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疑古談到因果律的科學淺析

馮馮

 

 

黃素芬與同事 / 謄錄

 

你見過澳洲土人亙古以來流傳使用的「飛曲尺」嗎?英文音叫做般務靈(Boomerang),這是一柄弧形的木制板子,澳洲土人世代用以打獵。澳洲土人,頭上金色卷髮,皮膚黑似黑人,眼珠深棕色,鼻子特別扁平而寬闊。 他們至今仍大部分居住在山林曠野,全身赤裸,天真純潔,忠實無僞,他們沒有房子,沒有用具,他們仍是睡在沙土岩穴之中,甚至於不曉得吃熟食,他們以捉取白蟻及昆蟲挖取野生植物根部爲主食,有時用「飛曲尺」擊殺小動物爲食。

澳洲土人沒有文字,沒有文化,仍是石器時代的穴居生活,也不願接受現代文明,或者那正是他們的幸福吧!他們不懂得什麼核子恐怖,也不知何謂名利,也自然沒有文明人的那麼許多煩惱。

他們的來源無可考查,他們沒有人知道自己的祖先來自何處,他們的語言也極其簡單原始,除了基本生活的必需字眼之外,可說是並無他詞了。他們的惟一的歷史紀錄,只是澳洲中部乾燥岩石上刻畫的人形與獸形,有些人形頭上好像是戴著現代的美蘇太空飛行員的「太空盔」,身上好像穿了「太空袍」,這些悠久達五萬年以上的圖形,與現代仍然停留在石器穴居階段的土人形象多麼不同,沒有人能考據得出來澳洲岩石上怎會有疑是「太空人」的數萬年圖形,也沒有人敢肯定這些太空人形是土人的祖先。

不過,可以推斷,澳洲土人祖先或古代的另一土人種族,很可能是在岩石上繪刻下他們所見到的熟習或希奇的人或物。原始民族的幻想力也許尚未如文明人之豐富,大概不致於有畢卡索出現,也不會有張大千的潑墨山水,原始民族多半是把眼見的實在經驗給畫下來的,與其說是天才橫溢,毋寧說是以記實爲目的。

如果那些圖形確是穿了太空袍、太空盔,那麼,人類古代史就得重新再研究推論!五、六萬年前的澳洲,如果有太空飛行員,你就別管他是來自外太空抑或是地球本身吧?至少,值得懷疑的是一般傳統的人類歷史觀念!

一般認爲,人類的文明,最古不過是中國的七千年,埃及的八千多年,中國古來傳說的伏羲氏幾萬歲,從伏羲傳下來三皇五帝千年,巴比倫的八千年,猶太人的七千年,印度民族的一萬年......這都是一般史家承認的有物證的人類文明歷史。

可是,現代世界各處都陸續發現年代久遠到數萬年的湮沒文物。美洲中部馬耶民族的曆法推記到六十萬年前,南美洲的古代民族文物也可推到一、兩萬年前,蒙古戈壁大沙漠在一九五0年後期,蘇聯科學家發現沙岩上印有類如太空飛行員登陸月球所穿的特制鞋靴之印!經過碳十四放射鑒定,這些齒波形鞋底的化石,已經有五十萬年!

誰能一腳踏在岩石上踏出深深的鞋印?就算他有內功,也不能僞造這鞋印呀!中國大陸有很多地方的名山都有「仙人鞋印」「仙人掌印」「仙人拳印」,如果用碳十四去測定,相信必可獲得很長久的年代紀錄。我相信都是幾萬年人類留在當時的砂土上的手印鞋印,後來砂土經過年代久遠及地質變化而成岩石。戈壁大沙漠的那些五十萬年鞋印,想必是當戈壁沙漠剛剛從海水乾涸形成沙丘之時,有人穿了這樣的太空鞋踏過,留下了足印,後來砂土形成砂岩,遂保留了紀錄。

如果我這種推籪不錯,我們人類的歷史,實在並不僅僅只有幾千年,中國古來傳說伏羲氏幾萬歲,從伏羲傳下來三皇五帝又經過多少世代?我不敢再武斷那都是神話!我推測中華民族的歷史,像世界其他民族一樣,可能已有數十萬年之久,而且,我推測,中華民族的七千年歷史,實在僅僅是這一個世代可以記憶的年代而已,遠在七千年之前,已經有了文明,可惜紀錄湮沒。

泰越北部一帶出土地的太古陶器,有類似中國黃河流域出土的「黑陶」──仰韶文化產品──仰韶文化時代在五、六千年之間,而泰越出土的黑陶,經科學家用碳十四測定,有一萬二千多年之歷史,於是科學家在國家地理雜誌發表研究理論,推測中華民族可能來自中南半島,向北遷移至黃河流域。

這種假定,或許有傷中國人自尊,但這也未必可靠。不過,在古代,泰越中國本是一家,如說民族東遷北移,也非無可能。

印度的各民族歷史,或許也有幾十萬年之久,韋陀經所記載的事蹟年代,動輒以若干萬年計算,佛經所記載的世代,以數十萬年計算,一般人懷疑那是誇大的數字,我推測那極可能是記實,而非誇大。

人類歷史年代的側定,隨著科學的發達而不斷有新發現。非洲中部自從李奇博士夫婦在五0年代發現最古老的人類牙齒與頭骨測定有二百五十萬年歷史,以後不斷陸續有所發現更古老的骨片,非洲最近又出土久遠三百萬年的人類骨骼化石。這些發現已經推翻了一向傳統的有限人類歷史年代觀念,也越來越接近古代佛經所載的人類文明年代。

有人說,那些出土的人骨化石,並不是有文化的現代人,而是猿與人之間的過渡「猿人」,從解剖學來說,當然這都是對的,但是,至少證明了人類在幾百萬年前已經出現於地球。我認爲,在地球初形成的二百億年前不久,就已經有人類出現,而且,同時並存的,並非都是未有文化的「猿人」或過渡種族;我認爲已經有了文明人類,各族的文化高下不均等,有高有低,有些可能已進入核子時代,而另一些仍停留在石器時代的野人生涯。到後來,核子大戰或其他大災難,使許多高度文明的種族滅絕了,而另外那些深山穴居人躲過了浩劫,得以漸漸進化而成爲後世的文明新世代!

中國神話說盤古手持板斧開辟了鴻濛天地,我對此神話有另一見解,我認爲那不是神話,而是民族的歷史記憶。可能在幾萬年前,這個世界的文明世代爆發了核子大戰,互相殘殺,把一切文明人類與文明都摧毀而同歸於盡,當時另有一些穴居民族,穴居於深山地下而免於浩劫,盤古氏或者是這些當時的較爲原始的民族之一,躲藏在山洞內。他們也許經過外面的強烈核子爆炸的恐怖,以爲是天災,他們躲在黑暗的山洞地下,把洞口堵塞,或者經過了幾代,才敢劈開洞口出來重見天日,盤古板斧開辟鴻濛可能就是劈開了山洞的堵塞,把子孫帶出來,於是又開始了另一世代的文明,子孫將之傳說成爲「開天辟地」。

現代的中國各民族,可能就是盤古氏辟開了山洞帶出來重見天日的子孫後裔,開發了新的文明。以後,在大約距今一萬年前,全世界普遍發生大水災──南北兩極積冰融化淹沒全球,於是有大禹治水九年之事發生──文明又一次遭劫,許多文明古物被淹沒於洪水,又再重新發展過一次文明,而成爲傳到今日的七千年文化。同一時期,中東民族的閃族,也遭到洪水毀滅,挪亞用方舟帶了親族飄到土耳其、伊郎與蘇聯之間的阿拉特山脈,重新發展閃族文明,進入較低地帶,成爲猶太民族。   

北美洲的土著民族也有大洪水的傳說,也說到有一家人乘船逃生,南美洲土著也有類似的傳說,埃及古籍也有萬年前洪水之記載,福建武夷山一處高峰上插於石壁上有一條古代木船,或者也是洪水紀的遺跡。

我爲什麼扯這些?我只是要說明,從這些可以推測人類的歷史差不多與地球的形成年代相等,人類的文明不斷產生,不斷毀滅,又不斷再生,不知經過多少億萬年,斷非如一般人之認爲僅有數千年!有些神話說到神創造人類的故事,從其記載年代推算上去,大約是九千多年前,我認爲這神話可能是猶太民族在洪水紀以後,劫後第一代的祖宗無可考據,因而衍造出上帝用泥土造人的神話來。

現在二十世紀末年,又是核子太空科學時代的來臨了。在亙古時代,也必然曾經有過核子科學的極盛文明時代,核子戰爭同歸於盡。現在的核子武器,將來也必然走上人類同歸於盡的道路,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周期,脫不了佛經所講的「成住壞空」循環法則,佛教從亙古以來,早已觀察宇宙法則很清楚了。太陽系的未來毀滅,銀河系的未來毀滅,宇宙其他的星系光漩的生生滅滅,也早都在佛經中有說明了。舉一例說:大般若經常提到三千大千世界,成壞同時。大智度論七謂:「百億日月,乃至百億大梵天,是名三千大千世界,一時生,一時滅!」

佛教亙古以來已知宇宙是無窮的,稱之爲三千大千世界,三千是一個寓言其變至無窮盡的代表喻意(而儒家卻說「天無二日」),實際上天上太陽多到不可計數,單是銀河系內,就估計有一百多億個太陽哩!我們的太陽系不過只是其中之一,大智度論說有「百億日月,乃至百億大梵天」,此足見龍樹菩薩精通宇宙太空科學,也足見佛教和科學是超越朝代的了。佛教經論所講的年代,無限僧祗劫與多少億萬年,也都是很科學的。

人類的歷史,斷不只一萬幾千年,文明也斷非這幾千年才獨有,在以前已有。我們當代有美蘇英法的新科學,有中國佛教的深奧思想,但是也同時有菲律賓僻島的石器時代穴居的民族,巴西森林內的赤裸原始民族,與澳洲的裸體石器人類......正像太古時代一般的文明程度參差不齊!

現代仍存的那些石器人類,巴西森林的那一族,已知用火,菲律賓的那一族卻仍不會取火,澳洲的那一族知用火而不會建屋舍,這些石器民族的語言都簡單,都沒有手工藝,可是有些奇事,巴西的一族土人善於使用竹針刺穴治病,幾可比中國的針灸醫術,澳洲那一族會制造「飛曲尺」來做打獵武器。

針刺術需要熟悉人體氣穴位置,中國自古傳下來有「銅人氣穴圖」,可是毫無文化的巴西森林土人從何而知人體的氣穴呢?這可是一件神秘!

飛曲尺看似簡單,但是,西方航空工程學家視之爲一項驚人的飛行設計。飛曲尺略似括弧「(」形狀,又略似中國的「人」字形。隨便你將它扔向任何方向,扔多遠,它都會飛回到你手上來。澳洲土人用之擲向野獸,擊中之後,飛曲尺仍然會自己飛回手中,現在也有很多玩具公司制造飛曲尺作爲玩具,但是效果總不及澳洲土人制的好。航空工程家說:飛曲尺的設計有極準確的數學比例,弧線有一定的讀數,角度與弧度的比例,及其寬度與斜面傾角的度數,一點也馬虎不得,這是一項科學化的設計!澳洲土人毫無科學知識,說到數學,連超過十雙手指的數目也算不清,必須把腳趾也算進去,他們怎麼可能知道用微積分和三角幾何去計算來設計這流線型的飛曲尺?然而他們從祖宗一路傳下來這柄傳族之寶!這不是一件奇蹟嗎?

莫非這些土人的祖先曾經是有高度文明的民族?後來因爲核子大戰而滅亡,躲在山洞內的僥存者世代僅僅記得「飛曲尺」?巴西的土人則同樣地只傳下來了針刺術與製造「箭毒」吹箭?──箭毒是從顛茄取出的毒汁,染在竹針上,用竹筒吹出來殺敵──這些都是難以考據的謎了。可是也難免令人推想到人類的多元文明在歷史上的興滅不一與人類歷史的久遠!

話題也像飛曲尺一般,投出去,繞飛了一個大彎兒,終於又回到原地。從一開頭,我就提出飛曲尺,現在收回飛曲尺了。

爲什麼提飛曲尺?因爲飛曲尺的飛回,正適合比喻佛教的「因果律」,通常我們常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如今我卻因看到飛曲尺而悟出因果的道理另一詮釋!

當我們手中把飛曲尺擲出去,它會飛回來的,投出去的力量是「因」,那力量終於還是飛回原處,我們可能一手把它接住,也可能被它所擊中,那是我們的力量的果。

也許還有人不明白我在講什麼?就不妨去買一只玩具飛曲尺來試試看。

飛曲尺的飛行往復,正像哈利慧星一樣。哈利每隔七十年必定回到太陽系內,它繞過地球上空,投飛出去,飛出太陽系外,到了太空深處,繞了一個比太陽系大幾十倍的大圈,又再飛回太陽系內來!

太陽系的各行星,繞著太陽旋轉不停,太陽帶著群星,繞著銀河系中心旋轉,要經過幾百億地球時間的「年」,才繞完一周,可是終歸又走回來。而且,銀河系這一個星雲漩系,又繞著更大的一個中心在旋轉......如此類推,無窮無盡,真正是佛經論所講的情形──百億大梵天。

原來,宇宙法則之一就是循環,任何的動力,都是作圓形或橢圓的方向進行,周而復始,永遠在循環!生生滅滅也在不斷循環不息,佛教老早知道這些道理,故此以「圓」爲最高的動力境界,因果律實在是宇宙動力的法則:「循環!」就像飛曲尺的投出去一般,那動力與動機終歸是要循環回來的。

如果有人駕駛一架太空火箭,飛向外太空深處,無論飛出多久多遠,算他飛去了一百萬億光年吧!他自以爲到了什麼新地方去了,怎知他終於還是飛回到地球原處!他飛出去繞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圓形或橢圓形圈子,還是要回到原地的,爲什麼?因爲這是宇宙的「動力」的法則:「循環!」也就是因果的現象之一!」

你記得看過一部有名的科幻電影「人猿星球」嗎?那太空船的三個駕駛員,飛出外太空,過了幾千年,迫降在一個荒涼的星球上,遇到人猿種族統治者,被捉去,後來只有一個駕駛員逃出;最後一場戲,是他騎馬來到一處海邊,看見紐約自由神像的倒塌殘跡,他才恍然大悟地道:「他媽的!我早就知道了!」

那部科幻小說的想像力,我認爲是超過一般科幻故事的,它能指出宇宙動力的因果律來!饒有深意!

是的,因果循環是宇宙動力的法則!誰都逃不了,我們的動機一念,快似投出去的飛曲尺!恰似哈利慧星,只因爲宇宙之中「無直線」!

宇宙中無直線?馮馮你有無搞錯呀?

沒有!宇宙中沒有直線!直線一去不回只是局部的,是人的觀念的假定而己,假如你現在從香港淺水灣海灘向上空畫一直線,永遠畫下去,畫入太空,盡了幾千億幾兆光年,你以爲很直,可是,到後來,直線又回到淺水灣!

是的,宇宙間無直線,一切的動向都是根據因果而循環的!

佛教的因果說,完全符合宇宙法則。誰說因果是迷信?以爲因果迷信的人,他自己的科學知識不夠而已。

佛教有句通俗的講法「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這是對因果律的一種很淺出的說法,這是完全合乎宇宙科學原則的。善與惡的出發點,就是我們手持飛曲尺將投的那一點念頭,它會飛回來的,也會擊中我們自己。

我們越用新科學眼光去觀察,越會發現佛教的觀念──因果律,是超越時空的宇宙法則,如不相信,不妨多研究佛學,也不妨多研究新科學與太空物理學,那麼就會逐漸進一步認識因果律的確是科學真理了。

爲了淺白使青年朋友們感到有趣,容易了解,我這篇隨筆並未當作科學論文來寫。其實,是應該可以列舉幾車子物理科學家的證言太空物理方程式來證明因果律的。不過,那樣一來,你難免就會看得打瞌睡了。

 

 

 

 

永懺樓随筆之五十五──從疑古談到因果律的科學淺析

原載香港《內明》第125期:1982081

原載香港《內明》第126期:1982091

 

 

 

 

書名:禪定天眼通之實驗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         馮馮特輯         █佛學隨筆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