


 

 

書名:天眼慧眼法眼的追尋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