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如來的神奇療力  

 

馮馮

  

 

 

小小暄 / 謄錄

  

  

  一九八三年春夏,我不再患花粉過敏症了!我從多年的過敏症禁錮恢復了自由了!我又重新可以徜徉於萬花盛開的綠野,不噴嚏,不流淚,採朵櫻花來嗅嗅也不妨了!我像小孩子一般,奔跑到樹林和山坡。我在草地上和小狗一起打滾,我到海邊赤足涉跋冰寒的海水,洋孩子們向我招手叫喊微笑,我也報以微笑,我上周還舉行下水典禮,教人游泳。學泳的朋友說我游得像一條魚,我當時的快樂自由感覺也頗似在水中的魚兒呢!

 

       多年的過敏症,甚麼藥都試過了,醫生也看過不少,都治不好,怎麼今年突然好了呢?

  

  記得前年春夏,我的花粉過敏症嚴重到了呼吸困難,終日打噴嚏,眼淚汪汪,流鼻涕,醫生都說沒有法子幫我根治了,給所謂過敏藥,都是治標的一時鎮靜藥,藥力一過了,過敏更甚!而且,養成了對藥物的依賴,越吃份量越重,輕量都不生效了。

  

  我知道這絕不是長久之計,我也擔心藥物會引發心臟病,我決定必須另想辦法,我於是禱求藥師如來!我跟大多數人一樣,也是平時不大拜念藥師如來的,「平時不燒香,臨急抱佛腳。」──等到病得不輕,才去拜佛。

  

  藥師如來,全名該是藥師琉璃光如來,其本願功德經曰:「佛告曼殊室利(即文殊菩薩),東方去此,過十殑伽沙等佛土,有世界名淨琉璃,佛號藥師琉璃光如來,……本行菩薩道時,發十二大願,令諸有情所求皆得。」

  

  藥師如來十二誓願:

  

  一、自他身光明熾盛。二、威德巍巍,開曉眾生。三、使眾生飽滿所欲而無乏少。四、使一切眾生安立大乘。五、使一切眾生行梵行具三聚戒。六、使一切不具者諸根完具。七、令身心安樂,證得無上菩薩。八、令眾生轉女成男。九、使諸有情解脫天魔外道纏縛,邪思惡見,引攝置於正見。十、使眾生解脫惡王劫賊橫禍。十一、使饑眾得上食。十二、使貧乏無衣者得衣(以上簡述,詳見藥師經)。

  

  藥師如來有十二位神將,兩位菩薩侍者,轉助其醫治眾生疾病(見藥師經)。

  

  多年前,弘一大師曾於上海佛學半月刊爲文說:「餘自信佛法以來,專宗彌陀淨土法門,但亦嘗講藥師如來本願功德經,所注意者三事:一、若犯戒者,聞藥師名已,還得清淨。二、若求生西方極樂而未定者,得聞藥師名號,臨命終時,有八大菩薩示其道路,即生極樂眾蓮華中。三、現生種種厄難,悉得消除,故亦勸諸緇素,應誦藥師功德經,並執持藥師名號。」

  

  藥師經中說:「以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及聞名號,當知是處,無復橫死,亦復不爲諸惡鬼神奪其精氣,設已奪者,還得如故,身心安樂。」

  

  佛又告文殊菩薩:「曼殊室利,……若以眾妙資具,恭敬供養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者,惡夢惡相,諸不吉祥,皆悉隱沒,不能爲患,或有水火刀毒……一切怖畏,皆得解脫……或有女人,臨當產時,受於極苦,若能至心,稱名禮讚,恭敬供養彼如來者,眾苦皆除;所生之子,身分具足,形色端正。」

  

  救脫菩薩言:「若有病人,欲脫病苦,當爲其人,七日七夜,受持八分齊戒……,禮拜供養彼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讀誦此經四十九遍,……可得過度危厄之難,不爲諸橫惡鬼所持。」

  

  救脫菩薩言:「若諸有情,得病雖輕,然無醫藥及看病者,設復遇醫,授以非藥,實不應死而便橫死,……畋鼠嬉戲,耽淫嗜酒,放逸無度……而橫死……。」故此均應放生,至四十九,持念藥師如來名號,可得脫厄。

  

  我一向都知道藥師如來靈異神威與觀音菩薩一樣普渡濟苦。只是我自己都以事忙爲藉口,較少拜藥師如來。這一年多以來,我深悔不敬,於是我恢復持念藥師如來名號及藥師經,每天七遍(七七四十九)。

  

  大半年下來,藥師如來開示我多次,示我如何選擇食物醫治自己。到了今春,我已漸漸康復,至今不再患過敏症了,而且,我身子經常好似有火焰四射,焰光閃閃,全身經常溫暖,下大雪也只穿兩年衣服──一件港製棉布線衫,一件恤衫,頂多在外出時加一件布製夾克(我不穿動物毛衣的),有些心靈家能看見我的腦後與全身熱能放出光焰,客人來舍下,常感我家太冷(不開暖氣),客人冷得要穿毛衣、皮大衣,顫抖不已,我却若無其事,有時還感到全身暖得「太熱」,人家發抖叫冷,我熱到出汗!   

  

  當我靜坐時,常見自身發出熱焰光芒,照徹一室──我不是學道家坐功,從不求通不通氣脈,也不管它是什麼火候,更不理它什麼周天,我亦不觀心,亦不數息,也不去絕想斷念,心亂由它亂,也不強求坐多久。三分鐘不算短,半小時也不算多。要靜攝時,散步之中,一閃即入定,與人談話,另心也進入定境,而此心仍與人周旋──我的靜坐是無所求的,一切順其自然,所謂一切「隨緣」。這就是我的坐法。是的,我不妄求,更無奢望做菩薩或成什麼道。我坐著站著走著,都可入定。只爲自己的「悠然」而已,我也從未強求五通,我覺得做一個凡俗的凡人已經很滿足,知道信佛修行就已經很快樂了,何必多所求?

  

  我唸佛時也不數珠,更不關心到底是唸了幾萬遍,我常對友人說:「念佛,當以持念佛名,心想佛爲主,若太注重數珠,豈不變成了捨本逐末?到底是唸佛呢?抑或是數珠來代替佛名?數珠是分神的,使人不能專誠念佛的!除非你能做到念佛而心不在珠上。」

  

  我這些野狐禪,自然不登大雅之堂,也自然是毫無成就的,我的不怕冷,全身如火、光焰出現,無疑是由於佛菩薩的加被!藥師如來對我的庇祐,也是極重要的。

  

  經過這大半年的切身經驗,我更加深信藥師經的神效了,也更虔誠拜念藥師如來了。

  

  有些佛教與耶教道教朋友來訪,其中有些是患有疾病的,也有人要求我用我的熱能爲之治病(他們有人能感觸到我手指放射出的熱能),但我還不敢妄用這些我自己仍未了解的熱能射線,我怕會治不好病而燒灼了人家,所以至今我仍不肯,也不敢用熱能射線爲人治病(這種熱能人人都有的,強弱各別而已)。

  

  我現在常常奉勸病人持念藥師如來,誦念藥師經。我只可爲之心中持念藥師如來真言,我常說:「你請我治病,我是不敢的,你不如持念藥師如來,祂他才具有偉大力量醫治你的病!」

  

  我的確能透視人體內臟骨骼,但我並不能治病,現在港臺各地都有人來信求我治病,他們的誠懇,令我感愧,來信相當多,我已無可能一一都回信,不但是不勝負擔航空郵資,也是應付不來,恐怕從早到晚都寫不完回信了,而我只是個「無業遊民」般的窮作者,又沒有秘書代寫信。我家現在每天日夜都有人來叫我看病,半夜三更也有越洋電話叫醒我,問吉問凶,我家門診看到子夜一時,客人在客廳排隊等候,坐上四、五小時,是很常見的事。

  

  我這些話,並非言過其實,溫哥華的佛教友人許多都做夠了義務車伕接送親友來求診視,他們都累壞了。他們可爲我作證。

  

  對於許多寫信來問的人,我仍盡可能擇其重要去回信,但是,一定不能很週全,顧此失彼,抱歉極了!

  

  我有三種朋友來信,一種是文學上我的讀者,一種是佛教讀者,又一種是已認識的友人,合計起來,每天從世界各地的來信,已經使我無法應付了,有些信都來不及拆閱。(當年我在臺北,郵局用專用郵包,一天送兩包文學讀者給我的來信,現在當然不會那麼多,可是也夠瞧的了。)

  

  這些話不是在此「老鼠掉落天平」,只是要說明,一個人的時間精神的有限,有心無力,無法和來信的讀者一一筆談,其實,我巴不得能夠一一回信詳談才好。

  

  內明月刊也不時轉來熱心朋友的信,最近的一些信件中,有幾位特殊情形的,一位是求我醫治他的朋友的鼻骨癌的,一位求我治他朋友的精神病「自殺症」,我但願我具有奇能,治好世間的一切疾病,挽救一切眾生病患!可惜,我並沒有能力!讀者請別太高估我了!千萬別誤以爲我真有什麼神通,我沒有!絕對沒有!尤其是,問及男女戀愛、婚姻、錢財、生意,如何練成天眼之類,千萬別寄信來!我無法回答!讀者也別冒然寄照片來,我這兒收的信太多了,積壓半年也處理不完,也沒有這麼多錢買郵票回信,若寄來照片遺失了不太好。

  

  捺甘耆域因緣經說:「……逢一小兒擔樵,耆域望視此兒五臟腸胃,縷悉分明。」

  

  可見自古以來,就有很多人能透視人體,今人也很多,可是,能透視者,未必就有醫治的力量!我們必須了解這一點。

  

  對於像上述的兩位讀者的要求,我的答覆就是我不會治病。我只有很微小的營養知識來幫助人們保健,我沒有能力治癌症!也不會治精神病,尤其不能幫助那些自己悲觀厭世,整天以自殺爲念的人,他的問題,須由他自己振作自救!他若不振作奮鬥,佛也不一定能救他!

  

  我的答覆之二是:持念藥師如來名號!虔念藥師經,我深信必有神效!

  

  我勸過很多人持念藥師如來,港臺加美都有,他們不少來信說都漸漸病況改善了!也說是已經完全康復的!

  

  我自己已經蒙藥師如來的佛恩加被,治好了我的過敏症,香港的一位大德也持念藥師如來而逐漸病癒,另外兩位精神病患者也因持念而情況好轉(內明主編沈九成居士函示此訊),溫哥華的一位腦瘤患者,聽我言後,勸持藥師如來名號,數月後,腦瘤已消失了(此人是我的遙遠診見其腦瘤的,三週後經醫院證實)。又有一位西人已有初期肺病,我勸他念藥師經,半年後已經沒有病徵……要一一舉例,是說不盡的,總之,都有事實爲證,不勝枚舉,可以證明藥師如來的治病佛力之神驗偉大!

  

  我不可能一一回信,只好在此奉勸讀者們:有危有難,呼救觀音菩薩,有病有痛,亦可求觀音菩薩,更可念求藥師如來,你求佛菩薩,才能得益,何必求我這個無用的凡人呢?若求凡人,就找醫生不更好嗎?

  

  有病的人,最好是既請良醫醫治,亦祈念藥師如來加被保祐!

  

  就是我們平時無病,也應常持念藥師如來,保祐我們身心健康平安的,藥師經並不長,也不難唸,我們爲什麼不多持念呢?

 

 

 

 

 

永懺樓随筆之六十三──藥師如來的神奇療力

原載香港《內明》第137期:1983081

 

 

 

書名:禪定天眼通之實驗

作者:馮馮

出版:天華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上一頁.........馮馮特輯........█佛學隨筆........▼下一頁